立法會議員鍾國斌就「立法會代表團前往芬蘭、挪威及丹麥訪問的報告」議案發言 (2015年6月24日) 

主席,剛才發言的劉慧卿議員是北歐三國團的團長,我是副團長。

劉慧卿議員剛才提過3個國家的議會制度和結構,作為唯一一個有商界背景的團員,我想談談這3個國家在經濟發展或產業發展方面的情況。

我們訪問的第一個國家是芬蘭。事實上,芬蘭有很多地方可供我們學習,尤其是在創新科技產業方面。芬蘭有兩個世界知名的機構,都是相當成功。一個是諾基亞手機製造商,另一個是AngryBird(憤怒鳥)遊戲開發商,當然這與議員感到“憤怒”是兩回事。這兩個機構成功前接受國家技術創新局的資助,由國家提供貸款或無須償還的無條件資助。

他們的業務發展良好,後來便自力更新,成為全球知名的大企業。他們的創新科技投資佔GDP的3.6%,但香港的創新科技投資所佔比例只是0.7%。自創新科技署於1997年成立創新科技基金,在17年期間的投資超過70億元,卻仍未出現很成功的產業。鑒於特區政府現擬成立創新及科技局,我們應要作出改變,引入新思維。雖然香港中小企有出色的概念,但申請這些貸款的手續繁複。反觀芬蘭,企業申請貸款後根本無須償還。所以,我希望香港可以向芬蘭借鏡。

我們訪問的第二個國家是挪威。在少數北歐國家中,挪威相對富裕,擁有全世界最大的主權基金,以及7萬億元財政儲備,香港的外匯基金儲備只有3萬億元。主要因為芬蘭有來自北海油田的收入,而且積極作出投資,過往3年的平均投資回報達5.7%,但香港金融管理局今年的投資回報只有1.4%,芬蘭確實積極得多。香港過去3年的投資回報只有2.7%,而芬蘭進取的投資方針帶來7萬億元財政儲備。芬蘭的60%投資在股票,35%在定息證券,還有5%在房地產,所以整體回報很高。

大家都知道,北歐國家提供很多社會福利,芬蘭有7萬億元儲備,按每年5%平均回報計算,每年的回報是3,000多億元,差不多足以支付每年全國的整體開支。如果香港的投資回報不只1.4%,而是3%,而以外匯基金儲備3萬億元計算,每年回報便有900億元,香港便可用每年回報金額解決醫療、社會福利等方面的開支。這是值得我們參考的做法。

我們最後訪問了丹麥,當地最著名的是創意產業,尤其是創意產業令很多中小企受惠。丹麥亦提供低息貸款、教育、商業培訓,甚至提供銷售平台。現時香港有很多創意人才,欠缺的不是能力,而是銷售平台。尤其是香港租金太貴,令很多有能力又具創意的年輕人的發展機會被扼殺。

最後,我想談談劉慧卿議員提到的政治制度。劉慧卿議員剛才說道,這些國家的政府都是多黨聯合政府。現時香港面對的困難是特區政府沒有票,但奉行行政主導,導致運作困難。由於這些國家實行多黨制,尊重每一個小黨派的立場和意見。我們詢問他們有沒有“拉布”的情況,他們反問我們怎會出現“拉布”的情況,因為大家有商有量。現時特區政府的困境正是“無商無量”,所以,我希望局長聽到我所說的話。如我們都希望政府的政策順利推行,便要彼此尊重,有商有量地處理事情。

多謝主席,我謹此陳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