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法會議員方剛就「就修改香港特別行政區行政長官產生辦法提出的議案」議案發言 (2015年6月17日)

主席,雖然香港的媒體和部分香港人認為自由黨時常搖擺不定,但在2017年政改方案的議題上,自由黨由始至終也堅定表示支持。原因並非我們突然想做好孩子,而大家更不會相信我們會因而得到很多好處。為何自由黨會支持呢?主要有以下3個重要原因:

(一)    自由黨認同香港必須邁向民主化,但香港的民主發展絕對不適合“一步到位”,必須在《基本法》的基礎上循序漸進,最終達到普選的目標。

(二)    今次的政改方案可能並不完美,但最低限度較現有的選舉辦法有所進步,讓全香港500萬名合資格選民可以參與投票,總勝過以往只有1200人可以參與選舉的制度。當人人也有投票權時,便會減少社會上的分化,加強香港人對香港事的關注。如果只有1200人有權投票,大家也會覺得特首選舉與自己無關,只不過是特權階級的遊戲。因此,選出來的特首的認受性相信亦不會高。

其次,如果500萬人有投票權,特首候選人的政綱及整個選舉工程均必須面對全香港的羣眾。一旦當選,便要向全香港市民實踐承諾。這點與過去只須向選舉委員拉票是截然不同的事。政改方案推出以來進行的多項民調均顯示,贊成將政改方案“袋住先”的市民佔大多數。我相信最大的原因是如果人人也有投票權,即使候選人不合心意,也可以投白票,而非如現在般只可對着電視機品評,甚至懶得理會。

(三)    香港是一個經濟城市,自政改爭拗開始,香港的經濟發展受到極大影響。我們商界站在經濟發展的前線上,看到的情況是外商對投資香港猶豫不決、新增的大型基礎工程幾乎全部停頓、香港人人心慌意亂,以及內部消費非常謹慎。與我們的競爭對手相比,香港已節節落後。

有人提出,香港的普選方案要參考國際標準,我們對此完全不同意。國家或地方領導人的選舉方式根本沒有一套國際標準,即使是美國和英國的提名及投票方式,也各有不同。這個世界每天也在不斷發展,政治和民主的步伐亦不斷向前。因此,香港不應參照任何國家或地方的普選方式,而應在《基本法》的基礎上逐步發展出一套適合香港的普選制度,方為良策。

不過,自由黨對今天提交的政改方案亦非沒有意見,最簡單的一項是關於日後提名委員會的組成。我們希望將功能界別的公司票改為董事票,藉此擴大功能界別的選民資格及認受性,以及調整目前選民與選舉委員數目不成正比的界別,日後在組成提名委員會時,騰出部分名額予目前在選舉委員會中沒有代表的界別,包括婦女和青年團體等。

雖然政府當局多次表示不夠時間修改,但由現在至2017年行政長官選舉前仍有兩年時間,其間還要進行3項選舉,而每次均會展開選民登記活動。我們認為時間是充分的,至於為何政府表示時間不夠,我希望司長稍後能給予我們一個解釋。

自由黨關注的最後一點是這套政改方案是否終極方案,以及所謂“袋住先”會否變成“袋一世”。我們很高興港澳辦主任王光亞先生昨天透過親中報章表示,“袋住先”等於“袋一世”是歪曲和誤導的。換言之,將來政改方案仍有修改和優化的空間。不過,將來的優化空間究竟是在八三一框架內,還是可超越八三一框架呢?對於這一點,我並不知道。但我最不明白的是,為何中央官員要在這最後時刻才肯回應“袋住先”並非“袋一世”。

雖然中央官員的發言無法扭轉乾坤,但對於支持政改方案的自由黨來說,這是比較正面的,最低限度令我們相信中央政府認同香港可以循序漸進,邁向民主,因為自由黨絕對不贊成政改原地踏步。無論這是一大步,還是一小步,也必須向前走。

可惜,由於泛民同事的所謂堅持,現時這套2017年的政改方案通過的機會十分渺茫,2017年香港行政長官的選舉將會沿用現行1200人選舉委員會的模式。我們不會如某些問卷調查般詢問究竟責任誰屬,只會問大家由500萬人可以投票,變成只有1200人可以投票,究竟是進步還是退步呢?他們今天拒絕接受這套方案,又是否可以肯定將來能爭取一套較現有方案更民主的方案呢?須知道,由中英談判至《基本法》訂立的過程,中央政府從來沒有承諾香港的民主選舉制度會是一個沒有篩選、自主、自決及自治的選舉制度。如果大家繼續堅持要推倒重來,當達不到某些人的目的時又再推倒,然後再重來,香港將會處於一個怎樣的局面呢?屆時將會繼續出現長期爭拗、政府施政困難、社會分化,以及人心長期不安的情況。對香港人而言,這是福還是禍?我希望大家用良知告訴自己。

我謹此陳辭,懇請各位同事以大局為重,支持通過政改方案。多謝主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