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法會議員張宇人就「《立法會(權力及特權)條例》調查鉛水事件」議案發言 (2015年10月14日)

主席,自由黨非常關注近數個月爆發的食水含鉛超標風 波。與香港市民一樣,對於今次風波牽連的範疇越來越大,包括醫院、 學校以至私人屋苑均相繼驗出食水含鉛,我們深表憂慮。我們絕對認 為當局有責任盡快嚴正處理及糾正這個問題。 

早在事件揭發初期,香港房屋委員會(“房委會”)於7月16日就事件召開緊急會議,我以房委會委員身份在會議上已指出,由房委會自行成立的檢討委員會未必能令市民信服,政府必須成立一個獨立調查小組,委任大法官領導,提高其法定、獨立及專業層次,始為恰當。在會議翌日早上,我與行政長官會面時再次提及這個建議。我很高興,行政長官在當天下午迅速回應,宣布根據《調查委員會條例》,委任調查委員會進行獨立和全面調查,這是一件好事。雖然當局在物色法官出任調查委員會時花了一些時間,但最後也邀請到由高等法院原訟法庭法官陳慶偉擔任主席,另外委員包括前廉政專員黎年。自由黨認為這兩位人士均有助提高調查委員會的公信力,尤其是黎年先生先後在任職廉政公署專員及申訴專員期間均獲好評。 

大家也知道,這個食水含鉛超標調查委員會(“調查委員會”)即將啟動工作,並已定於10月20日進行初步聆訊,而且準備開放給公眾人士旁聽,可見調查委員會具有足夠透明度。事實上,在性質、職能和程序方面,這個根據香港法例第86章成立的調查委員會與法庭相似,前者的調查及研訊工作均屬司法程序,亦具一定的法官權力,既可傳召證人,也可以取證。雖然有人指調查委員會的工作方向並不包括追究責任,亦受制於第 86章 第 7條 :“任何人在委員會主席前提供的證據,不得在由該人提出或針對該人提出的任何民事或刑事法律程序中,被接納為針對該人的證據”。簡單來說,在聆訊中所得的證據,不可以直接引用作提出民事或刑事訴訟之用。 

不過,這並不代表成立調查委員會無助追究責任。以南丫島撞船事件為例,南丫島附近撞船事故調查委員會也是按同一項條例成立。律政司在該委員會提交報告後,也有向涉事船長及船公司提出檢控,而受害者家屬則入稟法院向涉事船長、船公司和政府部門提出民事索償。由於調查委員會工作方向的其中一個重點,是要裁定事件成因,在聆訊過程中必然會調查各個涉事單位及部門,這對日後提出刑事或民事訴訟以追究責任,均可提供許多有用資料。 

政府已經成立了這個具公信力、透明度、屬司法程序及有助查證成因的獨立調查委員會,基本上與兩位議員今天要求根據《立法會(權力及特權)條例》(“《權力及特權條例》”)成立調查這事件的專責委員會的功能,其實沒有甚麼太大分別。反觀立法會經《權力及特權條例》成立的專責委員會,一般也要花數個月時間才可展開工作,而且今屆立法會只餘下不足1年時間,明年7月中便任期屆滿。我們可預期很多會議將會召開,“拉布”的情況也會更為嚴重,能否安排房間舉行會議仍是未知數。即使專責委員會到會期結束前未能完成工作,也不可以由下屆立法會接手。與其 屆時倉卒停工,我們是否應理性處理這件事,先由法官領導調查委員會進行調查呢? 

除了這個調查委員會之外,現時還有由水務署領導的調查食水含鉛量超標專責小組,以及由房委會成立的公屋食水質量控制問題檢討委員會。雖然這3個委員會的工作方向各有偏重,但已給人架床疊屋的感覺,我們認為現階段實在沒需要耗盡心神,再額外成立一個專責委員會。不過,如果食水含鉛超標調查委員會最後提交的報告有欠理想,未能回應市民訴求,自由黨不排除屆時會支持動用《權力及特權條例》成立專責委員會再進行調查。自由黨認為,市民現時最急切希望當局提出補救辦法,以及有效杜絕問題再次發生的方法,確保食水安全。 

郭家麒議員稍後也會動議討論相關議案,我也不在此多談。總而言之,食水含鉛超標事件發展至今,當局基本上已完成為高危屋邨進行檢驗工作,但後續的檢討,以及對受影響人士的跟進工作,還有一段漫長路要走。正如水務署專責小組報告所言,事件揭發本港《水務設施條例》未能與時並進,有檢討必要。同時,房委會及承建商等對組件可能含鉛或其他重金屬的警覺性偏低。因此,當局有必要加強各個環節的品質監管,確保食水達到國際安全標準,保障市民健康。 

主席,我謹此陳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