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法會議員易志明就「把握'一帶一路'機遇,尋找香港經濟新方向」議案發言 (2015年10月28日) 

主席,國家倡議的“一帶一路”,目的是加強內地與其他國家的合作,促進區域性以至全球性經濟和商貿的聯繫。“一帶一路”串連60多個國家,覆蓋全球人口超過六成,整體經濟價值高達1,628,000億港元,約佔全球生產總值的三成。面對龐大並具發展潛力的市場,鄰近城市都希望把握這個黃金機遇,擴大經濟發展,造大個“餅”,深圳前海正積極推動“一帶一路”的相關建設。 

香港作為國際金融中心,主流意見都認為香港可在“一帶一路”的融資方面扮演一個重要的角色,但這並不是唯一的機會,因為在《推動共建絲綢之路經濟帶和21世紀海上絲綢之路的願景與行動》藍圖中,建議在區內興建多個基建設施及合作平台,均有助帶動區內航運及物流服務的需求,擴大貨源輻射範圍及貨量。香港擁有完善的海、陸及空交通運輸網絡,高效率的多式聯運,是重要的貨物轉口港,特區政府應利用香港的獨特優勢繼續為產業增值,加強成為區內貨物的集散地,並藉參與“一帶一路”的建設,壯大香港的航運及物流業。 

近年,香港在多個競爭力的調查排名均見倒退,同時亦備受邊緣化的威脅,如果香港未能把握“一帶一路”帶來的機遇,香港航運及物流業的發展無疑令人擔憂。因此,於去年秋季的訪京團,航運交通業界已主動向內地官員反映參與“一帶一路”建設的意願。 

隨後,雖然財政司司長在其財政預算案中專題提及“一帶一路”,但內容相對空泛,只表示會透過合作、互訪及貿易協定,以加強香港和有關市場的貿易聯繫;即使提到香港作為國際上重要的金融商貿和航運中心,可以為內地企業“走出去”提供專業服務,但重點還是集中在融資和資產管理方面,至於具體措施協助航運及物流業把握“一帶一路”帶來的機遇,都一一欠奉。 

不過,財政司司長在財政預算案中表示政府正研究透過“單一窗口”的理念,提供一站式的通關服務,航運物流業界表示支持。業界相信藉精簡各部門對出入口文件的處理,簡化清關手續,能有助減省成本及加強競爭力。但是,“單一窗口”的概念,不應只局限於本地化。為加強與海外市場的聯繫,抓緊“一帶一路”帶來的機遇,當局應考慮把“單一窗口”的概念伸延至區域化,擴展至海上絲綢之路沿途各國的港口及持份者,以納入“一帶一路”所建立的“洲際海陸空運載物聯網”。 

為推動新海上絲綢之路,高速及精確的資訊傳遞至為重要,航運物流業界希望特區政府能採取主動,建立資訊平台以聯繫在內地及東盟國家內的顧客及服務提供者。在“一國兩制”下,香港既享有與內地的緊密關係,又可與國際的經濟體系接軌,有條件做好“超級聯繫人”的角色,具備開發這個平台的條件。把“單一窗口”的概念伸延至區域化,甚至海上絲綢之路沿途各國的港口及持份者,當中涉及國與國之間的層面,多國政府之間的資訊交流,如果要成功推動建立平台,確實有賴特區政府牽頭參與。 

事實上,“單一窗口”已成為世界各國普遍接受的一種口岸管制模式,世界貿易組織於兩年前的部長會議,亦已明確要求每個成員國努力建立及維持“單一窗口”。內地正全力清除省與省之間的多重關卡,希望藉着互聯互通“單一窗口”的概念,促使通關程序更快捷簡單。上海洋山保稅區已於去年啟動國際貿易“單一窗口”的試點;此外,預計在2018年,4個試點城市的通關手續可以一站式辦妥,做到“一次申報、一次查驗、一次放行”,提高通關效率。如果香港日後的資訊平台可接通內地日後完成的“單一窗口”,便可加快進出口貨物的處理程序及減低貨運成本。由於香港目前已是一個區內重要的轉口港,香港因此有機會成為區域性電子商貿中心。長遠而言,香港應以開發“國際貿易單一窗口平台”為最終目標,融入“一帶一路”建立的“洲際海陸空運載物聯網”,相信有助香港建立更強大的關鍵主體量(criticalmass),進一步促進香港的航運物流業。 

主席,我謹此陳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