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法會議員張宇人就「盡快取消小學三年級的全港性系統評估」議案發言 (2015年11月25日) 

主席,一般來說,如非關乎業界的問題,我很少與我所屬的自由黨持不同意見,但這次屬例外,故首先聲明,以下純屬我的個人意見,與自由黨的立場並不相同。 

在2004年開始分別安排小三、小六及中三學生進行簡稱為“TSA”的全港性系統評估,有兩個主要功能。第一,它有助政府收集數據,以評估整體學生教育水平,從而評估學校之間的差異。第二,TSA的結果對個別學校來說猶如一份驗身報告,從學生整體所得的成績,可讓教師檢討和改善教學方法。 

雖然當局經常表示TSA結果不會影響個別學生的升中結果,但我相信很多家長和學校均不同意 -- 或者不能說是不同意,有些人只是不理解 -- 其實,現行升中統一派位的機制是教育局根據3次小學呈報的學生成績名次,並按照每所小學的過往畢業生(即小學生的師兄和師姐)中一學前測驗的成績作為調整。因此,升中派位基本上與TSA成績無關。不過,學生依然可以參加自行分配學位,到心儀的中學面試。面試期間,該中學會否考慮學生的小學背景,則另作別論。但無可否認,這對學校的評級是有一定影響的。 

事實上,於TSA成績較好的學校考獲第一名的學生,相比於TSA成績較差的學校考獲第一名的學生,在升中時往往獲得較多及較好的選擇。其實,操練的壓力不單來自學校,許多家長都希望子女就讀的小學有較好的TSA成績,從而幫助其子女升中時有優勢。但這是否代表取消小三的TSA就可以解決所有問題,包括家長的擔心、家長覺得學生有壓力呢?我擔心這樣只會適得其反。如果取消小三的TSA,升中前就只有小六的TSA。即使當局為了及早收集數據而提早在小五安排學生考 TSA,當局便要由以兩次的考試成績,改為以1次的考試成績決定學校評級。學校所感受的壓力必然大大提高,操練學生的壓力就會集中在小五及小六,這跟當年惡評如潮的小六學能測驗又有何分別呢? 

此外,取消小三的 TSA只會令 TSA的功能減少。 TSA分為小三及小六兩次考試,另一個目的就是讓學校取得小三TSA的報告,得悉自己的學生在中、英、數方面的教育水平,從而讓老師留意到教學方面有何需要改善及提升,希望利用小三至小六之間的時間,看到學生在這3個科目的進度。一旦取消小三的TSA,就不能發揮這個作用。 

主席,回想我們年輕時,也要在小學考升中試、在中三考甄別試 -- 當年沒有9年或12年免費教育 -- 在中五考會考,在中七更要考大學入學試。隨着時代進步,我們有了12年免費教育,社會的共識是應盡量減少學生的考試壓力。當局為了回應訴求,不斷優化評估機制,尤其在小學階段,不再以一試的成績影響個人的升學結果。考試壓力由個人轉移至整體承擔,希望小學生可以在沒有壓力下學習,TSA才應運而生。 

據我了解,當局亦透過TSA收集累積的客觀數據,以掌握香港學生的能力和學習進度,並按個別學校的TSA報告,由區域教育服務處(Regional Education Office, REO)派人向學校提出改善及提升教學的適切建議,從而減低學校之間的差異。說到底,這對學生還是有益的。 

其實, 1年前我在本會討論相關議題時已指出,如果有一個機制比TSA更好,可以給政府提供客觀數據之餘,又可以避免學校誤用TSA加重學生壓力,我無任歡迎。很可惜,事隔1年,當局未有積極回應各界的批評。當局於2014年成立的“基本能力評估及評估素養統籌委員會”,本應就基本能力評估計劃的發展及提升學校評估素養方面,提供方向性的建議,但至今仍未有就TSA提出改良方案,確實難以服眾。 

當局可否考慮我的建議,即不需要每年進行TSA,改為兩年1次;或在不作預告的情況下,在每間學校進行抽樣測試,不單隨時抽出一個班別進行考試,也可以向同一班學生隨機派發不同科目的試卷,即是一班裏各有學生分別考中、英、數,令校方無法預知考試時間,也無法預知哪些學生需要應考,以減低學校要求學生操練的動機,繼而減低家長的焦慮,讓TSA回復為原本設計、沒有考試壓力的機制。 

因此,我促請教育局局長加強與家長、教育界和教育管理層的溝通,並催促“基本能力評估及評估素養統籌委員會”加快工作,就TSA提出改良方案。我更呼籲家長教師會主動向校方表示,不支持學校操練學生,否則很易令人懷疑...... 

主席,取消TSA並沒有困難,但我們以後是否不理會學生的教育水平出現差距的問題,任由他們升讀至中學後才發現於同一間學校(計時器響起)......同一羣學生的水平有很大差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