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法會議員鍾國斌就「發展經濟,改善民生」議案發言 (2015年11月26日) 

鍾國斌議員: 

主席,感謝陳婉嫻議員剛才替我說出了一部分我原先想談論的事情 -- 如何發展時裝產業、如何發展深水埗。南韓的東大門確實是一個很好的例子。我變相多了3分鐘的發言時間。 

主席,自由黨在1993年創黨時已提出“經濟主導,關注民生”的主張。世界各地的政府和不同機構皆表示要發展經濟,增加國內生產總值(下稱“GDP”),而發展經濟必須得到商界配合和投資。如果商界有利潤,便自然需要繳稅,然後由政府分配財富。經濟發展得好,自然會製造就業機會。為何中國無論如何要達致 7%的 GDP增長呢?因為7%的GDP增長等於每年可以製造1 000萬個就業機會,而有就業機會便自然可以改善民生。因此,改善營商環境,令商界投資,是重要的一環。正如我剛才所說,商界有利潤,便自然需要繳稅,政府便可以利用稅款幫助有需要的市民,例如提供福利、就業機會或培訓等。 

現時,香港出現了一個奇怪的問題,便是政府將所收取的大額稅款存放於庫房及外匯基金內。政府當然會說,它已制訂措施,例如在醫療、教育和社會福利方面已每年各投放數百億元。不過,問題卻正如剛才多位議員指出,政府所花的錢只是隔靴搔癢。政府坐擁大額財富,但錢卻只花在表面,試問可如何發展整體經濟和改善民生呢? 

我經常說,政府的財政儲備加上外匯基金現時約有 3萬億元。香港金融管理局(“金管局”)有一方面的表現很差勁,便是投資虧本。其他國家的主權基金全皆賺錢,例如新加坡的主權基金的投資回報率達10%,而挪威最低限度是5%至7%。如果金管局能取得3%至5%的投資回報率,單單利息收入便達到1,000億元至1,500億元。如果將這1,000億元或 1,500億元用作投資產業發展、改善投資環境,或加大社會福利,社會爭拗亦會減少。即使政府不動用本金而只動用利息,也能解決問題。主席,就金管局的投資策略而言,我相信財政司司長須要求金管局總裁作出改善。 

多位議員皆提出需要發展不同產業。其實,這方面已討論良久,而各政黨也有共識,認為要發展不同產業。主席,我去年曾在本會提出一項有關鼓勵工業回流的議案,並獲得通過。不過,我之後卻看不到特區政府有任何行動。特首最近在訪問以色列後回港表示要“再工業化”。他將“工業”的議題再次帶出來,我希望他們能夠做到實事。 

上星期,創新及科技局正式成立。當然,我明白創新及科技局需要一些時間才能做出成績,但就一些傳統產業而言,例如紡織和製衣業......當然,我要稱讚局長,因為他不但給予支持,還成功說服“財爺”撥出5億元,目的是將這產業打造成時裝業。這便是可以即時增加傳統產業的經濟效益的做法。 

(代理主席馬逢國議員代為主持會議) 

陳婉嫻議員在剛才的發言中提及在深水埗售賣布疋的小商戶。特首在競選政綱中亦曾提出將深水埗及長沙灣打造成為批發中心。電腦業及服裝業皆是可發展的產業,要發展亦不太困難,又沒有爭議性。與勞工界及工商界經常爭拗的取消強制性公積金計劃下的對沖機制,以及輸入外勞等問題不同,大家在這方面已有共識。來自勞工界的“嫻姐”和工商界的我皆談論同一項議題。我請局長盡快落實將深水埗打造成東大門的構思,以便即時製造經濟活動,製造就業機會,以解決當區部分的民生問題。 

眾所周知,在18區中,深水埗是一個相對貧窮的地區。由於該傳統產業在該區內已有基礎,政府只需提供少許幫助,便能創造經濟效益。任何事情是否皆會出現爭拗呢?不是的。對立的團體其實可以合作。 

代理主席,當世界各地的政府皆擔心金錢不足夠時,特區政府的庫房卻“水浸”,要改善民生、經濟及產業發展,我相信是毫不困難的。自由黨會支持陳克勤議員的議案。 

多謝代理主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