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法會議員鍾國斌就「保障香港不受『大陸化』」議案發言 (2015年11月18日) 

主席,對於毛孟靜議員今天提出“保障香港不受‘大陸化’”的議案,當然,我明白她剛才發言想表達的意思。但是,嚴格來說我們是中國人,自小在香港經歷的很多事都是從中國傳過來的。舉最簡單的例子,我們這個美食天堂的不少美食都是廣東省的美食,是由廣東省傳過來的,它是中國其中一部分。又例如在紡織製衣方面,是50年代的上海商家把技術帶來香港,這又算得上是從中國內地帶到香港的其中一種文化。香港在五、六十年代由紡織製衣業帶領經濟起飛,如果上海商家當時沒有來香港,香港經濟不可能蓬勃,更不可能有今天的成功。這些都可稱得上是“大陸化”的其中一部分。所以,中國文化帶來的影響,不一定就是他們所說的壞知識或壞行為。 

上星期,議員討論應否將特首包括在廉政公署(ICAC)的調查範圍內。如今中國正在打黑、打貪,這些應該被帶來香港,因為都是好事,不管是老虎還是蒼蠅一樣照打,特首為何不能包括在內?所以,這些是否就是不好的事? 

主席,我想說一些歷史。八十年代,我在英國讀書,當時的香港是英國殖民地。嚴格來說,我們在英國沒甚麼地位可言。一些英國同學稱我們為“Chinky”,甚麼意思呢?是從清朝或大陸來的人。最近,我經常前往英國,已沒有人再提“Chinky”這個詞語,為甚麼呢?因為中國過往數十年在國際社會上逐漸變得強大,這令作為中國一部分的香港、作為身在香港的中國人,在走出去後給人的印象和受到的對待都截然不同。 

主席,最近我聽見一個真實故事。香港有一名學生到外國讀書,在一開始的自我介紹中,老師問他來自何方,他回答“I am from Hong Kong.”老師問他香港是否等於中國,他回答 “No, I am from Hong Kong.”於是,老師便不再追問他從哪裏來。當他第一次要與其他人完成一份project而進行分組時,竟然沒有人願意跟他一起。為甚麼呢? 

因為來自中國的學生自成一組,外國或當地學生也自成一組,沒有人願意與這名香港學生一組。為甚麼呢?中國學生說 “You are from Hong Kong,你不是中國人”,所以他們不願意和他一組。外國學生說:你連自己的國家也不承認,You are from Hong Kong,不是中國人。 

他們覺得他不承認自己的國家,是完全不尊重國家。最終,這名來自香港的學生便被孤立了。 

當然,我們到外國時經常說“I am from Hong Kong”,但全世界都知道香港現時是中國的一部分,是不可分割的。所以,若我們到了其他國家,便要改變一下以往的思維,我們不只是“from Hong Kong”,而是“from Hong Kong, China”。 

何秀蘭議員剛才 提 到 填寫外國入境表格, 我們在 國籍一欄寫上“Hong Kong, China”即可。故此,我們不應用“去大陸化”製造香港與中國之間的任何分化。我們應該互相合作、互相尊重、互相交流,令香港的價值得以影響中國內地,中國內地的價值亦能影響香港,大家互相融合,這必定是未來香港要發展的道路。尤其是“50年不變”,主席,如今已過了18年,再過兩年便是20年了,2047年轉眼就到。如果未來我們不在每方面與國內深深結合,香港未來只會被邊緣化。將來香港的價值還剩多少,我們不敢說。我相信在場的大部分人到了2047年已不在席,有的甚至已不在人世。所以,我們要向下一代好好灌輸我們是中國人,是中國的香港人。 

自由黨會反對毛孟靜議員今天提出的議案,以及范國威議員提出的修正案。多謝主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