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法會議員田北俊就「施政報告致謝議案」發言 (2016年2月17日)

代理主席,有關政府施政的問題應在第五個辯論環節討論,我稍後才討論這方面的事情。這個辯論環節的主題是經濟發展。 

代理主席,我多謝陳局長在席。今時今日,我覺得世界經濟極差。在世界各地做生意不外乎供求問題,但現時全世界供應的東西實在太多。例如,我們的祖國各地生產的貨品太多,但全世界的需求正在下降。我與很多國際投資銀行人士閒談時指出,全世界的經濟現在極差,不單是香港的房地產、旅遊業或飲食業生意欠佳。雖然內地經濟較佳,但它與世界各地有貿易往來,出入口的前景也不樂觀。 

美國的 private banking集團,包括 The Goldman Sachs Group、Morgan Stanley及Citigroup與我的看法一樣,他們都認為2016年賺錢相當困難。能保住本金,沒有虧蝕的話,已算幸運。我與歐洲的BNP和Deutsche Bank有業務往來,我認為,在世界大勢不妙的時候,香港經濟應否穩打穩扎,力圖守住陣地?我會這樣管理自己的投資,我也想與議會同事分享這做法。 

我想提出兩點,第一,2016年施政報告提出“一帶一路”這個長遠概念,我、自由黨及商界均極力支持,但“一帶一路”能否為香港企業帶來很多商機?香港哪些企業可以受惠?對此有很多不同看法。我曾就此與很多朋友交換意見,我想提出一些建議。 

難得陳局長在席,如政府邀請香港大部分企業或只要邀請數個財團參與“一帶一路”概念所涵蓋的項目,例如興建機場、貨櫃碼頭、鐵路等大型設施,香港商界未必能夠辦到。局長反而可以考慮發行債券這個概念。不是由香港發行,而是中央政府在香港發行債券。例如,以中央名義發行數百億元至 1,000億元,為期 30年的債券。在今時今日的投資環境下,如與香港政府發行的債券一樣,年息近5厘,供香港市民、投資者、中小企及財團購買,我相信我們有能力為國家推銷這項龐大基金的一部分。 

這樣,香港的“打工仔”或中小企會有機會爭取較高的回報率,並從中取得好處。政府曾建議,香港企業可前往越南或柬埔寨設廠,其實香港企業一直也有在當地設廠,正如很多同事所說,不用政府建議他們也會這樣做。如政府建議香港商界發展飛機、大炮等行業,根本沒有人熟悉這些行業。相反,如政府推出這類由國家“包底”、高利率及為期數十年的基金,我絕對看好“一帶一路”,也許十多二十年或30年便一定會成功。 

大部分市民擔心沒有退休保障。如果投資20年才有回報,市民當然沒有心情投資,但如投資者每年可收取5厘利息,還可幫助國家、香港及東南亞國家,情況就不一樣。 

關於旅遊業,麻煩陳局長轉告蘇局長,我最近留意到訪港旅客數字正在下跌,消費力弱。日本在去年12月推出新簽證政策,有內地朋友,特別是商界朋友提醒我,如要復蘇香港旅遊及高消費旅遊,不是來港購買奶粉或參加令香港市民充滿怨氣的所謂 “零團費 ”或“負 團費”旅遊,局長和商務及經濟發展局局長或可研究一下日本推出的新政策。 

只要申請人提供內地稅單,列明年薪人民幣50萬元,便會獲日本當局給予5年免簽證待遇,5年內可多次往返日本。我相信,零售業的方剛議員或飲食業的張宇人議員都知道,現時香港需要高消費遊客,我不知道我們可否仿效日本。這種建議過往是政治不正確的,因為人家有錢我們便歡迎,沒有錢的我們就不歡迎。 

日本近來推出新簽證政策,只要申請人提供內地稅單,列明年薪人民幣50萬元,便可獲5年免簽證待遇。我詳細了解一下,原來只要申請人提供稅單,列明年薪人民幣20萬元,便可獲兩年免簽證待遇。如果香港可以採用這個做法,便可吸引較多高收入人士來港旅遊,香港的零售業和飲食業便不用叫苦連天。這些旅客不會與基層市民爭購奶粉,我希望政府加以研究。 

今時今日,香港在“大政府,小市場”的經濟政策下,在世界自由市場的排名仍較高,這是由於香港有良好的法治環境,還有較高的公信力。或者,為了讚揚自己,只好稍為批評一下其他人。最近數月,上海股票市場發生一些狀況,中央政府為了穩定市場,以人為方式決定市場可以做甚麼和不可以做甚麼,以及大股東應做甚麼和不可以做甚麼。很多國際銀行告訴我,這種情況反而令香港作為金融中心的地位更鞏固。 

為此,我要表揚特區政府、香港金融管理局及香港的法治環境。在自由市場內,當局不會作出干預,任由市場下跌或上升。在跌市時不會要求大股東不要出售股票,必須買入股票。這樣香港反而因為上海股票市場出現錯誤而得益。我相信,憑着香港的國際評級,香港作為國家的金融中心的地位會更鞏固。所以,我對未來經濟前景感到樂觀,但今年的情況相信會較差。 

多謝代理主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