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法會議員鍾國斌就「施政報告致謝議案」發言 (2016年2月17日) 

主席,今次施政報告的主題是“創新經濟、改善民生、促進和諧、繁榮共享”,很多議員都指出,很多篇幅提及 “一帶一路 ”和“十三五”規劃。我們當然明白,香港是細小的開放型經濟體系,而中國是大型經濟體系,現時也是全世界第二大經濟體系。如香港能緊貼中國的政策,尤其是經濟政策,我相信香港未來的發展不會太差。所以,我覺得特首花那麼多時間和篇幅談論“一帶一路”和“十三五”規劃,沒有不對,只是過於長遠。如香港要在這些政策下發掘機會發展經濟,我相信在5年、7年,甚至10年後才可以看到成績。 

特首去年12月往北京述職時,習近平主席提到,希望特首繼續着重3點:第一點是“謀發展”,第二點是“保穩定”,第三點是“促和諧”。習主席認為這數點對香港相當重要,亦希望特首回港後多做些工夫。

所以,特首的施政報告以 “創新經濟、改善民生、促進和諧、繁榮共享 ”為主題,但我在施政報告中看不到習近平主席提出的 3個 要點,也看不到怎樣促進和諧?年初一晚和年初二早上,旺角發生暴亂事件,更令人擔心如何保持和諧穩定。沒有和諧和穩定,何來發展?很多外國傳媒的報道令外商紛紛作出查問,我認識的外國朋友及公司都問我,香港是否真的很混亂。如何解決這些問題?如何令香港安定下來,穩定地發展?我們十分擔心。特首在施政報告中提到,希望撥款 8,000萬元讓旅遊發展局推廣旅遊業,但不論當局如何推廣香港,只要外國媒體繼續不斷播放暴亂事件的片段,我相信政府即使花費8億元也沒有用。 

昨天,我們在工商事務委員會會議上與香港投資推廣署官員交流意見。他們告訴我們,現正進行很多推廣工作,以吸引外商來港投資。問題是他們對傳統的國家或地區推廣了很多年,會否繼續就“一帶一路”政策作出推廣?他們的回覆是,在定位尚未清晰及資源不足的情況下,他們不知如何在“一帶一路”方面繼續作出推廣。

不要緊,我剛才指出,“一帶一路”要在未來5年、7年,甚至10年繼續發展。特首就“一帶一路”表明,香港可以作為集資的融資平台、人民幣離岸業務、國際資產管理及財資中心。當然,這是香港的強項,但這些建議都與金融業有關。大家都知道,本港現時最大的問題......其中一個問題是產業過分狹窄,令青年人缺少選擇,在選科方面也卻缺少選擇。在這種情況下,他們擔心未來發展,總不能讓所有人都從事金融業。 

我們多年來不斷討論產業發展,但過去 3年及今年的施政報告,沒有提及新產業的發展。當局曾提及漁農業,但這行業的規模較小,怎可以發展成新產業?

施政報告亦提到,香港可以發展知識產權業及成為知識產權貿易中心,我認同這點。不過,最糟糕的是《2014年版權(修訂)條例草案》尚未通過,沒有與世界市場接軌的《版權條例》,香港怎能成為知識產權貿易中心?剛才召開的四方會議較預期順利,難得泛民議員和建制派議員都同一口徑,並走向同一方向,希望解決現時審議條例草案的問題。與會者即場向蘇局長表達很多意見,且看蘇局長和政府怎樣回應。但是,蘇局長似乎暫時未有明確取態。難得泛民和建制派議員都希望盡快解決這問題,我期望蘇局長在最短時間內回應我們剛才提出的意見。如能解決這問題,知識產權貿易中心才有機會落實;否則,我們的版權法例遠遠落後於其他地方,香港根本不能發展成為知識產權貿易中心。

施政報告亦提到貿易環境,香港從事貿易活動數十年,在這方面很有優勢。香港現正與東盟磋商,以期達成更多自由貿易協議。東盟是一個新興市場,要讓一向從事貿易的商界認識東盟市場需要一段時間。最可惜的是,香港不是跨太平洋夥伴關係協定(即TPP)的成員國。

香港如成為TPP的成員國,立即便可促使工業回流。工業回流便能配合創新及科技局局長推動的“再工業化”。但很可惜,我們已喪失參與TPP的機會。如現時 TPP的最大數個貿易市場可以與香港簽訂 自由貿易協議,對我們認識這些市場、工業回流、重新生產和擴大其他產業均有很大幫助。奈何,我們真的“走寶”了。

當然,我們支持成立創新及科技局,亦認同要多投資在初創企業或創意產業上。很可惜,這些事情都需要時間,在3年、5年,甚至7年後才有成果。面對 2016-2017年度經濟環境下滑,我們該怎麼辦?我認為特首錯失了機會處理數件事,他也沒有接納我們提出的一些意見。我認為當局處理這些事情的方法,應有別於處理 “一帶一路 ”政策,創新及科技局應無須研究可以發展哪些新產業。如政府願意投放資源,可馬上發展一些傳統產業,在短期內解決一些經濟或未來發展的問題。

特首在2012年發表的選舉政綱提及商界的未來發展,並提出一項即時會有幫助,亦無須動用大量資源的建議。特首表示要幫助在國內投資的港商在國內市場發展,尤其是推銷香港產品,他亦提到要在國內不同地方長期設立港商產品展銷廳。其實貿發局只要到國內主要城市租一個5萬或10萬平方呎的地方,並邀請港商長期展示產品,便可以招商,以及與國內不同企業合作。這樣做很快便做到生意,我保證半年內便見成效。這不是我的提議,特首在他的政綱提出這項建議,但他沒有實行。

特首亦曾提到要推廣本地批發市場,並表明推廣深水埗的電子產品和長沙灣的成衣及紡織品批發產業。這些都是現有的產業,但特首提出建議後沒有實行,現在卻要推行10年後才會有成果的工作。這些產業可以在半年內產生效果,我一再催促,但特首仍沒有推行。如能在深水埗或長沙灣建立成衣或電子產品批發,既有助紡織及製衣業等行業,亦有助當區經濟發展。

大家都知道,在18區當中,深水埗是最貧窮的地區,如在那裏進行較多批發零售活動,帶來經濟效果,定能創造就業機會,提升當區居民的收入。這不是太難做的事,我期望下星期財政司司長發表的財政預算案會在這方面着墨較多,看看當局如何協助這些很簡單的傳統產業。只要當局提供資源和制訂相關政策,便能在短期內取得成效。主席,我在有關經濟發展的環節的發言到此為止。

多謝主席,我謹此陳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