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法會議員方剛就「施政報告致謝議案」發言 (2016年2月19日)

代理主席,在施政報告發表當日,我以“虛無縹緲、乏善足陳”8個字來形容我對今年施政報告的觀感。我這個批評,絕對不是針對現任行政長官而作出的。我對施政報告一直都有一份期望,期望每年的施政報告,最少可以讓我知道3方面的情況:第一,現任行政長官的施政理念;第二,政府對當前香港的需要會採取甚麼相應的對策及措施;第三,政府能否勾劃出香港未來的發展方向。

但是很可惜,這份施政報告可以用一個潮語 --“離地” -- 來形容。我既看不到行政長官有回應現時香港的狀況,不論是社會或經濟方面的問題,更加看不到行政長官有決心採取措施,以改善狀況,帶領香港脫離這個困境。我所看到的,是這份施政報告顯示了行政長官的現實心態,這是一份寫給中央政府看的報告,是一份處處顯示去年取得甚麼功績的報告。最明顯的一點,便是硬銷“一帶一路”,其目的當然是為了連任。

特首宣布採取多項措施,支持中央的“一帶一路”建設,在本質上是正確的。在中央構思出台不足10個月,特區政府已經有政策及措施出台,簡直是“雷厲風行”。如此積極的態度及回應速度,假如能夠同樣運用於本地的立法、回應及施政方面,香港的情況肯定不會落得如此田地,停滯不前。

不論“一帶一路”的發展將來會帶來多少商機,這畢竟是一項很龐大及長遠的策劃,在短、中期內都不會帶來實質回報,佔香港企業總數超過九成的中小型企業 (“中小企 ”)亦沒有機會參與這個項目。而且,經濟已經放緩,零售、飲食、貿易及內部需求節節下滑。面對極度不明朗前景的中小企,都期望今年的施政報告能夠提出政策及措施,挽救目前正在不斷下滑的優勢和競爭力、推動內需和促進經濟持續發展,以免中小企倒閉或市民失業、變成負資產和被銀行“追數”,可以安穩渡過這個困難時期。

在此情況下,你現在向我說“一帶一路”將會帶來很多好處,並正進行有關研究,但我如何渡過目前這段困難的時期呢?所以,我認為這是一份十分虛無縹緲的施政報告。

另一方面,中港矛盾不斷升溫。之前,行政長官也發現 “雙非嬰兒”的問題在香港引發比較強烈的仇視內地人情緒,因此急忙叫停內地孕婦來港產子。可惜,當局並沒有採取善後工作紓緩這種情緒。其後,大量內地遊客來港採購奶粉和水貨客活躍等問題,為本地市民帶來滋擾,結果讓有心者有機可乘,作出針對遊客的行為和倡議“港人優先”等,仇視內地人的情緒在年輕一輩越來越嚴重,中港矛盾持續升溫。施政報告不但沒有針對這些問題推出有效措施,減低怨氣,反而高調推出措施回應國家“一帶一路”發展計劃,又怎會不引起更多仇視內地人的情緒及行為呢?

這兩年,社會越來越不穩定,抗爭、遊行和爭拗無日無之,針對內地遊客的行為、倡議“港人優先”和鼓吹“港獨”的情況不斷增加。但是,政府一直以來亦採取姑息的態度、扮鴕鳥,未有就佔領事件作跟進善後,不願意針對問題採取合法、合適的措施,又怎會不助長這些風氣呢?

其實,政改方案被否決,打正旗號發起佔中的人士和團體離開後,當局便可以清場了,但政府只是一直不斷拖延。對於涉嫌違法的人士,當局掌握了證據便應該按香港仍然引以自豪的法律去處理。但是,執法部門偏偏高調進行所謂“預約拘捕”,最終沒有提出檢控。老實說,我對執法部門今次的處理方法感到非常不滿。年初二凌晨發生的暴亂,我認為是政府姑息很多 “踩 界 ”行為和忽視社會問題而引發的。

表面上,這一場暴亂的成因,是滋事分子利用無牌小販擺賣的問題。但是,如果香港的經濟良好,大家有足夠金錢,誰會在新年出來賺錢呢?如果特區政府有制訂完善的小販政策,無牌小販的問題便不會成為激化劑。話雖如此,在任何情況下,我認為擲磚頭和打警察也是違法行為。今次的暴亂已經嚴重打擊香港的國際形象,令香港的旅遊業雪上加霜。除了將事件定性為“暴亂”和採取執法行動,政府會否有更多的善後工作?零售行業對這一點非常關注。現時,警察已拘捕60多人,但他們最終會否獲無罪釋放呢?大家也不知道。不過,我繼續支持警方維護香港社會的穩定和市民的安全,並支持司法部門按理據審理案件。

立法會內的意見向來不一,議員各自按自己的信念和原則來表述和投票,完全體現了香港的民主精神。我明白大家也希望自己出位的言論可以見報,更可以藉此機會“抽水”,鞏固自己的票源。本來,大家各施各法,鞏固這個越來越不獲尊重的立法會議員議席,是沒有問題的。但是,為了一己私利而罔顧香港市民的利益,要香港付出沉重的代價,我是絕對不認同的。

說到香港最近發生的問題,我不得不提數個例子。第一,當然是很多同事也有提過的“拉布”。主動和支持“拉布”的同事也會反問,為何他們會“拉布”呢?這是因為有關政策和條例草案有問題,例子包括正在審議的《 2014年版權 (修訂 )條例草案》 (“條例草案 ”),以及數項大型基建工程申請增加撥款。但是,我亦要反問他們,為何在審議條例草案的過程中,他們沒有積極參與和提出意見,反而現在才提出這些意見呢?其實,他們有兩個目的:第一 -- 正如我開宗明義所說 -- 他們要對人不對事,打擊政府的施政;第二,他們希望“出位”,為自己爭取更多票數,這些全部也是自私的想法。

自由黨的原則,是根據每個項目和議題來考慮該如何決定,才作出最後的投票取向。只要議題可配合香港和香港人的需要,我們便會支持。在數碼環境中保護知識產權,根本是全世界的趨勢。香港作為全球最先進城市之一和一個法治城市,是有需要訂立有關法例。現時提交立法會審議的條例草案,基本上已經全部豁免網民擔心的二次創作等問題。但是,泛民同事為了“抽水”、去年區議會選舉和今年9月舉行的立法會選舉,不惜犧牲香港的整體利益,堅決反對條例草案,批評政府沒有向他們講解和沒有與持份者商討,這些全部也是小動作而已。我們怎會在恢復二讀辯論的階段才進行溝通呢?

自由黨曾經與部分網民代表會面,我覺得他們的要求是理性的,而且有商討空間。但是, 這班青年人已不再是與政府商討的網民代表。我向他們詢問原因,他們表示是因為覺得自己不夠激進,傾向接受政府提出的建議,即在條例草案通過後隨時進行檢討。這個情況反映了甚麼事實呢?泛民議員其實想藉條例草案拖垮立法會的運作,並拖低特首的民望和政府的施政。

現在,全民也討厭“拉布”行為越來越猖獗。過年前,我亦曾落區派發揮春,碰到不少市民對我說:“趕快通過條例草案吧,不要阻着地球轉”。我想提及的第二個例子,是關於港珠澳大橋和高鐵增加撥款的“拉布”。有一天,我乘坐的士,的士司機30多歲,他說他很少返回內地,但如果全國各地也有高鐵連接,唯獨香港沒有興建高鐵,香港會否被邊緣化?該名司機也意識到,如果香港不興建高鐵,便會被邊緣化。雖然高鐵的效益可能未必即時出現,但我們已投放這麼多資源,現在才停工和放棄已興建的部分,豈不是更浪費?很多工人是“手停口停”。我覺得這名的士司機絕對可以參選立法會議員,因為他的考慮是以大局為重,比現時會議廳內的議員更好。

代理主席,基建工程向來都是拉動經濟鏈運作的一股重大動力,特別是當經濟放緩時。現在,香港正面對經濟下滑的調整期。不過,基建工程今次能否發揮拉動經濟鏈的作用?大前提當然是立法會財務委員會能否早日通過這數項基建工程的增加撥款申請,以及機場第三條跑道能否早日動工。如果這數項工程不斷延誤,不單建造業工人的“飯碗”會受到衝擊,整個香港未來的發展都會受影響。因此,自由黨支持財務委員會通過這數項工程的增加撥款申請。

主席,雖然這份施政報告未能達到我的期望,但當中亦沒有令人無法接受的內容,因此我基本上是支持的。我希望特首能發揮領導者的角色,為了香港的整體利益而放棄少許自我,與各方各派加強溝通,求同存異,令施政更為暢順,讓香港重拾正軌。如果在梁先生的任內,香港順風順水,其實最終都會歸功於特區政府的最高領導層和管治班子。那麼,又何必爭一時之氣,以致香港的經濟遭殃?

我謹此陳辭,多謝主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