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法會議員張宇人就「取消強制性公積金對沖機制」議案發言 (2016年11月10日)

主席,對於黃國健議員的議案,要求取消強制性公積金("強積金")的累算權益與遣散費和長期服務金的對沖安排,我代表飲食業界表示強烈反對。

在立法會選舉期間,與我見面的業界成員,最為關注強積金對沖安排和標準工時的問題。他們希望我在立法會好好把關,千萬不要讓勞方的建議通過,或讓局長蒙混通過這些議案。

眾所周知,香港飲食業的薪酬開支一向佔較大比重,平均約佔開支一半,即生意額(即整體收益)三成以上,這與政府的統計數字相符,並非我信口開河,多年來大家有目共睹。因此,取消對沖安排對勞動力密集的飲食業將會造成極大打擊。

近年,在最低工資及高租金的雙重夾擊下,飲食業已是舉步維艱。如取消對沖安排,作為負責任的企業便需為其僱員另作撥備,以應付員工的長期服務金和遣散費。有業界向我反映,現時許多中小企都在掙扎求存,在欠缺流動資金的情況下,根本不可能有多餘資金另作撥備。如政府一意孤行,取消強積金的對沖安排,便是罔顧他們的死活。

從宏觀的角度看,按全港僱員的數目計算,整體撥備金額將遠高於強制性公積金計劃管理局每年被提取用作對沖安排的 30 億元強積金權益,意味着市場將會被抽走一筆龐大資金,對正走下坡的本港經濟必然構成更沉重的壓力。

我和自由黨早前就施政報告與特首會面時已經提出,香港企業特別是飲食業的競爭力已每況愈下。我們促請政府,切勿再採取任何措施,增加企業的經營成本,令業界雪上加霜,否則只會導致更多食肆結業,最終恐怕會唇亡齒寒,僱員亦身受其害。

我亦曾多次指出,政府當年推銷強積金計劃時,已就對沖安排進行充分諮詢,並在各持份者協商及作出妥協後取得共識。當時正因為設有對沖安排,很多商會及僱主組織對強積金的反對聲音才會大減。

對沖安排在強積金計劃成立前存在已久,《僱傭條例》本已容許僱主以他們在退休計劃中作出的供款,對沖遣散費或長期服務金。後來,這項安排才順理成章納入強積金計劃。當時,由於政府在遊說業界時表示,強積金計劃同樣設有對沖安排,眾多原本推行公積金的企業,才同意取消公積金而轉供強積金。

因此,對於勞方經常掛在嘴邊,指強積金對沖安排嚴重蠶食 "打工仔女 "的 "血汗錢 "的說法,我不敢苟同。反之,如果政府堅決取消對沖安排,要僱主另為僱員再提供退休保障,變相是突然"搬龍門",要僱主負擔雙重福利,必然會令業界有被出賣的感覺,政府的誠信將蕩然無存。

對於政府有意提高"打工仔"的退休保障,我沒有意見,但這個問題必須務實處理。然而,如果當局無視業界,尤其是中小微企的困難,要拷打業界的腳骨,打劫我們的荷包來為政府博取掌聲,我則無法接受。

順帶一提,對於吳永嘉議員 的修正案,指 "工商業界堅決反對取消有關對沖機制",我和自由黨當然支持。不過,我需要加一個註腳。吳議員在修正案中指出,強積金對沖機制"運作良好",恐怕會予人錯誤的印象,以為強積金制度沒有問題。十多年來,我在這個議事堂多番指出,我對強積金制度一向有很多意見:收費高,低回報;只養肥基金經理和銀行家,令"打工仔"怨聲載道。據說現在每年收費數十億元,即過去 10 多年累計二三百億元;但是,如果我沒有記錯,管理費高達五六百億元。現在的矛頭卻指向僱主。所以,我同意全面檢討強積金計劃,對症下藥。

剛才有同事發言時指出,"打工仔"退休要有尊嚴,所以應取消強積金對沖安排。多年來,我們的父母,以及很多香港人,到了我們這個年紀,退休後也是靠自己的積蓄過活,以及靠子女供養,而不是依靠強積金,從來沒有強積金可以保證所有"打工仔"在退休時能有尊嚴地生活。所以,我不認同以此為理由取消對沖安排。坦白說,取消對沖安排,"打工仔"仍然不能單靠強積金得到有尊嚴的退休生活,大家還是多點儲蓄較為穩妥。

多謝主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