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法會議員易志明就「取消強制性公積金對沖機制」議案發言 (2016年11月10日)

主席,推行強制性公積金("強積金")計劃的原意,是為僱員的退休生活提供經濟保障,但計劃實施將近 16 年,其成效一直受到質疑。社會上對強積金計劃有很多意見與批評,其中最為人詬病的,包括高昂的行政費蠶食了供款人最終可以提取的退休金,以及回報未符理想,甚至錄得虧損。強積金於 2015-2016 年度便錄得 8.2%虧損,蒸發超過 500 億港元,估計每名僱員因而損失近 2 萬港元。因此,強積金計劃是否足以作為僱員的退休保障,實在令人懷疑。由於計劃存在不足,社會上要求改革之聲亦不絕於耳。 

經過多次修訂,現時強積金已實行"半自由行",僱員可自選強積金受託人,亦可在特定情況下提早提取強積金,或在 65 歲後選擇以一筆過或分期提取。此外,在上一個立法年度,立法會亦已通過引入"預設投資策略"及調低基金管理費。然而,社會上仍有更加進取的意見,建議取消強積金僱主供款部分的累算權益與長期服務金和遣散費對沖的機制。 

對沖機制並不是一項新安排,《僱傭條例》早於 1974 年 及1986 年,分別引入遣散費和長期服務金。當時,政府容許僱主以公積金抵銷遣散費及長期服務金。因此,當政府推出強積金計劃時,便同樣允許強積金設有對沖機制。有人指出,現行的強積金對沖機制,變相 "沖走"了 "打工仔 "的供款權益,更指截至今年第一季度,便 "沖走"了 292億元。我認為這種說法有誤導之嫌,因為在對沖機制下,強積金戶口內所有供款及累算權益,只是提早轉移至"打工仔"的儲蓄戶口,即是"預支"而非"沖走"。可是,即使有對沖機制,亦不代表僱主就完全無須善後。如果僱主的供款及其累算權益不足以支付所須金額,僱主仍須作出補貼。 

現時正值本港經濟下滑,以我代表的貨運物流業為例,本港的貨櫃吞吐量已連續 26 個月下跌,經營成本卻不斷飆升,貨運業的經營越見困難。財政司司長已多次表示,受環球經濟不明朗的因素拖累,預計香港經濟只能保持低速增長,相信香港整體經濟在短期內難有起色。在經濟不景下,貨運量又持續下跌,我所代表的業界大部分都是中小微企,大家也正勒緊褲帶。在艱苦經營之際,如政府現時落實取消強積金對沖機制,僱主便要承受雙重負擔,既要繼續向強積金供款,又要撥備支付員工的長期服務金 或 遣散費,只會令業界雪上加霜,甚至出現倒閉潮。 

如果政府一意孤行取消強積金對沖機制,不排除出現下列情況:第一,很多中小企會先行遣散部分非必要及年資長的員工,以節省賠償開支;第二,為免支付龐大的遣散費或長期服務金,僱主或會增聘合約制員工取代全職員工,窒礙勞工市場的發展;第三,中小企僱主或因資金緊絀而未能支付遣散費或長期服務金,以致拖欠個案有所增加。 

強積金對沖機制是當年檢討強積金安排時,經過廣泛諮詢後取得的共識。機制旨在為僱主預留一筆費用,以免日後因經營出現問題而無法向員工支付龐大遣散費或長期服務金。佔本港市場 98%的中小企,流動資金不多。當時不少企業鑒於對沖機制得以保留,才會贊成推行強積金計劃。如果現時要推翻當日的協議,對於全港約 30 萬名中小微企的僱主絕不公平,亦會令處於水深火熱的中小企雪上加霜,對其營運帶來深遠影響。中小企是香港的中流砥柱,任何影響中小企營商環境的政策,也會對本港經濟帶來負面影響。 

單靠強積金,固然不足以提供退休保障,世界銀行亦建議利用多支柱的退休保障模式以互補不足。政府實在不應該把退休保障的責任完全推卸給商界,只顧向僱主開刀,而應該在退休保障問題上負上一定責任。鑒於現時政府的外匯基金及儲備高達 3 萬億元,政府會否考慮把部分儲備撥作退休保障專用的種子基金?透過多管齊下的方案,市民才可獲得完善的退休保障。 

代理主席,我謹此陳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