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法會議員邵家輝就「取消強制性公積金對沖機制」議案發言 (2016年11月10日) 

邵家輝議員:主席,自由黨反對取消強制性公積金("強積金")對沖機制。自從特首梁振英4年前在競選政綱中提出降低強積金對沖比例之後,很多工會組織數年來不斷要求特首"找數"。我想指出,取消強積金對沖機制會令很多商界人士十分憂慮。之前傳媒報道,特首已經向某工會承諾,在本屆政府任期內解決強積金對沖問題,而林鄭司長亦表示希望下屆政府可以落實執行。 

我想在此再三指出,如果政府真的要取消強積金對沖機制,實質上是出爾反爾、"搬龍門"、"慷商界之慨",目的只是想政府"請客",由商界"埋單"。這種做法不單不公道,而且非常不合理,商界是無法接受的,因為我們需要支付雙倍款項。 

為何我說政府是"搬龍門"?原因是取消強積金對沖機制根本是偏離立法原意。大家知道,《強制性公積金計劃條例》在1995年通過之前,社會經過長時間討論,大家才達成共識。當時的共識主要是沿用之前的做法,容許僱主將支付給僱員的酬金、公積金抵銷遣散費或長期服務金,使僱主無須付出雙重款項,因此商界當年才會支持。 

對於政府現時的做法,恕我得罪說一句,"針拮不到肉就不知痛"。商界有很多中小企,是真金白銀作出供款,在這樣的營商環境之下,確是非常難以接受的。

我為大家舉出一些數字,現時長期服務金及遣散費的計算方法,是以僱員最後一個月工資的三分之二(以15,000元為上限),再乘以服務年期,最高款額可達39萬元。一間規模不大、只有10名僱員的公司,已經立即要撥備390萬元。我想問香港有多少間公司可以馬上拿出這麽多錢呢?如果政府立例,這些公司會採取甚麼方法籌錢呢?他們會否立即解僱員工,重新訂立一些合約?更何況,在強積金制度下,僱主一直認為他們已經供款,已經給了錢,我不相信他們會有其他撥備。 

香港98%的公司都是中小企,我所代表的批發及零售界更僱用了很多員工。大家從報章的報道可得知,香港零售業總銷貨價值在近19個月連續下跌,租金卻一直高企。每次政府說要發展不同的地方,不是有人說要保護海馬,就是有人說要耕田。不發展地方,租金自然昂貴。這方面的問題短期內無法解決,對於取消強積金對沖的問題,勞工界的朋友又這麼積極,我想問商界的朋友可以怎樣呢? 

大家都知道,在立法會的選舉制度下,直選及功能界別議席各佔35席,但並非所有功能界別都是商界。有很多泛民的朋友經常說我們是無良商人,又說我們如此涼薄等。我想請問大家有否看過有哪位商界的老闆膽敢走出來大聲表達意見?商界在香港是真正的少數,但我想提醒各位朋友,商界不濟,全香港都不濟。今次不是單一的事件,看看政府近數年推行了多少協助勞工的政策?今次是要取消強積金對沖機制,而上次是制訂法定最低工資,林健鋒議員剛才提到,法定最低工資實施之後,到外面吃飯已由以往的20多元增至四五十元,管理費亦增加了不少。在法定最低工資實施之後,薪金增幅不大,但通脹卻明顯浮現。近年很多人不斷作出衝擊的行為,影響香港的聲譽,而這些法例亦令香港的競爭力一直下降。如果政府一直以民粹的方式行事,香港將難以維持資本主義。

我想在此提醒勞工界的朋友,你們已做到100分,很多朋友都說勞工界的議員很努力,不斷爭取一些政策來幫助勞工。剛才提及的法定最低工資、今天的議案,還有稍後討論的標準工時,甚至最高工時、冷靜期等,一般市民聽到這些都會感到很高興。購買一件衣服後,14天內不喜歡也可以更換,對消費者、勞工階層固然好,但如果香港這個資本主義社會制訂這麼多類似政策,我們是否可以繼續走下去呢?

因此,我在此代表自由黨反對今次的議案。多謝主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