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法會議員鍾國斌就「根據《立法會(權力及特權)條例》動議的議案」發言 (2016年11月10日)

代理主席,今天林卓廷議員提出根據《立法會(權力及特權)條例》動議的議案,我相信獲通過的機會不大,不論自由黨是否支持議案,也不會對結果產生大影響。我相信這項議案主要可分為兩部分:第一部分,是調查廉政公署("廉署")人事變動的問題;第二部分,是有否因為此人事變動而影響到廉署調查收受UGL5,000萬元的案件。

首先,我想談第一部分。過往是否不曾就廉署的人事情況進行調查?其實,立法會曾引用《立法會(權力及特權)條例》("《條例》")調查廉署。在1993年,時任議員,亦是我們自由黨前主席周梁淑怡曾主動提出,調查當時廉署的執行處副處長徐家傑忽然被撤職事件。當時,徐家傑先生曾表示,他是被"莫須有"的原因辭退。如果大家仍記得,該事件在20多年前是一件大事。

最終的調查結果是甚麼?調查報告確認,廉署解僱徐先生的決定合理。當時徐先生曾說他被人以"莫須有"的理由解僱,事件與今次李寶蘭女士的事件可能有點不同,因為今次事件是李寶蘭自稱自願辭職,當然,她自願與否,只有她本人才知道,但如果搬出兩個情況來研究的話,一個是被解僱,最終確認廉署的決定合理;一個是自願辭職,是否這麼容易可以確認事件有問題呢?我相信並非這麼容易。

與此同時,廉署本身也有很多監察機制。我現在舉出3個例子,其中一個是負責監察廉署執行職務及人事編制問題的貪污問題諮詢委員會;第二個是獨立運作的廉政公署事宜投訴委員會;以及第三個是內部調查及監察組,專責調查涉及廉署人員的違紀行為;這數個委員會均獨立運作,證明廉署的高層人員,即使是白韞六專員,也未必能"自把自為"。更重要的是,任何違紀人員也要先買通上述3個委員會內所有委員,與他同一口徑,是否這麼容易可辦到呢?我認為並不容易。如果這麼容易,表示你可買通所有委員,支持你的看法,使有問題的內部工作也變成沒有問題,但我暫時不相信香港會淪落至此地步。

至於第二部分,是調查UGL5,000萬元的問題。上星期梁繼昌議員及尹兆堅議員提交呈請書,成立專責委員會調查UGL事件,當然,這個專責委員會的法律效力不如《條例》的權力大,但問題是,如果今天的議案被否決,無法成立這個專責委員會,那個專責委員會仍可以做些工夫,先檢視是否有些蛛絲馬跡。如果真的能夠找出蛛絲馬跡,我們可重新考慮。所以,今天多位建制派議員已指出,要求成立這個專責委員會根本不合情理。如果已成立的專責委員會真的找出蛛絲馬跡的話,我們便有大條道理再成立專責委員會,我認為屆時對問題的看法便不同了。

有很多人批評廉署很不濟,但我對廉署仍然十分有信心,為甚麼?如果你真的犯了事,難道你以為自己可以逃脫嗎?一個很好的例子是正被檢控的前任特首曾蔭權,因為廉署查出證據,交給律政司提出檢控。如果有關UGL5,000萬元的案件真的有問題,我不相信主角可以逃脫。現屆政府還有7個月時間,即使特首再連任5年,也是5年後,即使特首這個位置可以保住他5年,這個金鐘罩也不能保住他一輩子。所以,如果有人犯了事,我不相信廉署不會採取行動,無論怎樣也是無法逃脫的。

所以,大家放心,我對廉署有信心。未來會怎樣,我們拭目以待。我們認為今次無需要再在此爭拗是否引用《條例》委任專責委員會的問題。多謝代理主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