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法會議員易志明就「規定初中中國歷史獨立成科」議案發言(2016年11月16日)

主席,數年前反德育及國民教育科的浪潮,以至佔領行動的餘波一直揮之不去,喚起了社會各界對年輕一代國民身份認同及中國歷史科教育的關注。事實上,由於香港在歷史上的獨特性,回歸前一直欠缺國民身份認同的客觀條件;回歸後,在促進全面回歸和認同祖國的進程中又遇到不少障礙和掣肘。

可以說,年輕一代對於國家的歷史、文化、政治、經濟、法制等基本國情均沒有全面和準確的了解,甚至還存在不少誤解,以致文化和價值觀念的差異造成彼此間的矛盾,影響了社會的穩定及和諧。

香港毗連中國大陸,從地緣政治和地區經濟等角度上已說明了中港政經關係密切。因此,通過學習中國歷史、歷代的重要史實、人物事蹟及文化知識,以及加強學生對香港重要史事的認識,使他們了解香港過去發展的歷程及與國家密不可分的關係,從而加強年輕一代對社會及國家的歸屬感,便是當中的關鍵法門。

在2001年,特區政府正式把中國歷史科("中史科")列為初中必修課程,並且規定中史科必須佔課時約5%,以加強中史教育。以每周40堂來計算,中史科必須佔其中兩節課堂。事實上,在此之前,中史科從來都不是初中的必修科目,部分職業先修和工業中學均未有提供中史教育。

此外,翻查過去的資料可得知,由1970年代起,一些新增科目相繼湧現,例如經濟及公共事務和公民教育等。鑒於課堂時數所限,課程發展議會便提出統整科目,讓學生能接觸新設學科。至2000年,課程發展議會提出合併科目的教學模式,容許學校選擇將部分科目獨立成科,或以人文學科合併來教授,其中包括歷史、地理和中史科等。

自由黨認為,不論學校以獨立科目或綜合的方式教授中史,兩者均可,只要有關的學校仍然以中史為主軸,並且訂定足夠的授課時數,積極推動中史教育在初中階段的學習,以確立中科在中學教育的地位,則當局應繼續容許學校按實際的情況,靈活地選擇教授中史的模式。

事實上,根據2015年教育局所提供的資料,大約有88%的中學在初中是以獨立科形式來教授中史;亦有4%以中史為主軸,結合世界史事件為內容;另外,大約有8%的中學開設專題形式的綜合中國歷史課程。雖然學校各適其適,各有不同的教授方法,但有關方面的改革變更,容許學校按特色彈性教授中史的內容,這無疑是突破。

以中史為主,世界歷史為副,讓學生放眼自己所屬的國家和世界,全面理解各國相互發展的進程,並且在明白世界文明一體化的同時,亦不失對自己國家歷史的深入認識,這對學生建立更廣闊完整的歷史觀和世界觀,培養對事物的客觀態度和對事理的分析能力,以至發揮個人對重要史事的識見,都有裨益。

此外,綜合人文科把中史、歷史、地理等結合,以單元形式編整研讀,例如在主力教授中國古代文明孕育的課題上,學校除了可以教授有關三皇五帝的內容,更可一併加入中國河流等地理知識和甲骨文等文化元素。自由黨認為,有關的元素着實可以提高學生學習的興趣,達到綜合理解和豐富中國歷史學習內涵的目的。

最後,自由黨必須指出,在強調學習中史並編製新課程內容時,教育局應該平衡學生讀書的壓力,千萬不要硬性把過多的內容強制在3年期內教授,更不應該把課程內容一加再加,致令學生因課程內容沉重而對有關的學科及課題產生厭倦感,最終得不償失。

主席,我謹此陳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