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法會議員易志明就「促請政府修改《消防安全(建築物)條例》」議案發言 (2016年11月17日)

代理主席,自由黨一直重視樓宇安全對公眾的影響,亦認同當局於2007年落實執行《消防安全(建築物)條例》(第572章),提升全港約12 000幢於1987年或以前落成的私人綜合用途或住用建築物的防火標準。事實上,大廈公契及《建築物管理條例》訂明了業主的權利及責任。業主所須承擔的最大責任,莫過於維修及管理其物業,包括維修樓宇的結構構件、公用部分、公用設施及其私人物業。

眾所周知,樓宇安全牽涉不同範疇,包括在結構上建築物的骨架構件是否足以承托整幢樓宇的重量及抵禦外力;耐火構件於火警發生時是否可以發揮阻止火勢蔓延的作用;還有樓宇內外的環境衞生環境,以及樓宇狀況會否對公眾安全構成威脅等。所謂牽一髮則動全身,自由黨認為樓宇安全絕不能掉以輕心。

香港人煙稠密,街道熙來攘往,樓宇一旦發生火警,影響所及的不只是其住客或業主,還會禍及途人,業主亦有可能因而承擔法律或道德上的責任,建築物的安全尤為重要。大廈業主理應按需要對其大廈進行定期檢查及維修,一旦自置物業出現損毀情況,業主亦應承擔修葺責任。

然而,自由黨明白部分業主確實未能負擔高昂的維修費用,因此,我們一直贊同民政事務總署、屋宇署及非官方機構(如香港房屋協會及市區重建局)的做法,透過不同的計劃向有需要的業主,包括"三無大廈"的業主提供財政及技術上的支援,以協助他們進行樓宇修葺工程。

不過,有意見認為基於舊式樓宇的建築設計,無法加裝現代消防設施,而且改善消防裝置工程或會涉及業權問題,故政府當局應以更具彈性的手法,酌情處理有實際困難的個案。倘若酌情處理意味着降低消防標準,自由黨絕不苟同。由於人命攸關,對於安全問題,自由黨絕不會妥協。

事實上,消防處和屋宇署在處理建築物是否符合消防安全規定時,已考慮到部分建築物的業主可能在遵行某些規定上遇到困難,因此在不損害消防安全的大前提下,都傾向以較靈活的方式執行相關條例,包括考慮批准延長竣工期、適量減低所要求的消防水缸容量等。

剛才有議員提到,近年消防處在巡查各區舊式商住樓宇時,察覺到有不少3層或以下的舊式商住樓宇因業權及空間等限制,未能安裝消防水缸及水泵等裝置。有見及此,消防處於2015年聯同水務署推出"折衷式消防喉轆系統先導計劃",成功為九龍城一幢過百年的舊樓完成折衷式系統工程。

自由黨認同當局在執行條例時可按實際情況適度作靈活處理,但是,如果梁美芬議員的原議案是建議政府放寬消防要求以圖減少市民的困擾,我們並不同意。不知我有否理解錯誤,剛才陳恒鑌議員在發言中,好像是要求政府承擔費用。剛才蔣麗芸議員說得較清楚,便是建議政府先進行過程,再慢慢追討費用。這就如剛才梁美芬議員所說的,業主豈非"周身唔得閒",終日要為越積越多的罰款擔憂?所以她的建議根本無助解決問題。姚松炎議員建議利用新科技概念克服工程技術問題,我留意到他在發言中沒甚麼實際建議,全是虛泛之詞,等於白說。

因此,自由黨建議對相關條例作出適當修訂。安全很重要,改善工程是必須做的,問題在於可否在樓契上保留紀錄,費用由政府先行墊支,政府 becomes a creditor,即債權人。不論樓宇有多舊,它始終是有價值的,待日後樓宇出售或市區重建局或私人建築商收購時,政府才扣除相關費用(免收利息)。如此一來,業主便不用終日擔心會否繼續被追討、要上法庭、交罰款,我不知這是否一個可行方案。如果由政府以公帑包底的方式處理,自由黨是不會支持的。所以,我希望政府考慮由其他相關部門(應該不是保安局)對相關的條例作出修訂,批准業主掛帳,日後追討。多謝代理主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