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法會議員張宇人就「力促市場健康競爭,制衡領展獨大局面」議案發言 (2016年11月23日)

主席,大家都知道,我對領展房地產投資信託基金("領展")(前稱領匯房地產投資信託基金("領匯"))很有意見。當年,在香港房屋委員會("房委會")投票決定是否出售轄下零售和停車場設施,讓領匯上市時,作為房委會委員,我投下反對票,並要求時任房屋及規劃地政局局長孫明揚記錄在案。

為甚麼在眾多地產發展商中,特別是涉及商場事宜時,領匯在議會內特別令人討厭呢?除了房委會真的是好業主外------當年 SARS 爆 發時,我曾成功爭取,令房委會減免食肆五成租金,以及減免街市三 成租金,全港沒有業主可以做到這樣------領匯特別差勁的地方是,他們當時來到立法會,向眾多議員許下種種承諾,但當其總裁離任後,便當作若無其事。所以,在這種情形下,我在議會內多次要求房委會不要進一步把餘下和日後落成的零售和停車場設施分拆出售,希望局長今後仍會記得,不要這樣做。

過去,我接觸過不少在領展商場經營的商戶和食肆,因為敵不過加租的壓力,被迫結業離場,我們愛莫能助,想挽救也救不來。雖然很多業主也會加租,然而領展不單加租,更差勁的做法是要求商戶由地鋪搬至樓上,從大鋪位搬往細鋪位,搬來搬去,使商鋪要重新裝修,令很多食肆感到很吃力。

我明白大家都很想制衡領展,各出奇謀,但要小心,切勿殺錯良民。對於有政界人士或民間團體針對領展轄下街市,發動社會行動,以及鼓吹在街市外無牌擺賣,我甚有意見和反對。有街市販商向我反映,這些攤位所擺賣的物品與他們供應的貨品和服務類同,並以廉價招徠,形成惡性競爭,令他們的生意受到重創。須知道,街市販商的角色非常被動,他們以真金白銀租鋪後,只能實務經營,貨品定價受到租金、來貨價、工資和人流等因素影響,並非單按市民的訴求而訂定。因此,錯不在他們,將矛頭指向他們並不公道。正正基於以上考慮,我不反對設立墟市,但反對其設立在街市附近。

其實,我於6年前曾在本會動議議案,要求政府扶助小本經營的商販市場,當時有同事要求政府支持露天市集,我也贊成。不過,我們當時要求政府適量放寬街頭賣藝和擺賣規限,特別是在一些具旅遊價值和特色的地點,於周末舉辦有特色的露天市集,以助吸引遊客;又或在偏遠地區,例如大家熟悉的天光墟,設立墟市。這既深受居民歡迎,對基層市民又有幫助,可達致多贏的局面,與近日有人鼓吹與鄰近街市爭生意的永久墟市,絕不可相提並論。

反而,如果大家有留意的話,近年許多大型商場均有舉辦假日市集,開放給具特色、有自家製品或想小試牛刀的販商擺檔,向市民提供另類選擇。對於類似的假日市集,我和自由黨均表示歡迎,因為我們相信,這不單可以給予小本經營者展賣自己產品的機會,增加商機,更有助增加人流,對原有的商戶並不是壞事。但是,如何確保展賣的產品不會構成惡性競爭,有關當局必須小心處理。

說到底,大家應弄清楚問題的根源。領展有能力加租,某程度上與公屋市民消費力提高有關。我從業界得悉,現在生意最好的餐廳,大多位於公共屋邨,因為過去數年公屋居民入息大幅上升,以致可動用的金錢(disposable income)遠多於過往,他們外出用膳的次數自然更多。然而,領展令人不滿的地方是它趕絕了中小型企業和個體戶,不斷引入有經濟實力的連鎖店,使市場越來越單一,市民的選擇越來越少。因此,當局必須正視有關問題。

我經常說,必須從增加供應着手。房委會不單要保留既有的商場,亦應該適當地開闢商業用地。最重要的原則是設立門檻或規限,確保有關用地不會被地產商或大型連鎖店壟斷,好使小型或家庭式的企業有新的投資空間,亦可向居民供應價錢較低的日常用品。據我了解,房委會一直未有用盡獲批的非住宅設施樓面面積,故仍有很大的空間可以發展。

與此同時,當局應在有需要的地區增建公眾街市,以及加快翻新舊的公眾街市,配合商業組合的規劃,為居民提供各類多元化的服務及商品,甚至選擇適當的選址(例如花園街街市)加建停車場,以助增加人流。這樣才有助發揮抗衡的作用,避免市場租值一面倒跟隨領展等大財團走,亦可以給領展造成無形壓力,不敢肆無忌憚地欺壓小商戶。

主席,我謹此陳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