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法會議員邵家輝就「力促市場健康競爭,制衡領展獨大局面」議案發言 (2016年11月23日)

代理主席,我的修正案已提交,放在各位的桌上,我相信同事都能看到。首先,我想感謝容海恩議員對這項事宜的關注,我對她的議案表示支持,但是,就個別部分我想提出修正。

我想與各位同事分享,為何人類要群體生活,而不是個別生活呢?主要的原因是,如果人類一起群體生活,在保安和貿易等方面便可以互相幫助。更重要的是,當某些朋友不方便或有危難時,其他人也可以幫忙,這是我們為何在社會裏群體生活的主要原因,而香港設有公共房屋,也是這個緣故。有些朋友可能能力或運氣較佳,有些朋友或許未遇上好運或運氣較差,的確需要其他朋友支援。故此,在香港的醫療、教育甚至房屋上,我們也需要有特別的方法協助他們,公共房屋便是個很好的例子,對收入不高的朋友予以支援。

大家看到香港政府除了提供公共房屋外,其實還有一些商場是在當時一起興建的。我了解到香港的經濟在2002年、2003年相當差,香港房屋委員會("房委會")當時面對的困難是入不敷支,要如何支付未來的開支呢?再者,商場殘舊,沒有人願意租用,也是另一個問題。在這個大前提下,房委會希望將商場和停車場的業權出售,以商業模式運作。

我知道當時有多位立法會議員支持通過有關議案,但是,我認為從社會責任來看,我們除了向有需要幫助的人提供公共房屋外,他們的日常生活,例如有關商場的事宜,我們又怎能不一併照顧呢?現時這個問題,相信我無需多說,大家每天都能從新聞看到這些商場的舊租戶正在面對甚麼問題,便是經常被迫遷或加租。很多住公屋的朋友需要買菜,但我聽聞天水圍街市的菜是全港最昂貴的,為何有此情況呢?雖然香港是自由經濟社會,但正如我開始發言時已跟大家說,有些朋友是需要我們特別照顧的。如果要特別照顧這些朋友,我相信自由經濟社會必須撥出資源協助他們。我相信當天投票贊成的朋友,其中很多都正在反思當天的投票是否正確,又或寄望領展(舊稱為"領匯")會把業務視作社會服務來營運,我相信這可能不是他們最初所想到的事。但是,我也明白在領展接管這些商場後,在翻新、衞生和多元化方面當然有所幫助和改善。但是,租金如此昂貴,商戶被迫遷,而真正有需要經常在那裏購物的朋友------所謂"羊毛出自羊身上"------面對香港目前的通脹情況,大家可以知道他們的生活有多困苦。

為何我要說那麼多?原因是今天的議案是關於我們現時有何解決辦法。其實領展在香港已經擁有很多公眾街市,差不多佔30%,難道要街坊朋友坐車去其他地方買菜嗎?這樣他們也要支付交通費。但是,我們能否要求領展減租呢?我想跟大家說說運頭塘邨的故事,我曾到訪那裏跟商戶聊天,文具店老闆說他經營了很長時間,很希望繼續服務,但租金加幅太大。我可以怎樣做呢?我嘗試聯絡領展和駿昇投資(香港)有限公司的林先生,我透過朋友聯絡他們,但不獲回覆,我再以立法會議員身份直接致電他們,希望可以做中間人,但他們一直不回覆。如果我致電政府部門,很快便獲得回覆,但對於私人公司,我過往擔任區議員時也知道,他們回覆是人情,不回覆是道理。代理主席,現時我們真的好像束手無策,一籌莫展。

有朋友建議不如購回領展,買回所有股權,但現時領展市值1,200億元或1,300億元,會"炒"股票的人也知道,一旦聽到收購、合併等消息,股價必定會"炒"高兩三倍。當年以200多億元出售,如果現在以三四千億元回購,這是否合乎大家的利益?我相信很多香港市民未必會同意。我黨內的前輩經常對我說,當有這些爭議時,其實往往都是供求問題,因為現時在香港,供應少,但需求卻很大。我們應該集中在這方向,使領展不能那麼霸道,盡量平衡形勢。

我覺得在短、中、長期而言,有些措施是可以做的。短期措施方面,例如舉辦星期天或假日墟市,讓大家能有所選擇。若說是永久墟市,我則有所保留,我相信我的同事張宇人議員稍後會向大家詳細解釋。另外,我見到香港的街市大多十室九空。活化街市,吸引更多商戶進駐,我相信也是一種方法。

中期措施方面,據我所知,房委會尚未用盡非住宅土地,其實可在那裏興建公眾街市,希望房委會能盡快實行。與此同時,我黨的榮譽主席方剛先生之前提到,他希望在現時鋪位供應短缺的情況下,房委會或房協可考慮將轄下現時由NGO或幼稚園等租用的地鋪搬往1樓,騰空地方予零售店鋪或售賣日用品的商店,以制衡領展,好等它不要太霸道。我相信這是可研究的方案。

至於長期措施方面,發展新市鎮當然是一個大方向。我在修正案中特別提及南大嶼山,一些不同黨派的同事來電向我表示,關於發展南大嶼山,他們難以支持,因為可能涉及環保的問題。我想在此指出,這並非我的構思,方剛於2013年2月6日曾就"建設新北大嶼山"的議案提及這事,他認為應一併發展南大嶼山。曾蔭權擔任特首的7年期間,正如大家所見,他對於將來的土地問題沒甚麼構想,致令如今大家沒甚麼地方可供居住。所以,我覺得若發展南大嶼山,早日籌謀,未必是壞事。況且,政府推出的《香港2030+》方案,有很多道路和大橋都朝着這方向發展。我認為,若增加撥地作將來《香港2030+》或人口配套之用,未嘗不是好事。

當然,很多朋友會有疑問,屆時那些海馬怎可繼續暢泳?又或每次發展新市鎮時,長者正在耕作的農田該如何是好?我只可以告訴大家,有30萬人正在輪候公屋,19萬人正住在"劏房",我希望大家能衡量,究竟是海馬暢泳重要,還是正在輪候公屋的人更為重要?

我謹此陳辭,多謝代理主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