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法會議員鍾國斌就「打擊"假難民" 」議案發言 (2016年12月1日)

主席,剛才我聽見一些泛民議員質疑這項議案是否意圖 收緊難民的政策和權利。然而,今天討論的議案是 "打擊 '假難民 '", 所說的是 "假難民 ",不是真難民。我們當然會繼續保障真難民的權利,繼續給予他們應有的國際權利,但今天討論的是 "假難民 "。 對 於"假難民",為何我們還要給予他們權利?再者,因為這個議題,最 近有很多少數族裔的商會,包括印度、巴基斯坦、孟加拉的商會朋友 都來找我,他們多數已有兩三代人在港居住,而他們對此十分關注。

其中一個關注點是,縱使這些"假難民"可能是他們的同鄉,但這 些人來港後從事非法活動,如"打黑工",連帶影響了他們在大眾市民 心目中的形象。他們走在街上,甚至無人知道他們數代都在香港生 活,反而用帶有歧視的目光注視他們。因此,他們向自由黨求助,希 望我們敦促政府在這問題上做得好一點,同時為他們澄清,不要令在 香港生活的少數族裔及不同國籍的外籍人士受到影響。

另一個問題是,眾所周知,現時在南亞地區有提供一條龍服務的 集團,他們甚至在當地宣傳指,來港後可得到一張工作證,即"行街 紙"。他們以為"行街紙"就是工作證,到香港後便可以"搵食"。這些根 本就是經濟難民。以越南為例,主席,我曾到訪越南,如今越南的經 濟非常好,就業方面,可說是全民就業。至於有否政治迫害?相對很 少,因為他們的經濟很好。然而,為何他們仍要來香港?因為來港賺 取的金錢比在當地多,他們來港工作,賺的可能比在家鄉多很多,所 以他們願意放手一博。因此,一些宣傳便指"行街紙"就是工作證,如 此一來,他們便更願意來港。

早前,有一班航機到港,有律師為他們申請"行街紙",讓他們以 為下機後便有律師為他們辦理工作證,馬上就能開工。據我了解,這 張所謂的"行街紙"有很多複印本,給那些"假難民"同鄉放在口袋。即 使他們在街上被警察截停,也只須提供複印本的"行街紙",並聲稱正 本留在家中,身上只有複印本,繼而向警察說孟加拉話、巴基斯坦話。 由於警察根本不懂他們在說甚麼,因此,除非警察把他們帶回警署慢 慢處理,他們通常都能蒙混過關,而這情況也越來越常見。故此,同 事希望透過今天提出的議案加強阻嚇作用。

首先,我們支持設立禁閉營的建議。設立了禁閉營後,他們來港 後不能出外"搵食"、打工,還來做甚麼?當然,我們可以照顧他們, 並為他們提供一日三餐,但他們並非為了這些而來。這必然能產生很 大的阻嚇作用。第二點,特區政府一定要與當地政府合作,從源頭上 堵截。當然,宣傳工作要做足,讓他們明白"行街紙"並非工作證。故 此,打擊工作要從源頭做起,我們一定要與不同國家的政府合作。第三點,當然是我們本身的審批程序。現行審批程序十分冗長,亦設有 上訴機制,上訴後仍可繼續上訴,一些個案更可拖延至七八年之久。 因此,政府一定要為審批時間設定上限。第一,安排到港的難民入住 禁閉營,令他們無法在港工作。第二,加快審批時間,令他們無利可 圖。在這種情況下,必定能盡快解決此事。

主席,我謹此陳辭,多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