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法會議員鍾國斌就「根據《議事規則》第 49B(1A)條動議的議案」發言(2016年12月14日)

主席,我知道,亦預計到謝偉俊議員提出的譴責議案多 數也沒有機會獲得通過。然而,即使這項議案不會獲得通過,但為甚 麼我們仍然在這裏討論,並考慮支持謝偉俊議員的譴責議案,而反對 陳志全議員提出的議案呢?

回首過去,當謝偉俊議員在內務委員會提出這項議案後,鄭松泰 議員當天在內務委員會說了甚麼呢?我引述他當天的發言,他其中一 段發言是說:"我相信香港大部分市民今天看到謝偉俊議員的議案, 是感到非常失望,因為香港市民對於我們立法會這兩個月的表現,在 我們莊重的議事廳內,對議員的期望感到大為失望。"看,他也認為 議事廳是莊重的,但如果是莊重的,他當日便不會倒轉擺放國旗了, 並且一而再地倒轉擺放國旗,這種表現是絕對不莊重的。他現在懂得 說議事廳是莊重的,但為甚麼他現在懂得這樣說呢?便是因為謝偉俊 議員提出這項議案,改變了他的思維,即從歪路走向正路。所以,謝 偉俊議員這項議案事實上是令一些初入議會的議員,在他們仍然不知 道規矩的情況下,現在開始醒覺了,因此這項議案是有用的。

此外,在他第二段的發言中,他指謝議員抓住他個人的行為,這 樣"上綱上線"、採用行政專橫的手段和政治審判的方法來作出政治鬥 爭。鄭議員是熱血公民的成員,熱血公民的始祖是誰?是前議員黃毓 民。黃毓民經常坐在席上說甚麼?他說我們在議會內必須談鬥爭、抗爭。所以,如果鄭松泰議員認為謝偉俊議員這項議案是抗爭、鬥爭的 話,那麼便請他回去學習一下他的始祖、他的師父在議會內做過甚 麼。因此,新的議員在最初進入議會時,應該乖乖地坐在席上看清楚 情況、學習一下,在學會真正的規矩後,才去做一些個人認為可以做 的事情。

此外,我們當然反對將國旗及區旗倒轉擺放,這絕對是不尊重, 以及有少許侮辱性的動作。鄭松泰議員身為大學講師,竟然做出這種 行為,更甚的是,原來鄭松泰議員是在北京大學修讀碩士和博士畢業 的。他在北京這麼長的時間我不知道他為甚麼選擇北京,如果他 選擇北京,應該是認為北京的教育水平高,能學到高水平的知識 他深受高等教育,但在回港後,竟然將自己國家的國旗倒轉擺放,這 樣他是否完全不再想中國的事、國家的事?他不如燒毀北京大學頒發 給他的證書吧。這樣便真的可以代表他為甚麼要將國旗倒轉擺放...... 但他卻同時在北京大學取得博士學位。所以,我真的不明白他為甚麼 會做出這種行為,稍後他可以解釋一下。

當然,有其他泛民的議員在罵他、指他是"小學雞"之餘卻保護他, 但如果在第一天,他沒有做出這些行為便沒有問題了,對嗎?他為甚 麼要離開座位?蔣麗芸議員已經罵過他一次了,但他卻仍然繼續離開 座位,做出這種行為。是因為這種行為很好玩嗎?在這個議事廳,"好 玩"是必須負上責任的,所有議員均須為其行為負責。因此,他今天 要負上的責任便是被人動議譴責他的議案。

因此,我們今天會反對陳志全議員反對謝偉俊議員的議案。事實 上,在謝議員提出這項議案後,觀乎鄭松泰議員事後的言論,此舉的 確產生了阻嚇作用,亦可以告訴一些新議員,或未成熟的議員也好, 他們的行為在議會內是會被監察、被審視的,所以,希望他們不要做 一些無謂、不知所謂的動作,而是要真正地坐在這裏,做個有尊嚴的 議員,以保護議會的尊嚴。鄭松泰議員是因為謝偉俊議員提出這項譴 責議案而改變了他的行為。因此,我們會反對陳志全議員的議案,而 支持謝偉俊議員現時的議案。多謝主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