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法會議員邵家輝就「對下任行政長官的期望」議案發言(2017年1月12日)

主席,對於下任特首,我們其實有何期望?據我們所知, 習近平主席曾經提及要"謀發展、保穩定、促和諧"。

在"謀發展"方面,具體而言是指發展經濟。我們認為,特首如不 能首先搞好經濟,在推行各項民生措施時,錢又從何來呢?但是,香 港現正面對產業單一化的問題,能有多少行業可以發展,大家也心中 有數。零售市道一直下滑,至今已有 21 個月,相信很多市民都可看 到。

在剛過去的一個月,有報道稱訪港內地旅客有所增加,但按業界 所說,生意其實沒有好轉,因為很多旅客均只屬過境,而在這方面匯 率當然也有影響。所以,特首如能設法協助香港的旅遊業,自然能帶 動本地飲食業、運輸業及零售業的發展,而這些行業都聘用了很多員 工。我希望下任特首能特別着手處理這方面的事宜。此外,政府的規 管對業界不單沒有幫助,反而會令經營更加困難。

今屆政府某些政策局可能為了要站在道德高地,故此制訂了一些 政策,像我剛才所說令業界相當為難。我可舉出數個例子以作說明。 例如,香煙包裝的健康忠告要由佔產品封包面積的 50%增加至 85%。 很多數據已顯示,此舉只是為了跟隨世界衞生組織的標準,但卻未必 會令煙民減少吸煙。但是,對於依靠售賣香煙為生的報販,假煙卻令 他們生意減少,這對業界是否有幫助?又例如內地輸港雞隻,很多人 都知道已有 20 個月沒有內地雞隻來港,澳門人花數十元便可吃到活 雞,為何香港人要吃數百元一隻的本地雞?這些都是活生生的例子。

再者,據聞下星期會有上千美容業從業員來訪本會,就美容規管 一事發聲。美容儀器是現時很多女士賴以進行美容的用品,據我所知 香港現有八九成美容院均靠 這些儀器 維生。如果作出 "一刀切 "的 規 定,要求全交由醫生處理,試問有多少婦女從業員會因而失業呢?使 用美容服務的人士又可從哪裏獲得這些服務?可能是韓國或台灣,甚 至索價更加便宜的深圳。這些措施能否改善香港的營商環境?

我昨天詢問我所屬界別的上任議員方剛,上屆立法會讓他最感遺 憾的是甚麼問題?他答說是"限奶令"。香港是一個自由貿易港,當時 卻因本地媽媽以為不能購得奶粉而推行"限奶令",令訪港內地旅客不 能購買奶粉。我相信這是中港矛盾的起點,不單令國內同胞不高興, 亦破壞了我們的自由經濟體系。所以,我希望下屆政府留意,它必須 方便營商,否則經濟不能搞好,其他事情也會全部受到拖累。

第二點是"保穩定",我相信這其實是指民心所歸,因為民心如歸 向政府,便能確保穩定。一般而言,需要解決的問題其實不外乎是衣 食住行,而在衣食住行之中,相信很多市民都知道居住是最大的問 題。香港現時欠缺房屋,政府採取了不同招數,例如"雙辣招",試圖 遏抑樓價,但樓價卻越升越高。問題並不在此,而在於土地供應。

我知道今屆政府展開了一項《香港 2030+:跨越 2030 年的規劃遠 景與策略》的諮詢工作,徵詢公眾對此事的意見,我希望當局能繼續 着力進行。但是,在物色土地方面,我相信必須大刀闊斧。正如政府 所說,只要動用 1%的郊野公園用地,已經可建屋容納很多人口。此 外,也可探討如何進行填海而又不會對維多利亞港造成影響。這些措 施相信均可增加土地。當然,政府在收回新界一些棕地時,也要顧及 在該處營運的物流業、汽車業或環保業的需要,如強行收地卻不能另 覓土地作出安置,也是徒然。在這方面,我相信政府需要加倍努力。

最後是"促和諧",我相信這主要是涉及與香港的不同持份者進行 溝通,尤其是不同政黨。過往,政府曾委任很多建制派議員加入行政 會議,以加強溝通,而今年自由黨的張宇人議員亦獲委任加入政府, 我相信這是一個好的開始。但是,我認為政府不應只與建制派人士加 強溝通,縱使是非建制派人士,如能讓他們更多參與不同諮詢架構的 工作,在某些政策推出前與他們多作溝通,相信建議在提交立法會 時,爭拗也會少一點。

最後,我想和大家分享兩天之前,我和一位新加坡朋友吃東西喝 酒時他所說的一番話。他說香港人很有趣,因為全球各地都想吸引內 地遊客,我們卻不歡迎。剛剛公布興建的故宮文化博物館,相信國內 各個省份甚至澳門都趨之若鶩,但香港卻程序多多,似是不想爭取。 他說我們所做的一切其實都在幫助他,因為新加坡已經超越了香港。 所以他說:"我真的不知道香港的立法會議員在想甚麼?"

謝謝主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