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法會議員易志明就「盡快全面檢討政府的服務外判制度」議案發言(2017年2月8日)

代理主席,外判制度一般指機構將某些工序判予其他私 營機構負責,以便更靈活及有效地運用資源。外國大企業於 1970 年代 至 1980 年代開始流行把工作外判,當時英國的執政保守黨亦傾向將 工作外判,以增加政府部門的成本效益。香港亦跟隨有關步伐,逐步 引入這種制度,如房屋署在 1987 年開始透過外判讓私人企業提供清 潔、維修等服務。至 1990 年代,為配合政府的"大市場、小政府"政 策,外判服務才開始大行其道。

然而,對於議案中將在職貧窮和貧富懸殊的問題歸咎於外判制 度,包括認為服務外判令僱員薪酬和權益受壓榨剝削等,自由黨絕不 贊同,並認為有關看法是危險的。首先,我們不認同任何剝削勞工的 行為,亦強調僱主必須合理保障僱員的權益。對於在外判制度下有個 別外判商忽略員工的待遇,損害外判工人的權益,自由黨深表遺憾。

事實上,我們不否定在現時的制度下,有僱主存心利用相關漏洞 剝削勞工。不過,如將個別個案無限放大,以致推斷外判服務一無可 取,則未免過於以偏概全。同樣道理,如以為外判制度下僱員均面 對"工資低、福利少、職業保障欠奉"等困境,亦是將問題看得過於表 面和偏頗。

須知道,政府的外判服務合約訂明承辦商必須遵守《僱傭條例》、 《僱員補償條例》和《職業安全及健康條例》等相關規定。但自 2011 年 5 月起,當局亦規定外判服務合約下的僱員亦受到《最低工資條例》 的保障,享有不低於法定最低工資水平的工資。因此,議案中對外判 服務下僱員的描述,未免有點不盡不實。

 (主席恢復主持會議)

因此,議案中建議審視並改善標準僱傭合約,以杜絕外判服務承 辦商剝削僱員權益,自由黨認為兩者不存在直接關係。現時個別外判 員工受到剝削,只是個別服務承辦商違反規定所引致的後果。

早於 2006 年,自由黨已指出政府部門既然負責審批與外間服務 供應商的合約安排,就必須妥善履行監管的責任,包括監管服務合約 的履行情況、服務質素和外判員工的勞工及職安權益等,以確保外判 工人受到合理保障,亦避免外判制度因個別外判商的不當行為而蒙上 污點,影響整體的效果。

可惜當局多年來監管乏力,社會普遍對外判服務能夠有效保障員 工的權益失去信心。因此,我們認為當局必須加強監察的力度,避免 衍生的問題越演越烈。

除此之外,對於議案中要求縮窄服務外判的範疇和規模,並改以 公務員合約條款聘用僱員擔任有長期服務需求的工作崗位,自由黨亦 不贊成。事實上,當初推行外判服務制度是為了更有效地運用資源, 節省公帑並改善服務質素和效率。如現時舊調重彈,無疑是自打嘴巴,還原基本步。況且,各個部門的運作情況和資源也不盡相同,如 硬性落實有關規定,將嚴重影響部門的靈活及自主性,亦令制度出現 僵化,所謂未見其利,先見其害。

此外,對於議案中鼓勵甚至要求投標者提出高於法定最低工資, 或按有關行業的工資中位數訂定僱員的工資水平,自由黨認為有關建 議罔顧現實,流於不設實際。現時外圍經濟環境嚴峻,本港經濟充滿 暗湧,最低工資水平已一加再加。如在此時再要求比最低工資更高的 水平,作為聘請員工的基礎,對於一些屬於中小企的服務外判商而 言,情況只會雪上加霜,更有可能影響基層僱員的就業機會。

值得注意的是,自 2004 年實行至今的扣分制度,對違法的外判 商並沒有任何阻嚇作用,亦令有關問題升溫。現時的扣分制度未有對 違反《僱傭條例》的承辦商作出適當懲處,因此承辦商可以鑽空子剝削勞工的權利。與此同時,現行機制亦未有將承辦商曾被勞資審裁處 判決敗訴的個案,作為承辦商競投標書的參考資料之一。自由黨認為 這變相縱容承辦商持續違法,剝削勞工權益。

有見及此,我們認為當局應完善扣分制度,加入更多扣分項目, 包括對違反《僱傭條例》及其他合約條款,如用膳時間、強迫於休息 日及勞工假期工作、以薪酬代替勞工假期、沒有開設強積金戶口、完約後不支付遣散費等作出制裁。同時,加入勞資審裁處敗訴的個案, 作為投標的參考,以加強對外判承辦商的監管,進一步保障勞工權益。

最後,自由黨必須指出,外判制度並非洪水猛獸,只要當局對制 度作出適當調整,包括不以"價低者得"作為招標的主要考慮因素、完 善扣分制度及加強監管,有關制度仍然行之有效。

主席,我謹此陳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