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法會議員易志明就「施政報告致謝議案」發言(2017年2月15日)

主席,行政長官今年的施政報告,以 "用好機遇 發展 經濟 改善民生 和諧共融 "為主題。就航運物流業而言,我相信機 遇是有的,當港珠澳大橋、蓮塘/香園圍口岸及機場三跑系統等基建 落成後,將會提供新機遇,但能否適時把握機遇,促進貿易物流這些 經濟產業持續發展,確實仍有賴特區政府的決心。

本屆政府還有 4 個多月便會更換新的領導班子,我亦不能期望本 屆政府在短短數個月內推出一些突破性的措施。因此,行政長官於上 月公布的施政報告只能就現行政策作出修補。正如行政長官交代了與 內地就進一步擴大和優化 CEPA 的探討,會在今年年中取得實質成 果;與東盟談判多時的自由貿易協定亦會在今年內達成;另外,亦會增加海外經貿辦及駐內地的聯絡辦事處,以及加強"一帶一路"辦公室 的資源,這些均是就現行政策作出總結和多走一步。

不過,我不得不承認,今屆特區政府相對歷屆政府明顯較為重視 航運物流業的發展。政府先後推出多項措施支持航運物流業的發展, 包括成立香港海運港口局;落實興建機場三跑系統;增撥土地資源, 例如在屯門西、洪水橋和元朗南新發展區,以及港珠澳大橋香港口岸 人工島上蓋均預留土地作物流發展之用;提出"善用葵青區港口後勤 用地的建議",亦研究透過興建多層式大廈以增加物流用地,甚至推 動"單一窗口"清關系統等。

但是,在落實及推行有關措施時卻差強人意,既與行業的期望有 所落差,亦未能配合行業急速發展的步伐。正如新成立的香港海運港 口局仍然只是一個較大規模的諮詢組織,有別於業界期望成立及《提 升香港作為國際航運中心地位》顧問研究報告中所提到的新法定航運 機構。業界希望今天接受的香港海運港口局方案並非最終方案,政府 仍然要繼續以成立一個法定航運機構作為長遠目標,以強化航運及港 口發展相關的工作。

行政長官一直強調香港是內地企業"走出去"及外國企業進入內地 市場的跳板,更要利用香港的獨特優勢把握"一帶一路"帶來的機遇, 而政府亦因此推出 "單一窗口 "計劃,透過一站式的通關服務,以配 合"一帶一路"帶來的貿易及物流的商機,原意是好的,但有關計劃的 進度卻未能配合鄰近地區"單一窗口"的發展。本港"單一窗口"計劃最 快要到 2018 年才推出第一階段,亦只限於部分本港通關措施。內地 則已計劃在 2018 年把"單一窗口"擴展至全國,而新加坡亦積極發展 東盟的"單一窗口",因此特區政府應加快開發"單一窗口"的步伐,盡 快與內地及東盟十國形成一個地區性電子物流系統平台,繼而逐步開 發全球"國際貿易單一窗口",並向洲際海陸空運載物聯網邁進,擴大 貨源輻射範圍及貨量,壯大航運物流業服務。

至於土地方面,政府於 2014 年表示已在屯門西預留 10 公頃土地 作物流發展,分別是 49 區的 3.5 公頃和 38 區的 6.5 公頃土地,原本 計劃於去年年底以競投方式推出市場,但至今仍然無影無蹤。政府預 計有關土地最快要到 2018 年才能推出,而 38 區的 6.5 公頃土地則有 待政府的填料庫於 2018 年年底關閉後才能安排推出市場,可見最快 也要到 2018 年才有新的物流用地推出市場,進度實在令人失望。

事實上,由 2010 年至 2013 年在葵青區共推出 6.9 公頃土地後, 過去 3 年並沒有新增土地推出市場。但是,物流業的運作模式不斷改 變,對土地的需求則越來越殷切。隨着互聯網及智能手機的普及,網 購發展迅速,從內地的"雙十一"網購成交金額屢創新高可見一斑。網 購的發展不但促進物流服務的需求,亦為物流業帶來新挑戰。網購促 進了大量小批次及適時的物流運輸服務,香港作為區域分銷中心的定 位,更需要更多土地和空間作為貨物倉儲、拆拼、加工及分發等工序。 與此同時,亦因為網購貨品包羅萬有,高價值的生鮮食物和藥品亦成 為網購熱品,需要更多土地建造冷倉,配合貨運物流中的新興 "冷 鏈"服務。因此,為配合電子商貿急速增長下的市場轉型,政府不能 再以"龜速"推出物流用地,希望政府盡快推出在屯門區、洪水橋和元 朗南新發展區,以及港珠澳大橋香港口岸人工島上蓋可供物流發展的 土地,讓相應的物流業務得以發展,從而促進香港作為高價值貨物的 區域分銷中心,落實國家"十三五"規劃中,鞏固和提升國際航運中心 地位,推動物流向高端和高增值的方向發展。

近年政府為解決市民對房屋的需求,不斷收回以往供物流發展的 臨時土地,由於可供發展物流相關作業的土地不斷減少,正正窒礙物 流業的發展,如果政府要透過發展經濟來改善民生,政府便必須平衡 經濟產業的土地需要及市民對房屋的需求。很高興政府認同棕地作業 具社會功能,例如物流、港口後勤、廢物回收、車輛維修等,規劃署 將於今年就全港棕地的分布及用途展開調查,我歡迎政府探討以多層 工業樓宇或其他有效使用土地模式整合棕地上的作業,但是,希望政 府在訂定多層工業樓宇的租金時,必須考慮行業(特別是中小企)的承 受力,否則亦難以吸引棕地的作業者"上樓"。

在收回這些棕地以作發展時必須採取"先安置後發展"的政策,減 少對營辦商和物流業供應鏈的影響。就增加土地的供應,政府應加快 覓地拓展新發展區、善用岩洞、在維港以外的地區適當地填海,甚至 利用一些較低或沒有生態價值的郊野公園和其邊陲地帶的土地。

為了把握機遇,特區政府應該盡力摒除窒礙物流業發展的障礙, 例如青馬大橋的嚴格船舶高度管制,這項管制迫使越來越大型的巨型 遠洋船舶轉往其他鄰近的口岸靠泊;此外,香港的競爭事務委員會目 前傾向不跟隨全球貿易夥伴所採納的聯盟及協議的模式運作,這將引 致船舶公司轉移到其他的口岸靠泊。倘若政府未能解決有關的問題, 國際遠洋船舶不再以香港作為中轉站,便會對貨運業造成嚴重的衝擊,而香港多年來努力建立的航運和物流樞紐的地位,亦會因此而岌岌可危。

除了"拆牆鬆綁"外,我們還要為未來的挑戰未雨綢繆,盡早作出 準備。內地沿海運輸權是香港一直享有的獨特優勢,但自從 2013 年 上海推出自由貿易區試驗區,開始放寬沿海運輸權限制後,目前包括 青島、寧波、廣州,以及南沙等地方亦相繼向中央申請放寬沿海運輸 權,一旦國家逐步開放沿海運輸權限,將為香港貨運物流業帶來沉重 的打擊。因此,政府必須就全面開放沿海運輸權對香港港口及貨運業 的嚴重影響,盡早向中央充分表達我們的關注和憂慮。

自從美國九一一事件後,安檢要求越來越嚴格,甚至已經有消息 傳出歐盟將會全面要求空運貨物百分百安檢。現時政府透過管制代理 人制度--所謂 Regulated Agent Regime(RAR)--以來實行國際民 航組織空運貨物保安的標準,但這些代理人必須先經過官方認證才可 免除百分百安檢的要求,而這要求在本港是有實際運作的困難,如果 未能作出改善,相信是不足以滿足美國或歐盟日後對空運貨物安檢的 要求。須知道,空運貨運量雖然只佔香港總貨運量的 1%,但其貨物 總值則佔香港外貿總值的四成,達 3 萬多億港元。因此,倘若香港未 能符合有關的安檢要求,香港便難以保持在區內作為物流樞紐,以及 航空樞紐的地位,亦對本港的經濟帶來嚴重的影響,希望政府能夠盡 早提出方案以作應對。

雖然政府一方面推出促進航運物流業發展的措施,但與此同時, 政府亦不斷令相關行業的營運成本增加,製造不利營商的環境,特別 是就中型、小型和微型企業("中、小和微企")而言。現時香港九成以 上的物流業營運者都是屬於中、小和微企,特區政府近年已經推出或 有計劃推出的措施,包括已落實的最低工資、男士侍產假、爭議中的 標準工時、全民退休保障、取消強積金對沖安排,以及增加勞工假期 等,這些均對中、小和微企的營運造成長遠的影響,令中、小和微企 在現時的艱難運作上百上加斤,終日面對無以為繼或倒閉的危機。

預計未來 4 年,香港仍然要面對很多不穩定的因素,包括國際政 治、經濟狀況仍然動盪,美國新任總統的保護主義經濟政策,中國經 濟表現亦有放緩跡象,香港的政治、民生及經濟各個範疇亦面對重重 障礙。因此,希望政府會避免推出任何會影響營商環境的措施,導致 中、小和微企的營運陷於更困難的狀況,否則政府也難以帶領社會抓 緊發展機遇,更遑論藉推行經濟措施來改善民生。

對於政府計劃推出稅務優惠來吸引公司來香港發展飛機租賃的 業務,這一點自由黨是支持的,我們甚至認為應該將有關的措施擴展 至航運業方面,透過提供稅務優惠以吸引更多的船東、船舶管理公 司,以及商品貿易商進駐香港,自然亦會吸引其他與航運業相關的高 增值服務業進駐香港,包括船舶融資、保險、法律服務及仲裁等,擴 大香港的航運業群,進一步鞏固香港作為航運中心的地位。

但是,要推動經濟產業的發展,人力資源不可或缺。現時香港各 行各業均面對人力資源不足、青黃不接的問題,海上作業(包括客運 和貨運)是其中一個面對嚴重人手不足問題的行業,由維修技工、水 手,以至輪機員等均嚴重短缺,由於社會對海上安全的要求越來越 高,令業界無論在人手和配備上均有所增加,而政府在驗船方面亦越 來越嚴謹,而海事處的驗船人員本身亦出現青黃不接的情況,令船隻 因輪候驗船的時間不斷地延長而增加閒置的日數,對海上作業造成影 響。至於貨運物流業,不論貨車司機、機械操作員及維修員等亦嚴重 不足,倘若政府不正視問題,將窒礙業界發展,不單有生意卻沒有人 做,更會使現有服務水平逐漸下降,甚至出現結業的問題。

政府除了要盡快與業界成立小組解決業界人手不足的問題外,亦 應該增加資源,提升相關行業的專業形象、提供資助以鼓勵善用科技 將工序自動化,以獎勵能在有限人手資源下提高生產力的營運者。人 口老化及低生育率是勞動人口不足的主因,倘若沒有新的人力資源供 應,單靠提升工資從其他行業"搶人"的話,亦只是"塘水滾塘魚",最 終全部均失去競爭力,結業收場,必定會對香港的長遠經濟發展產生 負面效應。因此,政府有必要積極研究為個別行業輸入外勞,促使各 經濟產業得以持續發展,以秉承"發展經濟,改善民生"的施政理念。

主席,我謹此陳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