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法會議員張宇人就「積極研究成立中產事務委員會」就各項修正議案發言 (2017年3月1日)

主席,我的原議案內容其實十分簡單,只有一句說話, 重點在於 8 個字,因我知道大家對於成立中產事務委員會的工作有很 不一樣的見解,故我希望可持開放的態度,廣納大家的建議。不過, 有些原則也不可以放棄。

易志明議員、盧偉國議員及葛珮帆議員的修正案,基本上離不開 壯大中產階層和增加上流機會的原則,對此我十分認同。盧偉國議員 更加進取,要求不要停留在積極研究的階段,而要盡快成立中產事務 委員會,我當然建議對以上 3 項修正案投贊成票。

就田北辰議員的修正案,我基本上沒有太大意見,但想一提當中 的第(九)點,即容許中產提取強積金供款作首次置業之用。我想指出 只要不影響以僱主供款部分作對沖的機制,我和自由黨原則上會支 持,但估計在落實這項建議時將引申出許多問題,例如把供款用作買 樓,會被指有違強積金作為退休保障的原意。

郭偉强議員的修正案寫得很簡單,只加入一些原則,要求確保事 務委員會要同時兼顧職業權益、家庭友善等元素,以全方位支援中 產。單從字面而言,即使不聆聽其發言內容也可以接受,但畢竟平衡 各方面的原則是最為重要的一點,切忌顧此失彼。

至於許智峯議員和郭家麒議員的修正案,當中一些內容,例如建 議當局增加有薪產假及侍產假的日數,以及盡快落實標準工時、盡快 落實全民退休保障等,我個人一定不會同意。因為在我的政治理念 裏,這些訴求長此下去只會有增無減,長遠來說是糖衣毒藥,未必真 能協助中產向上流動。表面上,這些措施對僱員有好處,但實際上卻 會不斷提高我們的經營成本、蠶食香港的競爭力、損害我們的營商環 境,屆時不單中產,連基層的上流機會也會減少。我希望中產事務委 員會能集中火力尋求共識,以處理一些矛盾較少的議題為佳。

此外,許智峯議員的修正案同時建議制訂具備平等提名權、選舉 權及被選權的普選行政長官和立法會議員的方案。我認為這未免把有 關中產的研究範圍扯得太遠,反而更加失焦,而且也有同事表示這項 建議並不符合《基本法》。他的修正案更把我成立中產事務委員會的 建議刪去,這豈不是連議案的精髓也被除掉?這跟維持現狀,各部門 各自為政,依然零散無力地處理中產問題又有何分別呢?因此,我不會支持許智峯議員及郭家麒議員的修正案。

主席,我謹此陳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