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法會議員易志明就「積極研究成立中產事務委員會」議案發言 (2017年3月1日)

代理主席,我的黨友張宇人議員剛才已經向大家解釋為 何要提出此議案。由於社會到目前為止還未有明確的標準來界定中產 階層,扶助中產的措施往往只依賴不同部門零散地推行。因此,我們 需要成立一個"中產事務委員會",整合中產面對的問題,推出一籃子 措施協助中產階層向上流。

中產階級是推動社會向前發展的主要動力。但當局扶助中產階級 不力,亦未能掌握社會的脈搏,漠視了中產正向下流動的現象,更沒 有探究其成因。自由黨作為代表中產的主要政黨,我們因而有責任為 中產發聲。

政府只是"取諸中產",但卻沒有"用諸中產",中產階級往往只能 夠自求多福。近年中產階級面對就業、住屋、醫療及子女教育的壓力 不斷增加,生活壓力越趨沉重,怨氣日增。而政府以為單憑每年退稅、 增加免稅額或寬免差餉、電費寬減等"擠牙膏式"的恩惠作為安撫,就 可以平息中產階級的怨氣。事實上,中產最大的期望是社會上有更多 向上流動的機會,以及有減輕經濟壓力的長遠措施,並不是一些搔不 着癢處的小恩小惠。

不同階層的人士都會追求在事業上有更大的發展空間、有更多選 擇。因此,增加更多中高層職位,定必能為中產提供向上流動的最好 階梯。可惜香港的經濟發展正在下滑,中高層職位越來越少。

現時香港經濟不單處於低速增長的橫行局面,發展更過度集中在 少數個別行業,近年經濟結構更一直嚴重傾斜。金融和地產業等少數 產業只能單槳前進,在原地繞圈是意料中事。情況嚴重窒礙了香港經 濟的長遠發展。

香港回歸接近 20 年,三任特首都各有產業政策來推動香港經濟 發展。港府由董建華時代開始,就不斷揚言要發展產業,但是,到了 曾蔭權時代依然是一籌莫展。現屆特區政府強調要促進四大支柱產業 及新興產業等,至今仍然停留在空談階段,這些產業不但沒有任何實 質進展,更出現了倒退的現象。

就以貿易及物流業來說,雖然政府不斷強調它是香港四大經濟支 柱之冠,但礙於缺乏政府支援,只得因循坐誤,令到香港貨櫃吞吐量 的全球排名一再下跌。繼上海、新加坡及深圳之後,寧波舟山港的貨 櫃吞吐量亦在 2015 年超越香港。

只有 把餅造大 才可以令到處於成熟階段的經濟體系重獲生命 力。而發展更多產業,就可以讓不同階層人士,有更多不同機會及空 間向上流動;否則所謂的發展就只能出現於一個封閉系統,總有一天 會乾竭。

可惜,即使是年初公布的新一份施政報告,大張旗鼓地 強調 "創 新經濟、改善民生",但內文依舊沒有足夠篇幅就擴大經濟和產業發 展,提出焦點及具體建議,讓我們無法知道政府如何促使經濟及產業 發展,如何做多、做大、做強。我們不禁要問,所謂的"適度有為"究 竟體現於哪一個層面呢?

就如航運業,我們過往一直強調,倘若能夠吸引更多船舶管理公 司及商品貿易商進駐香港的話,自然會把餅造大,有助擴大航運業服 務群,包括財務管理、保險業務、船務代理、法律仲裁、物資採購和 供應、維修等,因而提供多元化的職位選擇,讓中產階層人士有更多 向上流動的機會。

因此,自由黨期望香港在未來特首的領導下,能擺脫既有框架, 並落實成立中產事務委員會,統籌和協調各個部門,全面檢討與中產 階層相關的政策措施,並針對性地提出具體而全面的應對策略,以促 進中產的個人事業發展,同時增強香港的整體實力,打造新人事、新 作風及新思維的領導模式。

事實上,自由黨很早已向政府進言,敦促除了鞏固四大支柱產業 外,亦要積極推動經濟多元化,因應鄰近經濟體系的發展作出適當配 合,並且盡量加入不同區域的經濟發展圈,利用本身優勢,開創新興 產業和新市場,以推動本港產業發展,從而壯大中產階層的實力。

香港目前仍以提供專業服務為強項,當中包括法律、銀行、會計 及保險、建築及工程等。若能配合國家的 "十三五"規劃,以拓展 "一 帶一路"市場為焦點,香港應可利用固有優勢締造新發展空間,甚至 成為"一帶一路"市場的其中一個經濟總部。

總部經濟的好處,在於可以創造大量中高層職位,為中產階層向 上流動帶來重大裨益。而且,總部經濟基本上涵蓋了各行各業,可以 為香港的產業多元化創造突破口。同時,國家推動"一帶一路"的一個 目標,便是透過擴大陸海通道及增加通商區域,加大力度調整產業結 構。這些產業主要包括鐵路、高鐵、建材、航運、航空、能源、石油 化工、核電、農業等各行業。如果香港能夠抓緊機遇,除了可在專業 服務上分一杯羹,亦可趁勢擴大及調整本身的產業結構和相關的配套 發展,對相關的產業作出相應的發展部署。

自由黨必須強調,要為香港經濟重新注入力量,離不開發展產業 的道路。而透過發展產業,中產階層才有更大的發展空間。這個勢頭 因此也必定成為社會整體向上流動的最重要力量。

擴大經濟及產業發展固然有助中產階層向上流動,但中產階層的 生活質素亦不能忽視。住屋是中產階層面對的主要問題。今日的樓 價,對中產階層是一個極大挑戰,月入數萬卻仍然是無殼蝸牛的家 庭,比比皆是。對於已經買樓的中產階層,自由黨一直倡議,希望政 府延長居所貸款利息扣除年期,至供款期滿為止。至於未能上樓的中 產,政府應加快覓地增建房屋,確保房屋供應穩定。與此同時,政府 亦須因應本地居民所需,推出"限呎盤"。為了減輕中產租戶面對租金 上升的壓力,政府應考慮設立租金免稅額。至於修正案其他有關稅 務、醫療和教育的建議,皆旨在減輕中產的生活負擔。

我們期望為政者有決心與魄力,摒棄過去抱殘守缺的做事方式, 成立中產事務委員會,全面回應社會在這方面的強烈訴求。最後,我 衷心希望各位同事支持我的黨友張宇人議員提出的議案及我提出的 修正案。

代理主席,我謹此陳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