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法會議員鍾國斌就「檢討及重組政府架構」議員發言 (2017年3月2日)

主席,不同的時間及社會情況,當然會令到政府的架構 必須作出改變。細看現時的政府架構,我覺得有相當奇怪之處。政務 司司長張建宗現時 負 責 9 個政策局 的工作 , 而 財政司司長 則負責 4 個,但在這 4 個政策局之中,也有分工不均的情況。例如商務及經 濟發展局現在負責統籌 8 個範疇的工作,但它之前已分拆出 2 個工作 範疇,交由新設的創新及科技局處理,否則便要監督 10 個範疇的工 作。

當初成立創新及科技局時,我們已經常提出這問題,質疑既然成 立一個政策局需聘請新任局長,又要調動眾多常務秘書長輔助,為何 不讓他多負責兩個範疇的工作呢?像現時這情況,蘇錦樑局長須負責8 個範疇的工作,新任的楊偉雄局長卻只主管 2 個範疇,根本就是分 工不均。政務司司長轄下 9 個政策局中,保安局須負責 8 個範疇的工 作,但公務員事務局及環境局卻只負責 1 個範疇,令我感到有些局長 十分忙碌,其他局長雖不敢說是沒有甚麼工作,但卻不知道他們在幹 甚麼。在分工如此不平衡及不平均的情況下,當然要進行改組了。

現時的政府架構亦嫌古靈精怪,以最受大眾關注的房屋及土地問 題為例,現時運輸及房屋局屬政務司司長轄下,但發展局卻由財政司 司長主管。這兩個工作有重大關連的政策局,其一負責覓地,另一個 則負責建屋,但卻隸屬兩個不同的司長,在這種極不協調的情況下, 又怎能發揮最大效用呢?

所以,如真的要重組架構,我認為最基本是要把發展和房屋事務 集中在一起,有關環境和運輸的工作亦要放在一起。環境局現在常提 出碳排放方面的眾多問題,這當然與汽車、輪船及飛機有關,為何不 連 同 運 輸 事 務 一 同 處理呢? 還 有 張司長最熟悉的勞工 及 人 力 資 源 等 範疇,為何不把整個處理人力資源的架構,與教育事務放在一起處理 呢?單是以上這數個方面,已經要花費一番工夫去理順。

在前特首董建華構思推行問責制時,我們當然希望能體現問責及 承擔的精神,但多年下來,尤其是過往數年,我們確實看不到有哪位 局長在問責後有所承擔。我們總愛引用及參考海外的例子,而我認為 台灣在公職人員問責方面的確做得很好。當地最近不幸發生了一宗嚴 重車禍,涉及交通部轄下觀光局及公路總局兩個部門,但在尚未查清 是哪個部門出現問題之前,兩位局長已即時請辭。這意味着只要是所 負責的工作範疇出了大事,他們便會問責請辭,這才是真正有承擔或 問責的文化。

香港過往 曾否發生甚麼重 大 事 件 ? 我 認 為 最大件事就是政改 方 案不能通過,如果我是主要的負責官員,一定會問責請辭。這麼重大 的事情,如當天能通過有關方案,300 多萬合資格選民便能在 3 月 26 日 投票選出特首,而不會只得 1 194 人可以投票。因此,就此重大事件, 真正負責任的主要官員早在兩年前已應問責請辭,這才能體現問責文 化。

此外,還有一個問題:改變政府架構是否便可令政府施政暢順? 這是另一重要議題。主席,我認為除了討論架構上要有基本改變的問 題外,還要探討政制改變的問題,因為香港應實行政黨政治。如果沒有政黨政治,施政會相對困難及不暢順。然而,政黨政治並不容易實 行,尤其是首先要制定政黨法,但在座不同黨派人士都有一個共識, 認為政黨政治是可行的。在未能做到這一點之前,現在是否可以先行 取消行政長官不能有政黨成員身份的規定呢?如此一來,他才可以與 政黨建立良好的緊密合作關係,最終並肩處理香港事務。

不過,我亦要奉勸新一屆政府必須廣納人才,管治團隊需要吸納 不同政見人士,讓他們出任不同職級的職位、擔任局長或加入行政會 議。這樣才可解決過往行政、立法關係緊張的問題,從而一起作出暢 順的管治。

多謝主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