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法會議員鍾國斌就「確保行政長官選舉公正進行」議案發言 (2017年3月23日)

驟眼看來,在座議員當中有兩位曾投票支持通過政改方 案。不過,很可惜,方案不獲通過。方案不獲通過,導致香港 300 多萬 名選民沒有機會在這星期日投票選舉特首。

當時泛民朋友反對政改的其中一個原因,是讓我們挑選的可能只 是 3 個"爛橙"。然而,今天大家看看現時的 3 位候選人,或之前的 4 位參選人,包括葉劉淑儀議員在內,我相信大部分市民也覺得是有 選擇的。因此,"3 個'爛橙'"論已經不再成立。

當然,他們又會說有八三一決定。然而,有八三一決定又如何? 根據八三一決定的入閘門檻,參選人必須獲得提名委員會全體委員過 半數的支持才獲提名入閘。不過,按照八三一決定,每名委員均可以 提名多於一人。在這情況下,只要市民大眾希望認受性高的參選人可 以入閘,或是認為他們值得提名入閘,我相信入閘是沒有問題的。至 於入閘後,例如像現時般有 3 位候選人讓市民挑選,我相信大部分市 民都會有心儀的人選,而且是完全可以接受的人選,絕對不是"3 個' 爛橙'"。

很多民主社會在進行選舉時,都十分着重民意,而且通常都是民 意高的候選人當選。可是,在政改方案不獲通過,市民無法參與的情 況下,這項條件便很可能會被忽視。很可惜,上一屆立法會未能通過 有關方案,致令市民無法參與投票,而這對香港未來數年來說,的確 錯失了一個很好的機會。

至於很多人問選舉有否受到影響,選舉是必定有人影響的。我身 邊的張宇人議員亦會影響我的投票取態,試問怎會沒有影響呢?事實 上,最近很多外國領事,包括美國和英國,甚至國內的朋友也先後接 觸我。他們向我提出意見實在不足為奇,而我亦有向他們表達意見, 但這是否等於可以影響每名選委最終的決定?當然不是。選委最終也 是自行作決定的,而當然所有選舉委員會委員("選委")都說會按自己 的良心決定投票意願。

關於接到相關來電一事,我第一個表態曾經收過類似的來電,但 那又如何?其中一位候選人曾在電視節目中表示,大家大可以不接聽 這類電話。其後我在另一個選舉場合跟這位候選人說,不接聽似乎不 太好,他回答說即使掛線又如何。我卻認為這樣做太兇了,亦嫌不禮 貌,始終是別人來電,我不接聽還要掛線。這些意見只會作參考用途, 我不相信可以影響選委對候選人的政綱、背景、能力和信任度等方面 的看法。

現時,大部分市民最希望新任特首在未來數年做些甚麼呢?最基 本的要求應該是促和諧。香港在過去多年實在有太多爭拗,大家隨便 在街上找來一名市民,問他對未來數年有何願望,他一定會說希望香 港可以更和諧,不會再有這麼多爭拗、這麼嘈吵。那麼中央的要求又 是甚麼呢?習主席曾經說過,他要求特首要"促和諧、求穩定、謀發 展"。換言之,中央或習主席和香港市民均有一共同要求,就是促和 諧,希望香港未來會有和諧的社會。何謂和諧?就是屬於不同光譜的 朋友可以坐下來共同商討。我希望 3 月 26 日成功當選的特首可以做 到這一點,令香港有新局面出現。

最後,我還想提的是,我期望新一屆政府或新一任特首可在未來 5 年重啟政改,因為我們不希望到了 2022 年,仍然只有 1 200 人享有 投票選舉特首的特權。我希望到了 2022 年,全港 300 多萬名選民均 有權選 擇 自己心目中的特首,這樣才可以 帶 動 香港的民主步伐向前 走,這才對香港未來的發展更有益。

多謝代理主席,我謹此陳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