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法會議員張宇人就「《2017 年撥款條例草案》的二讀辯論」發言(2017年4月12日)

主席,首先,我感謝財政司司長今年繼續豁免食肆、小 販,以及受限制食物售賣許可證 的牌照 費用。面對各項經營成本高 企,加上今年 5 月又增加最低工資,即使寬免只涉及數千元或數萬 元,也是有好過沒有,而且亦很具鼓舞性。不過,遺憾的是,為何今次有關寬免仍然遺漏了食物製造廠牌照、工廠食堂牌照及新鮮糧食店 牌照等呢?須知道,持有這些牌照的業界大都是小企及微企,近年它們均艱苦經營。因此,我促請"財爺"積極考慮把它們納入豁免牌照費 的範圍內。

主席,自由黨一直很重視中產及中小微企,故此今次財政預算案 ("預算案")開首提及紓緩中產重擔,我和自由黨均認為總算走對了方 向。我們亦歡迎陳茂波司長接納自由黨的建議,把稅階由現時 40,000 元擴闊至 45,000 元。但是,除了這一點,這份預算案對中產 及中小微企的紓壓措施卻仍然有限。例如退還薪俸稅、個人入息稅及利得稅 75%,上限為 20,000 元,與自由黨建議的上限 40,000 元仍有很大距離。再者,當局亦沒有接納自由黨的建議,向純利低於 500 萬 港元的企業退稅 75%,更令人失望。

我們還有其他建議,包括寬免商業登記費、增設商業租金扣稅、增設子女教育開支免稅額等,希望可以多方面紓緩中產及中小微企的 生活壓力。當年政府出現赤字時便向中產"開刀",但如今坐擁巨額盈 餘,卻不回饋中產及中小微企,實在說不過去。

主席,大家均非常關心香港樓價走勢。自由黨早已指出,不論是 去年年底為住宅物業交易劃一從價印花稅稅率至 15%,又或過去數年推出的所謂"辣招",均無助遏抑樓價。繼細價樓及公屋被炒起的現象出現後,近日社會上更發現,越來越多人利用法例的漏洞,以個人名 義購入"單契多樓"或"單契多層",令真正有"上車"需要而經濟能力有 限的港人更憤怒,幸好當局昨日已"出招"處理。

樓市是不容易處理的問題,本屆政府已着手做了許多工作。我期 待新一屆政府,除了延續本屆政府的工作之外,也會加入新思維,協 助真正的用家置業。

主席 ,城市必須有全面的規劃,自由黨不單關注住宅供應的問 題,亦多次指出香港欠缺商用面積。對於預算案提出確保持續供應甲級商廈,我們當然表示歡迎,但當局沒有積極回應增加零售及食肆用地的訴求,未能紓緩食肆及零售業界正在支付貴租的困境,我和自由黨均表示失望。我經常說,如果要避免市場租值一面倒跟隨領展房地產投資信託基金("領展")等大財團走,以及抗衡領展壟斷局面,我們便必須從增加供應着手。故此,政府應在有需要的地區增設商場及公 眾街市,並應加入條款,只供中小微企租用。

在 2015 年 2 月底,當前財政司司長宣布引入美食車時,我已"舉 腳 "贊成,相信有助加強本港餐飲業多元化發展及開拓中小企的空 間。商務及經濟發展局局長蘇錦樑連同旅遊事務專員朱曼鈴能夠在兩 年間經過比賽及選址等繁重工作,落實美食車先導計劃,也應予以肯定。雖然部分參加者反映生意未如理想,不過,主席,我們也知道, 做生意總會有風險,亦沒有理由開業兩個月便可全部回本。我們必須 不斷嘗試和變通。所以當計劃實行了數個月,便有同事提出要求擱置 計劃,我認為這提議實屬不智。我早已建議,在不影響交通及鄰近食 肆的情況下,應容許美食車擺放在其他地方,例如不近食肆的校區或地盤,又或仿效外國做法,讓他們在私人派對提供美食等,為他們開拓更多生存空間。

此外,既然香港也有石油氣的士,為何不也容許有石油氣美食車 呢?由於石油氣車的氣缸容量大,石油氣可同時供煮食用,有助提升 美食車食物品質及增加選擇。這均需當局積極研究及支援,務求美食車計劃變得切實可行及可持續發展。

主席,我們亦留意到預算案其中有一段指,"各部門應繼續按'收回成本'和'用者自付'原則,適時審視其收費。"我每次聽到這些論述便 很擔心。我經常也想說,其實我們的差餉已包括了收集垃圾的費用, 現在卻以這種論述再增加一項收費,變成雙重收費。事實上,不論是 稱作垃圾費的都市固體廢物收費、膠袋稅,或即將"上馬"的玻璃樽收 費,均是以"污染者自付"的名義徵收,表面上是寓禁於徵,實際上是增加收入,要市民分擔近年不斷上升的開支。可是,在這些開源的新機制下,普羅大眾及中小微企往往是首當其衝。最為人非議的是,各 項減廢計劃均欠缺完善配套,成效令人質疑。莫說回收及分流配套不 足,現時香港根本沒有足夠設施,可把回收來的廚餘及廢料循環再造,大部分經分流的垃圾最終均被送往堆填區。這樣要求我們付款, 與要求我們把錢丟到堆填區又有何分別?教我們如何能付得心甘情願?

因此,我深切期望下屆政府可採用新思維推動減廢政策,不要再 拿着棒子打人,即英文所說的用"stick",而是向願意分流的市民或業 界提供稅務優惠或"甜頭",即英語所說"carrot(紅蘿蔔)",全面鼓勵及 支援垃圾分類、回收及循環再造的活動。以回收玻璃樽為例,現時最 大的成本在兩方面,即清洗玻璃樽費用和運輸費。所以,我已多次建 議環境保護署徵用食物環境衞生署的垃圾站,從而在各區設立按樽設 施,交樽時可取回按金,又或以現在時興的電子付款方法,讓市民交 樽可即時收回金錢,這較當局就玻璃樽回收商進行的招標工作,效果 來得更快。

又例如廚餘,如果政府願意為捐助食物的業界提供退稅,每噸值多少錢也不要緊,我相信"惜食運動"會更有成效。

事實上,香港庫房已"水浸",當局在增收垃圾費前,最少應先減 去差餉中垃圾處理的費用,以免令人感到--這也是事實--政府是 雙重徵費。否則,我估計本會多位同事也會提出反對。

主席,在最低工資的漣漪效應下,飲食業的工資成本已大幅增 加。從統計處最新的數字可見,在各行各業中,2016 年第二季飲食業每月工資中位數的升幅最高。與此同時,我們面對嚴竣的人手短 缺,很多年輕人寧願投身較舒服的保安業或較高薪的建築業。然而, 飲食業的毛利平均只是 5%,很多中、小、微企更正做蝕本生意,所 以"一雞死,一雞鳴"的情況在飲食業非常普遍。工會經常要求我們與 建造業一樣加薪,這根本是在我們的傷口撒鹽,並不理解實際的困難。

事實上,根據統計處的數字,洗碗工平均月薪約 12,000 多元,與 侍應的平均月薪差不多看齊。市區的人手更緊絀,月薪可高達 15,000 元或以上。飲食業從來的要求也很卑微,並沒有強烈要求輸入洗碗工, 只是希望政府能放寬輸入其他技術工種,避免 "塘水滾塘 魚"的情況越趨嚴重。

我們既找不到人手,政府卻遲遲不肯放寬輸入勞工政策,越來越多業界對我說需要向機械化和科學化發展,例如轉靠中央洗碗、引入平台電腦落單系統、無線叫喚系統、增設網上訂枱服務等。不過,我們留意到當局新推出的科技券計劃,仍未有飲食業作出申請,相信與申請程序複雜和缺乏宣傳有關。事實上,經營食肆是很忙碌的,申請表過於繁雜,只會令業界卻步。我希望有關當局能夠留意及加以改善。

主席,最近巴西肉事件再次引起社會對本港食物安全的關注。跟 其他盛產本地食物的地區不同,香港有 95%是進口食物,所以不可能 只靠進口國家的監管工作來確保食物安全。香港也不可能經常派人往南美洲巴西巡查,因此我們確實需要提高進口食品的抽檢數量。

其實,本會同事一般也持相似的看法,加上政府化驗所目前的實驗室空間已不敷應用,正研究重置或擴充設施的方案。當局何不趁機 認真考慮增加撥款,讓研究中的擴充計劃可適時配合。同時,增加化驗人手,提高化驗技術及設備,加快化驗時間,以及增加化驗數量, 一旦有事故發生,亦可及時作出應變,減低對市民和業界的損害。

主席,另一令業界失望的問題,就是很多牌照的申請處理時間仍 然冗長。我已多次提出,當局應考慮把酒牌有效期延長至兩年,讓紀 錄良好的食牌持牌時間由 1 年延長至兩年,減輕有關部門的工作量, 從而調配人手,加快其他申請進度。雖然,當局指食牌每年續牌的做法可便利近年持牌條件不時變改的情況,但我認為這只是藉口,對迫 切性的情況,當局仍可利用行政措施,引入新的持牌條件。況且,兩年也不是很長的時間。

主席,我也想談談教育。說到全港性系統評估(TSA),又或當局 最近經優化後而提出的 BCA,最為人詬病的是,當局會針對評分低 的學校,只說它們的不是。這些學校害怕被"殺",便不斷操練學生。 我知道過去當局亦提供一些專業的支援措施,幫助評分低的學校作出 改善。但是,支援明顯不足,甚或令人感到監管多於支援。當局應深 切反省有關做法,必要時增撥資源和加設支援隊伍,讓各學校,尤其 是評分低的學校,深切明白當局是真心幫助學校,幫助老師,甚至改 善課程,以提高學生的水平。那麼,學校便不會擔心被"殺",亦不會強迫學生操練。

最後,我想說說職業教育。我和自由黨一直認為當局應加強實用 的職業教育,以滿足市場對各種人力資源的需求。飲食業近年也向我反映,希望持續進修基金的資助範圍可納入飲食業的進修課程,讓更多年青人有興趣入行。既然當局已委聘顧問協助進行持續進修基金的檢討,探討優化基金的運作措施,當局應趁機把有關課程也納入資助 範圍內。

總括而言,我和自由黨認為今次的預算案不過不失,尤其是對中產和中、小、微企多了着墨。希望現屆政府把可以優化的地方盡量優化,至於以上一些較長遠的忠告及建議,則希望新政府能認真參考,帶領香港揭開新的一頁。

主席,我謹此陳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