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法會議員易志明就「《2017 年撥款條例草案》的二讀辯論」發言(2017年4月12日)

主席,新任財政司司長於今年 1 月 16 日才臨危受命, 在短短一個多月內,確實難有新的想法。不過,大家仍然對新任司長 有所期望。既然前財政司司長一直被指為吝嗇或是守財奴,那麼新任財政司司長應該相對會較為寬鬆,豈料新一年度財政預算案 ("預 算 案 ") 反而更保守,政府在大量財政盈餘下,財政儲備高達 9,360 億港元,相等於 24 個月的政府開支,但司長卻沒有善用盈餘, 加大資源推出有力的措施協助香港支柱產業的發展,促進經濟,確實 令人感到失望。

根據政府的資料,2016 年本港總貨運量約為 2 億 8 300 萬公噸, 較 2015 年輕微下跌了 0.2%;至於貨櫃總吞吐量,2016 年為 1 980 萬 個標準貨櫃箱,較 2015 年下跌 1.3%。從這些數字上看,即使香港在 過去一年受着環球經濟不景及內地經濟發展減慢的影響下,香港的貨 運物流業仍未有受太大的影響。但實際上,香港已先後被上海、新加 坡、深圳及寧波舟山港超越,全球最繁忙港口的排名在 2015 年已跌 至第五位;雖然在 2016 年力保不失,但尾隨香港的釜山和廣州正迎 頭趕上,釜山和廣州與香港只分別相差 36 萬及 96 萬個標準貨櫃箱。 因此,政府應投放更多資源以鞏固香港的航運物流業,否則,即使內 地落實的"十三五"規劃及倡議的"一帶一路"戰略能夠為香港的航運物 流業帶來發展機遇,我們亦只會白白錯過。

財政司司長在預算案中表示近年民航業在亞洲發展迅速,帶動市 場長遠對飛機租賃的需求,因應航空融資業的前景,建議推出稅務優惠,以吸引公司來香港發展飛機租賃業務,從而增加其他相關的專業 服務需求。我不單支持有關建議,更希望有關稅務優惠的理念能擴展 到航運業。

香港早於七八十年代已被確認為航運中心,現時更是世界第四大 船舶註冊地。截至 2017 年年初,一共有 2 311 艘(1 億 900 萬總噸位) 遠洋船舶在香港註冊,佔全球船隊的 8%。現時有接近 800 間與海運 相關的公司組成航運業群,當中包括船舶管理、船舶經紀、船舶融資、 航運保險及法律等,有關業務為香港帶來的生產總值達 300 億港元, 以及創造 10 萬多個職位。因此,我希望有關稅務優惠的理念能擴展 到航運業,以吸引船東、船舶管理公司及商品貿易商等進駐香港,把 航運業務這塊餅造大,帶動整個航運業服務群的發展。

對於財政司司長表示會在新一個財政年度成立稅務政策組,檢視 現時的稅務,自由黨是歡迎的。我希望稅務政策組研究一些具競爭力 的稅制,透過稅務,作為促進新舊產業發展的手段,例如針對貨運業,貨運業界希望能夠調低商用車輛 (中 /重型貨車 )的首次登記稅至與同 屬商用車輛的的士、小巴及巴士的 3.7%;配合"單一窗口"的推展,仿 效如鄰近國家新加坡般引入不同的稅務優惠,以吸引國際商貿大企落 戶香港,在香港進行各式各樣的貿易活動,促使香港的產業多元化。

除稅務檢討外,我認為現時一些政府作調整收費或租金的指標亦 需一併進行檢討。公眾貨物裝卸區是香港港口及物流業重要的一環, 對整個物流業起輔助作用,並為本地付貨人和港口使用者提供成本相 對低廉的選擇。政府去年完成的裝卸區檢討研究,亦確認裝卸區運作 對香港經濟所帶來的貢獻。

裝卸區營運商其中一項主要營運成本,是船隻停泊位的租金。裝卸區內每個停泊位,包括海旁區及相關的貨物裝卸操作區,由海事處 管理,以招標形式競投。中標者與政府簽訂 5 年期的《停泊位特許協 議》,但租金是每年按"政府消費開支平減物價指數"的變化調整。試 問政府恆常消費開支的物價變化與裝卸區營運商的營運狀況,甚至其 維修保養有何直接關係?如果 以 "政府消費開支平減物價指數 "調 整 停泊位的租金,對裝卸區營運商而言並不合理。

由於佔政府經常性開支超過七成都是公務員和合約員工的薪酬開支,每年除了會按薪酬趨勢淨指標調整外,政府往往會因政治考慮 而再作上調。過去 10 年,每年低層公務員薪酬調整幅度都獲調高至 跟中層公務員看齊,只有其中一年,中低層公務員薪酬應跟隨薪酬趨 勢淨指標下調,但政府並沒有按機制執行,上一個財政年度整體公務 員薪酬更獲額外調高 0.5%。這些政府行為會令政府消費開支平減指數變化較市場上的真正物價變化為大,某程度上變成政府加人工,但卻由裝卸區營辦商找數。

在 2016 年,裝卸區共處理約 630 萬公噸貨物,包括很多市民日 常生活的消費品以至水泥、沙石等建築材料,較公允的選擇是以"本地生產總值平減指數"的變化為參考指標,因其統計範圍包括所有香港的貨品與服務,例如私人消費開支、政府消費開支、本地固定資本形成等,直接反映香港整體一般價格水準的變動,與裝卸區營運商的 營運狀況相對有較大的關連。

此外,欠缺可供航運物流發展土地不足的問題,一直困擾業界。 土地的不足,窒礙業界發展,司長在演辭中說,政府分別在 2010 年、 2012 年及 2013 年透過公開招標,只推出了 6.9 公頃土地供物流發展之用。但是,隨後 3 年多,政府再沒有推出任何可供物流發展的新土地。但是,物流業的運作模式正在急速改變,對土地的需求越來越殷切,特別是由於網購發展迅速,需要更多土地和空間作為貨物倉儲和拆拼、加工和分發等工序。再加上高價值的生鮮食物和藥品,亦成為網購熱品,冷凍、恆溫的倉庫需求殷切。

雖然政府早於 2014 年表示會在屯門西,預留兩幅共佔地約 10 公頃的土地作為高增值的物流用途,但可惜,至今為止仍未開始 推出市場。希望政府除預留屯門西這 10 公頃土地外,一些擬作物流 發展的用地,包括洪水橋和元朗南的新發展區,以及港珠澳大橋香港 口岸人工島上蓋等,都應盡快推出市場,讓相應的物流業務得以發 展,從而促進香港作為高價值貨物的區域分銷中心,落實國家"十三 五"規劃中,鞏固和提升國際航運中心的地位,推動物流向高端和高 增值的方向發展。

主席,我並不反對政府收回 300 多公頃位於洪水橋、元朗南、古 洞北、粉嶺北的棕地作整合發展。但是,我必須重申,棕地上的作業 也有其本身的經濟價值,既有支援香港港口運作的後勤用地,亦有露 天儲物的堆場,是整體物流供應鏈的一部分。政府必須採取"先安置, 後發展"的政策,讓棕地上的作業能在替代土地上持續發展,而並非 只提供一些津貼,"乾手淨腳"地把其打發,這只會加速割斷整個供應 鏈,不利經濟發展。

2016 年的整體訪港旅客,較 2015 年下跌 4.5%,由 5 900 多萬人下跌至 5 600 多萬人,內地旅客的跌幅更高達 6.7%。訪港旅客的減少,雖然踏入 2017 年後,訪港旅客人數有所增長,但財政司司長亦因應本港旅遊業仍然充滿挑戰,以及相關行業所面對的困難,今年會 繼續豁免旅行社、酒店、旅館、食肆、小販等 1 年牌照費,涉及 1 億 3,700 多萬元。但是,失望的是今年與往年同樣只包括 3 個行業,未能照顧所有直接與旅遊相關的行業,包括運輸業如旅遊巴士和海上遊 覽業;政府亦忽視因旅遊業放緩而受影響的貨運物流業,以及陸路交 通如的士服務等。他們所面對的困難確實不會少於旅行社、酒店和食肆,希望司長再次考慮把旅遊巴士、海上遊覽業及陸路交通,納入一 次性的紓困措施內。

對於政府額外作出共達 2 億 4,300 萬元的支援支持旅遊業的發展,包括舉辦更多本地盛事、增加旅遊產品、推出過境旅客留港優惠 計劃,以及加強旅遊業從業員培訓,自由黨十分支持。但是,在注重硬件之餘,軟件也是十分重要。即使政府不斷投放巨額金錢來豐富旅 遊產品,但一小撮害群之馬的違規行為,便足以破壞多年來辛苦建立 的國際旅遊形象。因此,政府在投放資源推動旅遊業的同時,亦應致力杜絕任何違法行為,包括所謂的"黑店"和"黑的",涉事者蓄意"劏"遊 客,不但嚴重影響其他守法的經營者,更破壞香港旅遊之都的聲譽。 因此,我希望政府會投放更多資源,加強對違法行為執法,甚至要求法庭予以嚴懲,特別是那些多次犯案者,以起阻嚇作用。

至於財政司司長表示因應過往數年私家車的整體增幅,以及電動私家車漸為駕駛人士接受並快速增長,所以電動私家車的首次登記稅 寬免額,將由全數寬免減至以 97,500 元為上限。對於有關措施是否 可以減低私家車的增幅、紓緩道路的擠塞,確實不得而知。不過,我 認為政府不應只把電動車的首次登記稅納為庫房收入的一部分,反之 應善用從電動車所收取的首次登記稅款,以專款專項的形式,加強電 動車充電的基礎設施,以鼓勵更多市民使用相對環保的電動車。

近年,本港的失業率維持在 3.3%至 3.4%之間,整體而言,是處 於全市就業的狀況。由於市場勞工供應不足,現時很多行業都面對招 聘困難,以及青黃不接的問題。以我所屬的航運交通界,無論海、陸、 空都缺人。海上和陸路的駕駛員嚴重短缺,其他重要崗位,包括技術 員和維修員等,也是青黃不接。如果政府不積極解決行業人力資源不 足的問題,不單會影響人流和物流,香港的經濟發展也會因此而窒 礙。因此,我希望政府增加資源,透過多渠道,包括加強培訓,引入 資歷架構,以提升相關行業的專業形象。對於較弱勢的行業,政府應 加大資助,例如新入職津貼,以吸引新人入行。同時,在人口老化和低 生 育率下,勞動人口不斷減少,如果不能適當地增加勞動力的供 應,繼續"塘水滾塘魚",亦難以配合社會經濟的發展和擴張。因此, 政府必須積極研究在個別行業適當地輸入外勞,促使各經濟產業能得 以持續發展。

主席,我謹此陳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