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法會議員邵家輝就「《2017 年撥款條例草案》的二讀辯論」發言(2017年4月13日)

代理主席,我應該不會用盡 15 分鐘。關於這份財政預 算案("預算案"),我相信主要是上任財政司司長訂下了主綱,而陳司 長則應該是在很短時間內增加了一些內容。

很多香港市民都會看到特區政府在這十年、八年管理財政的方向,而大家都知道政府有很多盈餘。如果有人問究竟是有赤字還是盈 餘好,那當然是有盈餘好。但是,長期有盈餘代表甚麼呢?代理主席, 這可能反映政府有很多工作應該要做,但卻沒有做到。香港市民其實 面對很多問題,包括房屋問題,青年就業的問題,而經濟方面亦只有 很少行業可以發展,這些問題均有待解決。問題未獲解決是否因為沒有錢?不是,我們財政充裕,那問題就是政府在理財方面極度保守。

代理主席,我不會嚴厲責備政府,因為到頭來我也會支持這項預 算案。我只是表達一些不同的意見,而我亦當然不會給予這份預算案 滿分。作為批發及零售界的代表,我不得不說,香港的零售業務已經 連續下跌了 24 個月。在 1 月份時,跌幅降至只有 1%,大家以為數字 開始回落,但到了 2 月份,數字又回升至 5.7%,所以由此可見,香 港的零售業和旅遊業其實非常疲弱。我一直表示,這兩個行業可以帶動批發、飲食、運輸及廣告等多個行業,所以很多前線人員亦因此而苦無加薪的機會,更難有晉升的機會。

正如我之前跟財政司司長和特區政府說過,我們應該帶動內需及 增加外需。帶動內需就是要還富於民,我曾向政府建議,既然去年派 了 2 萬元,不如今年派 4 萬元,但政府最終只退回 2 萬元,試問如何 可以振興內需,令本地市民的消費增加呢?我實在看不到。

更可笑的是,今屆政府有 928 億元盈餘,所以建議豁免多項牌照 費用。然而,政府不但沒有削減一些公共街市租戶的租金,反而有意 在 7 月 1 日加租。代理主席,我們在小組委員會討論這個問題時,無論左中右政黨均一致反對。政府表示已經 20 年沒有增加租金,但我們認為,加租與否視乎涉及甚麼界別。只要政府有資源,便應該幫助 有需要幫助的人。試問在公眾街市經營一個普通檔位的人可以賺多少錢?他們大多數是全家上下一起經營的。在今年的預算案中,政府不 單沒有調低街市檔位的租金,反而要在 7 月 1 日加租。我希望政府真 的聽到市民的心聲,還富於民,幫助真正有需要的人。我覺得政府的做法是錯的。

此外,在對外方面,政府今年就旅遊業額外撥款 2 億 4,300 萬元, 這數目聽起來似乎很大,但香港市民必須知道,去年的撥款是 2 億 4,000 萬元,即是說今年的撥款只增加 300 萬元而已,僅稍多於 1%。特區政府對於旅遊業的支援,大家認為只增加 1%撥款是否足夠? 香港市民心中有數。旅遊業對香港有多重要,我相信很多香港市民亦 心中有數。因此,只增加 300 萬元協助旅遊業,我覺得絕對不足夠。 我曾提過香港有很多本土特色,大可舉辦例如海味節、中藥節甚至美 容美髮節等,但舉辦這些節目需要錢才成事,賣廣告和張貼傳單都需 要錢。政府今年只增加 300 萬元,究竟可以推出多少個這類項目?我 知道香港旅遊發展局現已做得很出色,但無論做得多出色,沒有錢便 甚麼也做不到。政府有錢但不願動用 ,然後告訴大家 財政盈餘 有 多 大,只會淪為"孤寒財主"。代理主席,政府的錢都不是拿來用的,現 在的情況是,並非所有行業都不需要支援。因此,我覺得特區政府應 在這方面加大力度。

就香港整體而言,我經常與不同局和署的公務員溝通,覺得他們 真的很辛苦,有時候很晚仍要打電話給我們,從早到晚不停工作。我 知道他們有人手不足的問題,很多時候都是"十個煲九個蓋"。很多政 府部門都面對人手不足的問題,欠缺人手,試問香港如何走下去?我 知道政府在多年前眼見架構臃腫,於是大幅削減人手,然後把工作交 由其他公務員同事分擔。但是,他們根本無法應付,即使每天超時工 作至晚上 8、9 時,仍然無法完成。現在既然政府有充裕的財政盈餘, 我覺得應該向各署查詢有否人手不足的問題,以及是否需要增加人手 或增撥資源。我認為無須擔心香港市民會不贊成政府撥款增加公務 員,因為要有足夠人手才能把工作做好。相反,如果一直壓迫公務員, 結果都不能夠把工作做好。舉例而言,商務及經濟發展局需要更多人 手,才能夠想出更好的點子。如果同事每天都忙於處理投訴個案,在上午處理投訴個案,到了下午才處理其他工作,又怎會有時間思考如 何發展香港經濟?因此,我認為增撥資源增加公務員才是大方向。

香港的重中之重是房屋問題,現時的樓價十分高昂。代理主席, 青年人剛畢業可以賺取兩三萬元已經很了不起,但只有兩三萬元的收 入,別說供樓,租樓也要花 17,000 元至 18,000 元,試問他們如何生 活?香港人經常表示不滿也是這個原因。

因此,我相信政府必須在土地供應方面加大力度。政府經常要另 覓地方安置那些從事耕作的婆婆,而當出現爭拗時,政府有否了解她 們為何不肯遷出,是錢的問題抑或她們真的喜歡耕種?如果政府迫她 們遷出,以致她們連安身之所也沒有,她們當然不肯離開。但是,如 果政府能替她們另覓居所,讓她們住得更舒適,她們便有可能願意遷 出,這樣我們便會有更多土地發展,並可以盡快興建更多公屋。因此, 政府應該認真考慮賠償的問題,這樣便不會經常出現敵對的局面--朱凱廸議員現時不在席,他經常替這些居民爭取。如果婆婆說她真的 很喜歡耕種,那便沒有辦法,唯有交由香港市民來評價,政府是否應 該讓婆婆繼續耕種,但卻有 30 萬人不能"上樓"。如果政府趕走她們, 致令她們無家可歸或要遷到居住環境很差,甚至比現有居所還要差的 地方,那麼在有財政盈餘及資源的情況下,政府應該考慮如何安置她 們,並加快速度。大家經常這樣糾纏是沒有意思的,還要糾纏多久呢? 新界東北發展一直只停留在討論階段,遲遲未能成事。因此,政府必 須考慮土地問題。

第二,大家也知道,勞工界經常表示香港千萬不能夠輸入外勞, 但我想問代理主席,現時興建樓宇的成本有多高?以往是每平方呎 2,000 元,現時成本也要每平方呎 5,000 元 至 6,000 元。以一 個 600 平方呎的單位為例,不計地價,單是成本也要 300 多萬元,這正 是香港樓價如此高昂的原因。很多香港市民都不明白,大部分已發展 國家的低技術工作都是靠輸入外勞擔任的,而我聽聞馬來西亞的低技 術工作都是由輸入的外勞做的,完全不像香港般外勞只佔數個百分 點。勞工界朋友說要保障香港員工,但大家看到近年很多行業也聘請 不到員工。我經常說勞工界的議員很了不起,但現在的問題是聘請不 到員工,商界亦然,試問香港經濟如何發展?

剛才提到單是樓宇的成本已如此高昂,高達每平方呎 5,000 元至 6,000 元,但又不可以輸入外勞。如果可以輸入外勞,也許成本可降 至每平方呎 2,000 元至 3,000 元,那麼香港市民便可以較低價錢置業。然而,勞工界朋友經常擔心工作會被外勞搶走。我想告訴他們,現時 各個行業也聘請不到員工。易志明議員經常說 3 個小巴司機的年齡加 起來是 210 歲,而前天有居民向我投訴一位小巴司機,我致電該小巴 公司的老闆投訴那位小巴司機態度惡劣,但公司老闆竟然不敢責備那 位小巴司機,生怕無法聘請另一位司機填補空缺。香港根本沒有足夠 人手。所以,解決房屋問題不止要增加土地供應,人手不足亦導致樓 價高昂。因此,香港市民要想清楚,究竟希望樓價是高還是低。

其實,外勞還有一個好處,就是大家可不必擔心香港人沒有工作 做,因為只要明天停止簽發外勞的 visa,他們明年已不可以留在香 港,否則便成為非法勞工。我們可以馬上送走那些外勞,不會對香港 市民構成問題。如果政府不敢輸入外勞,我看不到有何方法可以令樓 價下跌。

此外,在取消強制性公積金對沖方面,今屆政府十分熱衷處理, 也有很多人提出不同的方案。然而,政府坐擁這麼多財政盈餘,為何 經常要找商界"埋單"?政府是在"搬龍門",指要保障員工,恐怕他們 會被騙取金錢。然而,政府有錢便應該由政府自行解決。鍾國斌議員 提出了一個方案,坊間及報章均有報道,就是由政府撥出一筆款項, 然後每人再湊 100 元,這樣大家都好。政府坐擁這麼多財政盈餘,我 認為是應該這樣做的。商界很擔心只是問題尚未浮現,如果政府強行 推出,我估計一定會出現結業潮,很多公司會相繼結業。結果香港的 中小企數目越來越少,只剩下大公司,屆時便會像外國一樣,工會與 大公司對着幹,經常吵鬧和示威。所以,既然政府有財政盈餘,便應 該幫助這些人。

此外,由於創新及科技局局長在席,我想說一說再工業化。我相 信香港要再工業化,一定要仔細挑選一些行業。如果所選的是低增值 行業,工資高且人手不足,再加上地價高昂,所製造出來的產品的成 本自然不低。至於是否沒有行業可選,我認為也不是的。大家可以看 看,美國生產的 iPhone 十分值錢。因此,我們須挑選高增值率的產 品,例如藥物,其增值率相當高,日常購買一小盒藥物也動輒數百元。 藥物花在科研的時間很多,但我相信研究藥物配方及生產的成本卻不 是太高。美容產品的情況也一樣,大家都知道,女士們購買一些跨國 美容產品動輒要每瓶數百至一千元。當然,研製有關配方需要很長時 間,但我相信在研製成功後所需的生產成本卻不是很高。因此,如果 可以將這類產品回流到香港再工業化,我認為是可行的。至於低成本產品,研製成功後還要人手裝崁才能夠出售,工資成本昂貴,試問如 何再工業化?

所以,我剛才提及的那些產品,是大家可以預見的產品或行業, 局長應該大力支援。政府經常說沒有土地,大家都是知道的,所以要 挑選一些合適的行業,並給予大力支援,我認為會有助香港再工業化。

代理主席,我已發言接近 15 分鐘,所以必須馬上停止發言。多 謝代理主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