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法會議員邵家輝就《2017年撥款條例草案》 發言 (1) (2017年5月18日)

我聽到很多建制派和非建制派議員對這份財政預算案 ("預算案")表達了意見,包括剛才發表意見的張超雄議員和郭家麒議員。在他們的發言中,我一直聽到他們說政府只關注"大白象"工程, 把公帑集中投放在這些工程上,完全不理弱勢社群,好像建制派議員 只支持工程項目,對於弱勢社群,建制派議員和政府也像完全置諸不 理。

我在今年度橙色的預算案看到一些數據,也想跟主席和市民分享一下。在基建方面,財政司司長表示在 2012-2013 年度,每年開支約 為 624 億元,在 2017-2018 年度則會增加至 868 億元,整體建造業對 本地生產總值的貢獻達到 4.7%。至於在扶貧、安老、助弱等有需要 人士方面,在 2012-2013 年度至 2017-2018 年度的開支又如何? 2012-2013 年度是 428 億元,而 2017-2018 年度則是 733 億元,增幅 為 71%,但剛才所說建造業的貢獻卻只佔 4.7%。此外,今年推出了優化 "長者生活津貼 "措施,對象是全港所有長者,比率由 37%增 至 47%,其中有 50 萬名長者每人每年可領取多於 1 萬元至 3 萬元的津 貼。在交通和醫療方面,大家都知道現有的"2 元長者乘車優惠"和醫 療券,就款額而言,由上一個年度到今個年度之間,交通優惠增加 400%,醫療券則大增 1 000%。根據上述數據,我不明白為何剛才兩位議員,即張超雄議員和郭家麒議員,認為特區政府完全沒有照顧弱勢社群。主席,這是數據告訴我的事實,除非數據是虛假的。

剛才關於工程的數據只有 4.7%,但其他範疇的增幅卻有 71%、 400%和 1 000%之多。增加資源幫助有需要人士是正確的做法,自由 黨非常支持。非建制派議員卻說特區政府和建制派完全不予支持,我 認為這是非常不恰當的說法。我們一直要求政府幫助有需要人士,工 商界議員和界內人士納稅那麼多,都是希望幫助有需要人士。政府在 這份預算案列出的數據不可以騙人,一些人如果沒有看這份預算案,而只是聽那些議員發言,便會覺得政府和建制派議員非常無理,但數 據並非這樣。主席,因此我必須站起來把事情說清楚。

我認同有議員說某些事情做得不夠好,應該可以做得好一點,但 社會資源應如何分配呢?我相信香港市民也會考慮這個問題,尤其是 有議員經常說投放資源在工程項目是浪費金錢的做法。主席,稍為懂 得經濟的人也知道,每個國家和城市要振興內需,進行大型基建工程 是最基本的做法,因為此舉帶動低下階層或建築業人士就業。建築業 工人以前經常投訴沒有工作,現在扎鐵工人的日薪有 2,000 多元,而 低技術工人今天的環境又是否很好呢?這便是要進行工程項目的原 因。當社會開展工程項目,進行基建發展,便會吸引其他人到這個有 發展機會的城市。

至於高鐵的"一地兩檢"問題,我相信也會引起爭議。現在全世界 所有人都羨慕中國,擁有高鐵系統這個全世界最了不起的鐵路,"一 帶一路"更大有可能直達非洲。香港段高鐵的興建問題現在還是爭議 不休,主席,我們的政治爭拗還要持續多久?是否真的不想香港經濟 再走下去?我剛才聽到我的同宗邵家臻議員提及台北的情況,台北是 一個十分民主的地方,我也很羨慕台灣的朋友,但請大家注意台灣在 這十多二十年的經濟情況,還有日本在這十多二十年的經濟情況。

預算案提到香港本地生產總值(GDP)高達 44,000 美元,香港其實 已超越日本。大家以前也很嚮往日本的經濟,但日本發生了甚麼事 呢?我不敢說,因為在極度民主的情況下,日本只專注於選舉爭拗而忽略經濟。經濟數據告訴我們,如果經常沉溺在政治遊戲中,要發展 經濟極不容易。相反,新加坡和澳門的發展又如何?在 20 年前,如 果有人談及澳門人和香港人,說到澳門人時只會支吾以對,今天有多 少香港人想移民澳門呢?香港究竟在做其麼?澳門只有 60 萬人,但 香港有 700 萬人,為何香港經濟仍然如此差勁?

我相信所有人都希望爭取民主,但在爭取民主的同時,也要發展 經濟和搞好民生,主席,這才是議員和市民樂見的事情。二十年已經 過去,經常說民主,但經濟怎辦呢?現在香港越來越少行業能夠繼續 經營。不同的選舉,無論是區議會、立法會或特首選舉,也只涉及政 治議題。主席,假設今天 70 個議席全部讓給泛民人士,包括特首和 主席席位也讓給他們,我真的想知道,即使讓他們執政,也同樣要處 理房屋問題,市民沒有地方居住,他們一樣要處理這個問題。現在樓 價這麼高,而且土地不足,他們是否要處理?本地勞工短缺,是否須輸入外勞?如何幫助年青人向上流動?主席,即使他們當特首,並且 擔當主席一職,也要處理這些問題。現在爭拗已經持續了 20 年,即 使他們執政,也要處理這些問題,那麼大家今天不如集中精神,發展經濟。有議員要爭拗政治問題,我覺得沒問題,但同時要發展好經濟。

主席,議員常常爭拗,整個香港就這樣被拖垮。香港現在面對的 最嚴重的問題,就是房屋問題。但房屋問題如何解決呢?議員不應不 停責罵,因為即使責罵也不會解決到問題。興建房屋需要土地、建築 材料和建築工人,主席,對嗎?我們要想想土地從何而來?我已經說 過很多次,每當有人投訴樓價高昂,有議員便會出來指罵,但他們又 如何幫助置業人士呢?要幫助置業人士,便要想想如何找到更多土地 和便宜的勞工,令建成的樓宇便宜一點。主席,這樣做才可以令這些 人有機會"上樓"。

有議員經常提及"劏房"住戶的慘況,我也知道他們的處境,但議 員不斷投訴,不斷責罵,又有甚麼作用呢?要解決問題,便要認清問 題癥結,那就是土地短缺。

據聞新界某處現有 74 戶家庭,政府想在該處興建 14 000 個單位, 包括先興建 4 000 個單位,然後分期興建其餘單位。主席,政府本來 打算在該處興建 14 000 個單位,以容納 14 000 戶家庭。現在該處的 住戶卻只有 70 個,但因為問題仍未解決,計劃又受到拖延。至於進 行填海,有人又會說,填海工程會對海豚和海馬造成影響。主席,怎 麼辦呢?政府甚麼都做不到,唯有繼續拖下去。

特首昨天表示研究在郊野公園邊陲地帶興建房屋,有組織立刻表 示,郊野公園不可以碰。香港人口那麼多,而且土地短缺,何來土地 興建房屋呢?有些人建議可考慮移民大陸,但又有人會說被"同化", 那怎麼辦呢?爭拗又繼續下去。

主席,這其實是一個循環。他們不斷數算政府的不是,但大家都 知道問題的真正癥結。如果真的想解決房屋問題,這些人便應該站出 來大力支持。當然,維多利亞港不能碰,但香港還有一些地方,例如 大嶼山的一些偏僻地方,根本交通接達不到,又或者人跡罕至的郊野 公園。我們從昨天的圖片看得很清楚,特首建議研究的地方旁邊已經 興建了樓宇,該處根本是城市的邊陲,為甚麼我們不能在這些地方興 建房屋呢?

房屋問題現在不能得到解決,我完全明白青年人的感受。現時一 個單位的售價起碼是六七百萬元,但他們的月薪只有兩三萬元,試問 如何能夠負擔高昂的樓價?他們一定會"反檯"。大家應想清楚問題在 哪裏,應改善生活環境、進行多些基建、吸引更多人來港,以及搞好 經濟。搞好經濟的意思,即是賺錢。香港市民有錢,自然會生活安寧。 如果我們有錢,能夠納多些稅,自然可以幫助真正有需要的人。為何 只集中"派錢",這樣做當然容易,但是不是你們自掏腰包?那些錢其 實是大家的錢。你們想"派錢"給有需要的人,也要想想如何賺錢。

主席,很多非建制派人士經常投訴警察,香港警隊其實是全世界 數一數二最好的警隊。全港市民可以看看警方的破案紀錄,而且罪案 數字差不多是歷年最低。怎能說香港警察不夠好呢?

我們經常在 YouTube 看到警察忍辱負重,被一小撮刁民不斷侮 辱,粗口指罵。主席,我有事求救的時候,都是打電話找警察幫忙。 我想問這些人,當他們有事的時候,會打電話給誰呢?他們正在不斷 摧毀香港警察為市民服務的決心。主席,他們其實在做甚麼呢?

當然,我不是說所有警察百分之一百沒有犯錯,但只有極少數警 察曾經犯錯。香港警察是香港執法的基石,我們不支持他們,莫非支 持黑社會嗎?我很希望香港市民能夠對警察多一點包容,以及易地而處,了解他們的感受。

至於在人事編制小組委員會會議提出的增加一個警察總警司職 位的建議,鑒於香港現時科技罪案越來越猖獗,數字上升 600 倍,因 此希望增加這個職位,避免市民被騙徒欺騙。主席,我不知道議員已 爭拗了多少時間。我真的感到很奇怪,為何找一個人專責提供幫忙, 制止騙徒每天利用不同方法透過互聯網欺騙市民,議員也要爭論這麼 久,為甚麼呢?如果不是為了達到政治目的,是為了達到甚麼目的 呢?

主席,身為香港立法會議員,我很希望所有議員的真正目的,都 是為了香港好。政治爭拗持續不斷,我們最終得到甚麼呢?今年適逢 香港回歸 20 周年慶典,我希望各位議員停止爭拗,20 周年(計時器響 起)......讓大家停一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