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法會議員邵家輝就《2017年撥款條例草案》 發言 (2) (2017年5月18日)

主席,我在這項辯論的發言不會很長,因為我已在剛才 的辯論發言。我重點想說說,剛才大家聽到張超雄議員在上一項辯論 說,覺得政府和建制派議員完全沒有照顧弱勢社群。對此,我極為認 同。我已在上一項辯論指出,在扶貧、安老、助弱方面,2012 年至 2013 年的撥款是 428 億元,2017 年的撥款是 733 億元,增幅超過 70%。

所以,張超雄議員剛才在上一項辯論其實也承認本屆政府已做多了很多工作,不過他覺得不是對症下藥。如果不是對症下藥的話,那 麼甚麼才是呢?做法如何?是否每一個人患病時都能立即被醫好才算是對症下藥呢?我相信香港市民是有定論的。

他剛才亦把討論的焦點轉到我們醫療系統的不足。我想問張超雄議員 -- 如果他稍後可以告訴我們的話-- 香港的醫療系統與全世 界比較,哪個地方較香港更好?其他地方的醫療系統,全都需要市民 購買保險來支付,沒有保險的話,患者其實有機會不獲醫治。在香港, 即使沒有購買保險,如要入院的話,我相信醫生是不會不救人的。其實很多香港市民已親身經歷過這點,所以把焦點放在香港的醫療系統上,說醫療系統不夠好或不好的話,主席,我完全不認同。

此外,我想說說很多非建制派的議員對經濟發展的項目持反對態 度,認為會虧本,例如他們曾就迪士尼第二期發展計劃爭拗了很久。 主席,我上次也曾提過,零售業的收益在 2013 年至 2014 年增加了 3,200 億元,這是流入香港的金錢,全部也能推動香港,這些才是發 展經濟,為甚麼我們不集中討論經濟?

我又想說說張超雄議員剛才發言的另一焦點,他覺得我們的堅尼 系數其實很高。我認同這點,因為這是數據。不過,這是否代表香港 低下階層的收入很低呢?其實他們很多人的工資也有 10,000 元 或 12,000 元。大家看看台灣,現時台灣的大學畢業生的工資可能是 6,000 元至 7,000 元,其實我們的收入較他們更高。問題不是我們低 下階層人士的工資低,只是社會上層的人很富裕而已。為何我們社會 上層的人很富裕?就是因為香港的房地產,有樓的人隨時也有 1,000 萬元財產,堅尼系數自然會高。說來說去也是房屋的問題。

主席,特首昨天說只可在郊野公園找出土地興建公屋。如果是興 建公屋,又怎會推高香港的樓價呢?公屋是供人租住,所以我們應要 大力發展,找尋土地來興建公屋。如果市民居住於公屋,香港的房地 產自然不會那麼昂貴,堅尼系數自數會降低。但是這個責任是否完全由政府負上呢?當政府要尋找土地時,我相信議員和香港的市民必須 予以支持,否則,經常就此爭拗是沒有意思的。

最後,我想多說一點,今年是香港回歸 20 周年,我希望建制派 議員和泛民議員,因為是香港生日,不要再作爭拗,大家也能開開心心。

謝謝主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