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法會議員張宇人就《私營骨灰安置所條例草案》發言 (2017年5月25日)

主席,我聽完梁國雄議員的發言後,歪理也變成真理, 因為他不停把歪理說成真理。自由黨支持一夫一妻制,反對同性婚 姻,但這並不等於我們歧視同性戀者,故此他不應亂扣帽子,也不要 這麼快離開,最好坐在會議廳內聽我發言。

他這樣給我們扣帽子,我認為是不公道的,因為我們沒有歧視, 但不等於我們支持。陳志全議員很快便離開了,我剛想對他說,他即管拍攝我們"包二奶"的照片,如果他拍攝到,我就說他了不起。他有這麼多時間,可以繼續這樣說,我會視作恐嚇,不過我沒有報警,投訴他恐嚇我。因為我支持一夫一妻制,他便要拍攝我 "包二奶 "的 相 片,這究竟是甚麼歪理?我想問梁國雄議員,他這麼支持同性婚姻, 為何他每晚也有不同女伴,還要喝酒至天光?這代表甚麼?他這麼支持同性婚姻,倒不如他每晚擁抱一個男伴?這些邏輯對不對呢?當然不對,因為這是歪理,沒有邏輯可言,只不過是他把事情說成好像有邏輯,其實毫無邏輯。自由黨支持一夫一妻制這個核心價值,是中國 人的傳統,亦是我自己的宗教信仰。他不要拍攝我"包二奶"的照片, 如果他拍攝到,儘管拿出來,不用恐嚇我,即管放馬過來。

主席,很多時我也忍口,大家說甚麼 "拉布",我也盡量 ......我已習慣被同事指責,我的臉皮也很厚,由當初稱呼我為"廿蚊張"至今, 我覺得越叫越順口,但現在反而很少有同事稱呼我"廿蚊張"。我很懷念前任議員李卓人以前每逢看到我便痛罵我,現在他不在此,我也有 點懷念他。可是,我要提醒議員,大家在議會是要辯論,不應說歪理。 你要"拉布"便"拉布",但你侮辱同事,指他們是文盲和不應離婚。我 越聽越摸不着頭腦,一夫一妻制便等於不能離婚?離婚的人便不應支 持一夫一妻制?那即是怎樣?難道同性婚姻便不會離婚?我知道有 很多個案即使不是很多,但也有一些個案 ---但離婚有甚麼問題 呢?兩名男性或兩名女性同居,無論是否婚姻關係,幾年後覺得不合 適,要換伴侶,又有何問題?是否等於同性婚姻便要終老呢?

在這個議會,我相信大家應互相尊重,即使你不尊重某人,亦應尊重大家是經選舉產生的議員,並尊重各人道出各自的觀點和信念。 為何你有自由倡議自己的婚姻觀念,自由黨卻不可以倡議一夫一妻制?你甚至恐嚇我們: "小心你'包二奶',我會公開你的照片 ",你不應該這樣說。

主席,我真的很感謝你如此容忍我發言離題。對於今天的議題, 我本來不想發言,因為我在二讀時已發言,但現在也想再說說,因為 4 位議員的修正案內容大同小異,主要是想擴闊合資格領取骨灰的人 士的定義。有些議員對於被指是文盲覺得很侮辱,我也覺得很侮辱。 然而,有些議員對於被指"偷襲",質疑究竟是甚麼一回事。我今天聽 到泛民議員提到"偷襲",我剛才坐在這裏不足 1 小時,已聽到不少於一百次 ---不知道是否有議員想重聽錄音片段。

無論如何,對於擴闊領取骨灰的人士的定義, 張超雄議員 及 羅冠聰議員的修正案內容比較具體,目的是讓在香港以外的司法管轄區與死者締結婚姻、民事伴侶或民事結合的同性伴侶合資格提出要求 領回死者的骨灰。張超雄議員更在"親屬"的定義加入上述寫法。無論 大家怎麼說,即使你不太喜歡被指是"偷襲",或你說這不是"偷襲", 有關修正案一旦獲得通過,也會間接令香港法律出現承認同性婚姻 為"親屬"的缺 ---你可以不認同我的說法,但這是我的看法 ---這 明顯與香港社會的共識及一夫一妻的婚姻基礎相違背,而自由黨不會支持。

政府今次已多走一步,提出修正案,加入"相關人士"為"訂明申索 人"的新增類別,為《私營骨灰安置所條例草案》提供更大彈性,以 利便更多與死者相關的人士(包括同性伴侶)可以領回死者的相關物品 和骨灰......梁國雄議員是否已返回會議廳?他要繼續發言回應我,他 有大量發言時間,我則沒有,我發言後便要離開。因此,除了政府的 修正案,自由黨不會支持其他議員的修正案。

主席,我謹此陳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