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法會議員邵家輝就《私營骨灰安置所條例草案》發言 (2017年5月25日)

是否"反同"或反對同性婚姻,好像跟這項辯論的主題沒 有關係。但是,我想大家細心看清楚,今次這項《私營骨灰安置所條 例草案》("《條例草案》")中,"相關人士"的定義是與死者同住的人 士,甚至乎包括異性的同住人士。我為甚麼這樣說呢?

主席,當提出了這個議題後,很多同性戀朋友致電給我我有 很多同性戀朋友他們表示,他們的伴侶去世後,自己沒有理由不 能領取他們的骨灰。我跟他們解釋,第一,如果他們生前已經訂立遺 囑,指定自己的同性伴侶為"獲授權代表",即使其父母的申索優先權 也不會高於他們的優先權。因此,並非凡是同性伴侶,便不可以領取 死者的骨灰,不是這樣,不是這麼"無良"。第二,其實《條例草案》 已經包含同性伴侶領取死者骨灰的權利。這兩天我們不斷辯論這項議 題,很多香港市民覺得,兩個人相愛,為甚麼其中一方死後,其同性 伴侶不可以領取其骨灰呢?我覺得一般市民理解的並不是事實。另 外,這數天不斷有人表示,我們只是討論骨灰申索人的身份和申索優 先權,為甚麼要牽到同性婚姻,根本沒有關係,不應該混為一談。

主席,這個命題最重要的一點就是,這些同性伴侶的身份地位, 是否應提升至與親屬一樣。我之前已經說過,同性伴侶可不可以取回 死者的骨灰?其實可以,有別於大眾一般的認知。但是,當他們的身 份提升至跟親屬一樣的話,作為一名香港立法會議員,是否應該認真 想清楚,這個建議會否衍生甚麼社會問題?我相信大家都應該有前 瞻,不可以單是考慮這項議題。

主席,我重申,我有很多同性戀朋友,當中一些甚至乎跟我有親 屬關係。我經常跟他們討論這方面的問題,我覺得一個成年同性戀 者,在現今開放的社會上,有自己的選擇,我們尊重他。好像我們的 同事陳志全議員般,他很勇敢地"出櫃",我很尊重他,我覺得沒有問 題。陳志全議員承認他是同性戀者,是否等於他在議會上的表現、他 的發言不好呢?我不同意,相反,他的發言很細心,有時候我看到他 文件的預備工作做得充足。

主席,我覺得自己的同性戀朋友,很勇敢,很有義氣。我有個朋 友是女同性戀者(lesbian),打扮成男性般。有一次我們晚上外出消遣, 有一個外國人欺負一個女孩子,這位比我矮一個半頭的女同性戀朋 友,只有 90 磅,便衝過去打這個外國人,幫這個女孩子。同性戀者 都是人,是香港人,我們尊重他們。不過,在香港社會,我們應該包 容這類人士,還是鼓勵他們這類行為呢?我相信社會應該討論。

我為甚麼這樣說?這項議題涉及同性婚姻,香港很多宗教團體, 或者一些支持一夫一妻制的人士,經常來向我們表示很擔心,不知道 日後如何教導小孩,因為他們一向拿着書 本 告訴小孩,一個家有爸 爸、媽媽及孩子。他們表示,現在外國的圖書寫的已經是公主跟公主 結婚,王子跟王子結婚。在小孩三四歲、四五歲的時候,已經將這樣 的信息灌輸給他們。

主席,我經常說,一個成年人作出甚麼選擇,我們要尊重。但是, 如果是一個小孩,尤其是在唸小學的小孩,可能就不一樣了。大家回 想一下,我們小學的時候,男孩子喜歡跟男孩子玩,女孩子喜歡跟女 孩子玩,男孩子最不喜歡女孩子,不想她們走過來,因為小朋友不懂 得分辨。當日漸長大之後,小孩已經知道男女的分別是甚麼,男孩子 當然想跟女孩子玩,女孩子當然想跟男孩子玩。

但是,在小學階段,小孩未懂得分辨的時候,社會如果沒有一個 正統界定讓他們理解的話,主席,我很擔心這些小孩有機會想走另一 條路。

社會上對於性傾向有很多討論,有些人認為是先天,有些人認為 是後天,我不能否定這一點。但是,我可以肯定,一定有後天的因素。 後天的意思就是,身邊人的影響,以及社會和輿論的影響,最後導致 一個人由異性戀變成同性戀。

所以,香港市民期望繼續堅持一夫一妻制的傳統,還是沒有所 謂,我想大家有需要很認真地討論這個問題。

我想說一說,梁國雄議員他現在應該也在席剛才提到, 已有一些海外婚姻制度承認同性婚姻,香港可以不跟隨嗎?昨天有朋 友跟我說,如果將海外婚姻制度引入香港的話,其實也有好處,有些 國家實行一夫多妻制,為甚麼香港不可以。他在當地結婚,要是香港 套用一夫多妻制,有香港身份證的人,便不需要"包二奶",可以光明 正大。

主席,但是,要知道香港在 1971 年的時候已經訂立一夫一妻制, 我們已經確認了。可否隨便將外國法例引進香港呢?我相信香港市民 都不會同意。

當然,我再重申,對於同性婚姻這項議題,我們可以交給全港市 民再了解和討論,將來應該朝甚麼方向走。但是否因這項《條例草案》 的一些相關定義,我們便覺得同性婚姻沒有問題呢?

這項《條例草案》隱蔽地認同同性婚姻在香港的地位。很多建制 派議員發言時經常使用比較強烈的形容詞,例如 "洪水猛獸 "、 "木馬 屠城"等,但他們的想法是否完全沒有道理?主席,我覺得不是,只 不過可能用詞比較強烈。

同性婚姻合法化這個趨勢其實是一步一步地發展,全世界也是朝 着這個方向走,我們不可以否認。大家可以翻閱之前提過的《致命意 外條例》,條文訂明受養人也包括同住的人,但沒有指明為同性別的 人,而是"如同夫妻"的人?其後,《電子健康紀錄互通系統條例》給 予同居伴侶一定權利。其實,有關的定義開始慢慢納入其他法例,包 括張建宗提過的......sorry,不好意思,我的記性很差勁......《家庭及 同居關係暴力條例》。這項條例在 2007 年修訂時沒有考慮同性同居 關係的暴力,到了 2009 年第二次修訂時,就加入同性伴侶的權利。

主席,由此可見,事實上,就同性伴侶的權益而言,法例給予他 們的承認和保障其實是一步一步往前走。當然,是否如洪水猛獸般一 次過激烈地一步到位呢?我相信可以用比較溫和的方式做到,但不能 否定這個大趨勢。

有朋友問我,縱使同性婚姻合法化,對他們有甚麼影響?這是同 性戀者選擇做他們喜歡做的事情。我想說,主席,其實上星期衞生署 發表了一份報告,關於愛滋病病毒的傳播途徑。我手上這圖表顯示, 全港感染愛滋病病毒的人數已達到 8 612 人,當然,當中是否全是同 性戀者?不是的,主席,我只不過是想藉數據想告訴大家,由 1984 年 至 2017 年,這數字持續上升,特別是男男性接觸者。市民日後有機 會可以翻看第 12 頁的圖表,其實在 20 年前,在 19......

主席,因為我想說,其實這項《條例草案》承認同性伴 侶的一些權利,引申到對同性婚姻的討論,有些人覺得這對香港社會 完全沒有影響,但我覺得其實......

主席,我想說 20 年前,80%的感染愛滋病病毒人 士是異性戀者,今天,有 80%的感染愛滋病病毒人士是透過男男性接 觸......

我尊重主席的意見,我返回這項修正案的 辯論。剛才有不同的議員,例如劉小麗議員,也提過其實我們這麼尊 重一夫一妻制,應該不容許婚外情,尤其是很流行的辦公室 戀 情......sorry,辦公室有很多這種情況。在立法會我們有很多同事。有 一次跟我太太說,劉小麗議員和陳淑莊議員其實都頗美麗時,她板起 了臉孔,我終於明白為甚麼了,原來她擔心立法會內有辦公室的婚外 情。一夫一妻本來是夫妻兩個人的問題,一夫一妻是否一定要走到 老?我們當然尊重,也是很多朋友希望的,但社會其實每天都在不斷 改變,我覺得此事跟同性伴侶的身份不可以混為一談。

也有一些人提到大愛,有大愛就甚麼都可以,兩個人只要真心相 愛就是可以的,但主席,其實所有事情都有底線。大家近來都看到一 些新聞,愛不代表喜歡甚麼都可以做。中國人有倫理,但我可以這樣 說,在今天開放的社會,其實很多國家和朋友都接受同性戀。我很想 告訴香港的朋友,我不 認 同 "反 同 ",我們應該尊重成年人自己的選 擇,但將這種風氣由包容變為鼓吹,主席,我是不同意的。因此,我 們自由黨會反對這項修正案。

最後,剛才主席表示不可以在這項辯論上提及那些有關疾病的數 據。我想說,其實立法會中,不論是建制派或泛民議員也好,不需要 用侮辱的字眼。我剛才聽到有議員說覺得其他議員是文盲或涼薄。其 實如果我辦報,我可以把支持一夫一妻制的人形容成涼薄、冷血,其 實我也可以這樣演繹的,主席,對嗎?所以,我希望各位議員可以用 較為持平的態度來討論。謝謝主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