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法會議員張宇人就「推動"港人港水",守護本地資源」議案發言 (2017年5月31日)

代理主席,我剛才聽到梁繼昌議員的發言,十分擔心政 府聽到他的發言後,也同意我們須實施節約用水。其實環保署要市民 節約用水十分容易,只須每公升水加價十多二十元,特別是每公升水 加"廿蚊張",很多人也會立刻節約用水。政府的環保署就只懂得加價。

我 4 分鐘內可否完成洗澡過程呢?我不單可以完成洗澡,還同時 可以完成洗頭,為甚麼?因為在洗澡的時候,不要一直開着水喉,而最重要的是,洗濕身後擦番梘,繼而洗濕頭後擦洗頭水,然後用水把 頭髮及身體沖洗乾淨便完成。對我來說,4 分鐘足可以洗澡加洗頭。 大家可以試一試,過程中不要一直開着水喉。這並非不可能,我剛才 搖頭只是表示我也用不着 4 分鐘便可以完成,而不是指政府沒有做這 件事。

主席,對於今次原議案和其他 修正案 均有意把購買東江水的方 式,由現時"統包總額"改為"按量付費",又或是在"統包總額"的模式 下釐定新的上限,再"按量付費",我和自由黨對此等建議均有所保留。

首先,大家需要弄清楚兩點。第一,根據東江水供水協議所訂 的"統包總額"方式,在高集水量的年份,內地不會把剩餘配額的東江 水輸入香港,可見現行機制已可避免輸入過多東江水而造成水資源浪 費,同時也可減省輸水費用,切合香港的實際情況。

第二,過往當局與粵方磋商供水協議時,亦曾探討採用 "按量付 費"方式的建議。然而,由於這方式不會訂明每年的供水量,正如局 長剛才提及,深圳及廣東省部分城市也需要供水,因此,粵方認為若 香港以"按量付費"的方式購買東江水,將難以保證香港可獲所需的供 水量,這必然會對香港構成危機。

作為一名生意人,我很清楚 "按量付費 "不一定比 "統包總額 "便 宜。 "按量付費 "聽起來似乎很公道,但現實情況往往是:以 "按量付 費"方式購買 300 立方米的水,不一定較按"統包總額"方式買 500 立 方米水的價錢便宜。正如以批發價購買 100 件衣服,除開單一件衣服 的價錢,會比零售價的價錢便宜,所以大量購買有其優勢。

原因很簡單,在商言商,以"按量付費"方式與粵方磋商供水協議, 粵方可能加入實際供水量不確定的因素,以確保有合理的收入支付運 作開支和獲得相關的投資回報。因此,"按量付費"方式所需支付的款 額,可能較現行"統包總額"的方式為高。

雖然,我們以往未有用盡輸港東江水的配額,但如以 2006 年至 2015 年合計,每年多出的供水配額大約是 11 億立方米,即每年平均 剩餘 1 億 1 000 萬立方米,剩餘額其實不算大。雖然過去 10 年多付46 億元的公帑,但每年以 4 億 6,000 萬元買來供水的穩定性,其實尚 算合理。一旦我們改為"按量付費",我大膽估計,每年不一定可節省 4 億 6,000 萬元,甚至可能要多付一點。

現時東江水根本不愁出路,不賣給香港也可以,很多地方爭相購 買,也可以北上銷售,為何要平賣給香港呢?若改為"按量付費",一 旦遇上旱年,廣東省一帶也會面對水量減少的問題。粵方已明言,由 於沒有配額的承諾,屆時或無法因應香港要求而提供足額的東江水, 勢必影響香港的供水量。

大家年紀尚輕,已記不起以前制水的日子。我記得 1960 年代因 為制水,要把中學時期本來白衣白褲的校服改為灰褲白衣,方便我們 無須經常清洗校服。大家不要以為這些日子不會再臨。在 2011 年及 2015 年,香港亦因降雨量偏低而令供水配額使用量達 99.7% 和 93.4%,非常接近東江水供水 8 億 2 000 萬立方米的配額上限。香港 缺乏天然淡水資源,每年降雨量又不穩定,集水區的集水量根本不足 以應付本地需要。

今天市民又是否願意過制水的日子呢?現時上班時間長,生活水 平已大大提高,不可能再叫樓下或樓上關水喉。加上香港有很多行業 也需要用水(例如飲食業),沒水便要停業,供水不足也無法營業,因 為飲食業需用大量的水煮食和做好衞生工作。飲食業是最不會浪費水 的行業,我們的經營成本高不在話下,水費、排污費、工商業污水附 加費等加起來已接近 10 元,我們盡可能連一滴水也不浪費。

我奉勸大家不要只着眼一個小數目,而不理會"一整盤數"。近年 政府一直說已有 10 年沒加水費,故即使減少用於購買東江水的錢, 政府也未必會減水費,將省回的錢歸還市民。

不過,我和自由黨均同意,隨着內地迅速發展,深圳、東莞等地 的用水量已超出東江水的配額,未來廣東各地爭奪水資源的情況將更 為劇烈,港人確實應該居安思危,及早擺脫這種過分依賴單一供水模 式的不健康情況。

不過,增加本港供水所涉層面極廣,除了硬件的預備,也需有軟 件配合,耗時或長達 10 數年。因此,我們認為當局實有必要及早作 中、短、長期規劃,避免再瞻前顧後,自我設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