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法會議員鍾國斌就「根據《基本法》第七十三條第(九)項動議的議案」發言 (2017年6月8日)

主席,在我就這項議案發言前,我想回應一下張建宗司 長昨天的發言,當中提及特區政府做了很多功績。事實上,過往數年,特區政府在不同方面做了很多工作,尤其是在民生和社會福利方面做 得不錯。不過,對於司長昨天說在房屋供應方面取得成果,我便不敢 苟同。大家都知道,自特區政府上場至今,樓價已上升超過 50%。我 認為有些政策是失當的,例如"辣招"。大家肯定已知道"辣招"無效, 但政府卻繼續 "加 辣 ",這是令樓價升得更厲害的原因之一。不好意 思,主席,我現在返回正題。

除了與黨友討論這項議題外,最近兩天,我也曾與不同社會人士 討論這項議題,詢問不同市民的意見。我已歸納市民的意見,並會將 這些意見納入我今天的發言之中,所以我相信我的發言內容是頗為持 平的。

特首與周浩鼎議員這次"打同通"的事件,不用說,一定是不對的, 他們無須提出任何理由或解釋,不對就是不對。不過,對於是否要援 引《基本法》第七十三條第(九)項彈劾特首,我則認為未必有此需要。 特首說他有權表達意見。事實上,特首絕對有權表達意見,他可以循 正常渠道這樣做。舉例而言,他可以逢星期二在行政會議開會前或開 會後發表意見;他可以書面發表意見;他可以聘用專業律師代他發言 或發表意見;他甚至可以找我們任何一位議員傾談,這沒有問題。在 這件事中,最大的問題是他"靜雞雞"地行事。

如果與他"靜雞雞"地行事的拍檔是一名老手,可能就不會出現問 題,但如果與他拍檔的是一名政壇新丁,而這名新丁正如李慧琼議員 所說是不懂說不的話,便有問題了。全世界有很多事情都是 "靜 雞 雞"地進行的。問題是:為何這件事會被人揭發?我覺得很多時候, 冥冥中可能真的會出現"鬼揞眼"的情況。如果處理的是私人文書,便 不應使用公家電腦。把文件交給拍檔,拍檔便應學習如何使用 PDF; 即使不用 PDF,也應以自己的信紙作出修改。在這件事中,所有問題 都可以避免,但最終他們"靜雞雞"地做的事卻隱藏不了,被人揭破。

特首批評泛民濫用彈劾機制,但為何他讓對方有機會提出彈劾? 自從這件事發生後,我們向當事人提供了很多意見。我認為當事人應 盡快平息這件事,不要再"死頂",錯了便承認,不要給泛民這麼多"子 彈"射擊自己。他們為泛民提供了很多"子彈"做一場"大龍鳳",在這裏 罵足兩天。我們進行危機處理時,第一件要做的事就是立即撲滅火 頭,而不應為別人提供柴火,把火燒得更猛。事實上,這件事已影響 行政機關與立法會之間的關係。我希望下屆特區政府設法修補雙方關 係,做得更好。

彈劾案會否獲得通過?當然不會獲得通過。第一關(即今天這項議 案)已通過不了。無論自由黨議員幫忙也好,不幫忙也好,棄權也好, 離席也好,支持也好,甚麼也好,這項議案都不會獲得通過。第二, 即使這項議案獲得通過,終審法院首席法官仍須組成調查委員會,調 查需時多久將會是未知之數。其實,這件事已證據確鑿,無疑是"打 同通",還要調查甚麼?第三,彈劾案須獲本會三分之二議員支持才 能通過,但連政改方案也無法獲得通過,更別說彈劾案了,要獲得本 會三分之二議員支持並非這麼容易的事。最後,彈劾案還須報請中央 決定。特首身為國家領導人,中央怎會特別處理這件它可能認為是芝 麻綠豆的事?既然所有關卡都通過不了,為何還要提出彈劾案呢?無 非是為了做一場"大龍鳳"。

泛民現時只有兩個目的。第一個目的是令社會關注,在這兩天盡 情責罵兩位當事人;基本上這目的已經達到。第二個目的是迫使特首 下台。然而,特首 3 個星期後便會下台,泛民搞這麼多事又有何用? 3 個星期後,特首將會自動離開特區政府,新一屆政府將會上台。基 本上,泛民在這兩天已盡情表達他們想要表達的所有意見。至於我們 是否真的需要彈劾特首,我認為大家不應浪費時間和資源做沒有結果 的事。

最後,我希望張建宗司長......據聞他會在下屆特區政府留任。我 希望他與新一屆政府的首長 "林 太 "盡量修補行政機關與立法會之間 的關係,不要再發生這種"靜雞雞"地進行的無謂事情。

多謝主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