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法會議員易志明就「打擊圍標,捍衞業主權益」議案發言 (2017年6月8日)

主席,圍標問題令不少業主和住戶承受巨大的財政及心 理壓力,更無奈的是,業主既要承擔高昂維修費用,更要忍受低劣的工程質素。2013 年的沙田翠湖花園圍標事件,便是一個最經典的例 子。

面對樓宇老化問題,業主需要維修本身的住宅樓宇,以免重演有 如馬頭圍道唐樓倒塌的慘劇,確實是無可厚非的。問題是,政府把大 廈維修的責任推卸予業主立案法團("法團"),要業主自行尋覓工程公司。可惜,不少業主由於缺乏相關知識或對問題敏感度不足,只一味 授權法團委員投票,令不法分子有機可乘,更以圍標方式騙取翻新樓宇的維修合約。

這些圍標集團因應不同維修工程而組成,利用表面上毫無關連的 公司名義進行投標,並由樓宇翻新工程顧問公司和承建商合謀包辦一 條龍的行騙手段。面對這些問題,自由黨認為當局應該堵塞《建築物 管理條例》("《條例》")的漏洞。雖然,當局早前曾就《條例》作出 修訂建議,但自由黨認為有關修訂的可行性成疑,更遑論有效杜絕圍標。

就通過"大型維修工程"的決議,修訂建議提出將法團會議的法定 人數由一成增加至兩成,而通過決議所須的票數百分比亦由 50%提高 至 75%。本意是希望藉着更多業主的參與,杜絕不法分子有機可乘。 但有關建議在執行上其實有相當困難,最終不是令法團會議流會,就 是令決議案議而不決,使法團的運作更舉步維艱。

事實上,當局在監管法團的事宜上一向執法不力,雖然在 2011 年 至 2015 年期間,就涉及樓宇管理及維修的貪污投訴有高達 3 800 宗, 但成功檢控人數只有 121 人,其中 106 宗被定罪,可見檢控率相當低。 這也是導致今天圍標問題日益猖獗的原因之一。因此,自由黨認為政 府有必要加大現行執法的力度,以保障業主權益。

自由黨建議應該對涉嫌違例的法團予以刑事制裁,以起阻嚇作 用,杜絕不法圍標集團的產生。由於大廈維修涉及多項工程及巨額金錢,因此,自由黨贊成給予業主冷靜期,讓業主可以在合理限期內審 閱有關公司的合約條款,並且可以無條件地取消合約而獲退款,以保 障業主的利益。

現時 18 區的民政事務處均成立了地區大廈管理聯絡小組,為區 內居民提供全面的大廈管理服務。但聯絡主任工作繁重,既負責推廣 大廈管理方法,又要為法團管理委員會舉辦相關的大廈管理課程,甚 至要為法團和業主提供意見,並需要經常安排義務專業調解服務。政 府於 2015 年年初推出為期兩年的大廈管理義務專業調解服務試驗計 劃,並於今年 2 月完結。計劃原意雖好,但真正實行時卻令人失望。 調解員出席業主大會時只能以"齋坐"來形容,完全無助調解業主大會出現的糾紛。自由黨希望當局除了增加負責大廈管理問題的人手外, 還應該加強聯絡主任有關調解糾紛的培訓,以應付不斷增多的大廈管理問題。

為減少私人樓宇進行維修工程時遭圍標集團干擾,市區重建局在 2016 年 5 月推出"招標妥"樓宇復修促進服務("招標妥"),向有意維修 大廈的業主組織提供支援,讓業主掌握樓宇維修的資訊。為進一步推 廣"招標妥"的服務,今年財政預算案更預留了 3 億元,讓私人樓宇業 主可以極優惠的費用使用"招標妥"服務,這一點是值得支持的。

主席,雖然自由黨認為成立"樓宇維修工程監管局"有架床疊屋之 嫌,但鑒於現時圍標情況日益嚴重,成立監管局可以統一監管業界的 操守和維修質素,制訂實務標準及行業指引,甚至訂立發牌制度,自由黨不反對成立監管局。希望政府多管齊下,解決圍標問題。

主席,我謹此陳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