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法會議員邵家輝就「5 項根據《釋義及通則條例》第 34(2)條動議的擬議決議案」發言 (2) (2017年6月14日)

首先感謝剛才表達意見的多位議員,尤其是郭家麒議員和張超雄 議員,他們在 15 分鐘內,花了很大篇幅說明吸煙的壞處,例如令人 提早死亡或生病等。主席,我只可以用 3 個字來回應:"我認同"。吸 煙不好,眾所周知,但這項決議案並非討論吸煙好或不好。

有些議員說我建議把健康忠告的面積縮小,主席,我想澄清,我 的建議是把原來的 50%增至 65%,並非縮小;局方建議將 50%增至 85%;而張超雄議員則建議將 50%增至 90%,我們三方的修訂各有不 同。

對於張超雄議員剛才提到中文大學的調查報告,指每天吸 3 包煙 者,如果不吸煙,計算起來便會多了 1,400 萬元資產,我在這裏呼籲 90%不吸煙或本來每天吸 3 包煙而未有 1,400 萬元的香港市民,可以 向該位議員或團體查詢一下,為何沒有 1,400 萬元。

主席,我絕對不支持小朋友吸煙。但是,這決議案的內容是關於 增加健康忠告的覆蓋面積,正如陳志全議員剛才說,邏輯上是否一定 要增加至 85%才能達到效果呢? 這是我一直以來不明白的邏輯, 85%、75%或 65%,是否真的可以令市民不吸煙呢?我一直要求局方 提供數據,但局方也無法提供。相反,陳志全議員剛才表示,上兩次 增加煙包健康忠告的覆蓋面積,吸煙人數不跌反增,這亦是正正為何 我動議修正案。

麥美娟議員剛才提到,有些煙商向他們反映反對加大健康忠告覆 蓋面積,認為即使加大亦不會減少吸煙人數,覺得這個做法在邏輯上 有問題。我想代表業界清楚表達有關意見。業界一直表示,加大健康 忠告覆蓋面積會令他們的商標縮小而市民的知情權減低,令冒牌香煙 易於假冒,業界一直堅持這個論點,而我也是。我在上一節發言已經 說過,香煙包裝的健康忠告是否越大越好呢?主席,邏輯上應該是這 樣,不過,在數據上我看不到。但是,社會應該要平衡剛才提到業界 面對的問題,假如看不到商標,就很容易導致有假冒的香煙或雪茄出 現。

剛才亦有議員提到,每年煙草稅收入為 40 億元,不足以支付某 機構計算出吸煙人士每年使用社會資源 53 億元。我不知道 53 億元是 如何準確地計算出來。他們說收取 40 億元煙草稅並不足以抵銷那筆 數目,我相信香港市民根本不稀罕 40 億元的煙草稅,香港市民其實 希望大部分人不吸煙,包括我在內。不過,香港人應否有選擇權?我 想強調,大家應該互相尊重,否則政府便應該全面禁煙。

政府不斷增加煙草稅或用這些方法來符合和滿足世界衞生組織 ("世衞")的要求,與它們接軌,這個做法我完全不認同。要不就完全 跟隨世衞的指引,我剛才說過,世衞清楚表示不建議把尼古丁和焦油 含量標示在包裝上,那為何繼續在包裝上標示呢?世衞表示,健康忠 告應佔包裝面積 50%以上。剛才陳議員提及,世衞建議煙草製品採取 平裝。建議採取平裝和規定所有成員國符合其標準,是兩回事。世衞 只是建議,並非一定要跟從。

剛才我亦聽到有些議員提到,很多國家的煙草產品採取平裝,有 時間我會再談談。現時有多少國家規定煙草產品包裝的健康忠告佔 75%?汶萊、加拿大、老撾、緬甸是 75%;奧地利、比利時、保加利 亞、捷克、丹麥、愛沙尼亞、芬蘭、法國、德國、希臘、匈牙利、愛 爾蘭、意大利、拉脫維亞、立陶宛、荷蘭、波蘭及葡萄牙是 65%;而瑞典、土耳其及巴西正考慮將來落實平裝包裝。我們不用凡事都超越 其他國家,為何不跟隨美國、歐盟等的做法,反而跟隨泰國等較極端 的做法?我覺得這樣不太合理。

主席,這項決議案稍後便會表決,我想藉此機會感謝局方,雖然 大家的立場不同,但在過程中,我與食物及衞生局的同事一直保持溝 通,交換意見,最後局方也接納了兩點意見。所以,正如我剛才說過, 我已收回那兩項修訂。就此,我感謝局方。在這過程中,亦有很多不 同意見的人士,在 5 次聽證會中各自表述,我覺得是良性的互動,民 主的社會就是這樣,大家表述不同的立場,而局方亦因此更改了兩項 修訂,我覺得這亦是立法會的功能之一。

對於支持張超雄議員的修訂或其他泛民議員的意見,我覺得是沒 有問題的,大家各自表述意見。我也多謝 李國麟議員 和郭家麒議員---他們不在席---因為他們分別主持了一個委員會及小組委員 會。大家都知道,他們的立場與我不同。不過,在主持會議的過程中, 我覺得他們很公正,並沒有因為立場不同而在主持會議時有任何偏 頗。我想藉此機會感謝他們。

最後,我希望各位議員稍後在投票時,可以考慮商界及煙草業界 人士最擔心的商標問題,或會引致將來容易被假冒,或導致私煙在香 港更加盛行。謝謝主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