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法會議員易志明就「倡議成立"嬰兒基金"」議案發言 (2017年6月15日)

主席,今天這項議案倡議參考現行兒童發展基金及海外 含儲蓄成分的成長基金的做法,為新生嬰兒設立三方共同儲蓄的"嬰 兒基金"。但自由黨認為有關議題未經深思熟慮,具體內容及目標亦 含糊。

首先,如果參考兒童發展基金的做法,我們首先要明白,成立於 2008 年的兒童發展基金旨在促進弱勢社群的兒童較長遠的發展,從 而減少跨代貧窮的情況,對受惠兒童的家庭收入有一定限制。

如果參考海外一些地區的做法如新加坡政府的兒童發展儲蓄合 作計劃,計劃主要支援兒童在成長過程中所涉及的教育及醫療開支。 根據計劃內容,政府除支付第一部分的前期基金外,在第二部分的家 庭儲蓄上,新加坡政府亦會按家庭的投入金額,以不超過最高限額為 前提,存入與父母所存數額相等的配對金,為期最長 12 年。

有關計劃並非旨在扶貧,新加坡政府期望透過有關計劃鼓勵家庭 生育。既然是一項鼓勵生育的措施,當然不受家庭入息所限制。因此, 自由黨不明白今次議案的目的究竟是為了扶貧還是為了鼓勵生育。如 果是兩者並行,自由黨認為這個計劃自相矛盾,沒有並存的空間。

"嬰兒基金"一旦定性為扶貧措施,則有關資源是以集中幫助有需 要的家庭為分配原則,其界線的設定可能引起社會關注會否存在歧視 標籤,引起分化。即使社會能夠消化有關內容,但在現有兒童發展基 金或相關計劃的基礎上再發展一項同類型的基金計劃,自由黨認為這 項措施屬多此一舉。

如果"嬰兒基金"是一項鼓勵生育的措施,我們應該予以支持,但 如何集資、集資多少、"全民通派"的做法是否合乎經濟原則,以及有 關資源能否長期持續,均是值得斟酌的問題。自由黨亦擔心有關議題 會重蹈退休保障議題的覆轍,令社會在如何分配資源上爭論不休。

此外,原議案建議"嬰兒基金"的用途,主要用作子女個人進修、 置業、應付危疾,以及未來退休保障事宜上,以從小建立子女個人儲 蓄的習慣,並協助提升其向上流動的機會。自由黨認為這種"一條龍 全包宴",無論目標還是做法均脫離現實,難以實行。

建議的基金是依賴父母儲蓄而非子女個人儲蓄為基礎,故儲蓄的 是父母,而非子女本人。因此,這項"從小建立子女個人儲蓄習慣"的 目標似乎略嫌牽強。

其次,置業是人生大事,需要周詳計劃,亦建基於個人的經濟基 礎,而且並非所有嬰兒皆要置業,如香港現時有六成人口居於公營房 屋。因此,我相信如果要社會為每名嬰孩承擔有關責任及成本,將難 以達致共識。

再者,退休保障是在職以後長遠的人生規劃,而現時僱主及僱員 每月已經按他們的薪金水平作固定百分比的供款。如果再根據修正案 的建議,由政府、家庭及私營企業共同承擔"嬰兒基金"的供款,無論 基金的出發點是扶貧還是鼓勵生育,做法亦等同向私營企業"開刀", 出師無名,自然難以獲得公眾支持。

況且,現時經濟下滑,當局近年又先後推出多項不利營商的政策 如最低工資等,令商界的經營環境越來越惡劣。有見及此,當局實在 不應該向私營企業一再"開刀",以免鼓勵生育不成,反而拖累經濟進 一步下滑,適得其反。

其實,無論是鼓勵生育還是推動各項有利兒童成長和發展的措 施,自由黨均不抗拒,兩者不存在任何矛盾和衝突。但說到底,政府 坐擁兩萬多億元的外匯及財政儲備,理應承擔更重要的推動角色,亦 應肩負起財務上的最大支援。

根據海外經驗,在鼓勵生育的政策範疇上,相比只提供經濟誘 因,全面的計劃配套更為可取。自由黨期望政府在現有的資源基礎 上,能夠痛定思痛,制訂全面的人口及鼓勵生育政策,為未來社會的 發展注入新動力。

主席,我謹此陳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