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法會議員鍾國斌就《2017 年稅務(修訂)(第 2 號)條例草案》發言 (2017年6月28日)

代理主席,自由黨支持《2017 年稅務(修訂)(第 2 號)條 例草案》("《條例草案》")。我上星期提到,新興產業可以帶動其他 周邊行業的發展。

香港人經常提到香港產業狹窄的問題,只靠地產、金融或專業界 別根本不足以支持產業的未來發展。要促使新興行業帶動發展,稅務 優惠是絕對必須的。如果鄰近的地區或國家都這樣做,但香港沒有這 樣做,我們便毫無競爭力,也沒有吸引力,試問我們憑甚麼吸引別人 來港投資?稅務是其中一個主要因素,但稅務並非吸引投資的唯一政 策,但其他地區都覺得香港稅率低,以成本計算,始終有吸引力。我 們也要衡量其他主要因素,包括香港租金高昂及人才不足。

然而,我先前提到,香港產業狹窄是眾所周知的問題,若不趁機 擴大產業的未來發展,該如何是好?飛機租賃是其中一個起步點,甚 至可以嘗試其他租賃業務,例如船務租賃及直升機租賃。但是,話說 回頭,稅務方面的吸引力相當重要。在剛才的口頭質詢環節,我提出一項與稅務相關的問題。為了吸引大企業來港,香港中小企真是受惠 甚少。陳志全議員剛才提到,我上星期表示害怕開立先例,也不知道 政府會否減稅,令其他行業少交稅,最後導致政府稅收減少。答案是 否定的。我剛才提到,稅務局不會輕易讓企業少交稅,例如,他們認 為飛機租賃涉嫌走"法律罅"的話,便會主動與有關人士接觸。現時很 多中小企正面對這種困難,稅務局會先發出稅單,再容許他們解釋稅 額是否正確。我覺得這做法完全不合理,我亦認為政府的稅收絕對不會減少。

此外,飛機租賃是新興產業,全世界沒有多少地方有這種企業。 當然,這種企業正在歐洲的愛爾蘭發展,但現時沒有亞洲國家有適合 的營商環境發展這個行業。然而,香港有完善的法律制度,全球眾多 國家都明白我們採用的普通法,他們也了解我們的營商環境。

因此,我們不應計較稅率減低多少。老實說,賺錢的企業才需要 交稅。我深信,新興行業最初數年不會賺錢,必須經過一段投資期。 要是整個行業發展良好,企業才有機會賺錢,屆時數個百分點的稅 率,是否真的有很大影響?世界各國投資者均會認為,香港已經改變 過往的保守原則,只是稅制沒有改變。新一屆特區政府會分兩級徵 稅,即 200 萬元以下利潤的稅率為 10%。大部分中小企的利潤都在 200 萬元以下,新訂的 10%稅率與現行的 8.5%實在相差不遠。所以, 在這種情況下,新稅制的構思是值得支持的。

我謹此陳辭,多謝代理主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