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法會議員鍾國斌就「正視七一遊行市民的訴求」議案發言 (2017年6月29日)

主席,對於市民的訴求,我們必定要正視,但市民的訴 求,是否只有那些在七一遊行提出的才要正視呢?我們當然不認同這 說法。七一遊行究竟是從哪時開始?就是在 2003 年。在 2003 年以後, 七一遊行每年都會舉辦,所以七一遊行差不多成為香港回歸的其中一 項必然活動,而經過這麼多年,香港亦變成了"遊行之都"。

正如剛才有議員提到,每年遊行都有一個主旨,但我們是否只集 中處理相關主旨的訴求,而忽略其他事情呢?事實上,每次遊行都有 不同主旨,例如上星期建築業大聯盟舉行遊行,主旨是 "反拉布、盡 快批錢、有工程做"。數月前運輸業界、的士業界亦有遊行活動,他 們也有自己的主旨。所以,每次遊行都有其主旨,但我們是否只留意 或處理七一遊行的訴求呢?當然不是。所以,對於今天議案的主旨, 即"正視七一遊行市民的訴求",我們並不認同只有七一遊行的訴求才 應予以正視。

話說回頭,最先為何會出現七一遊行?當然,七一遊行是由 2003年開始,但為何 2003 年才開始?為何 2001 年、2002 年或 1998年 沒有?從歷史來看,香港自 1997 年回歸之後,當年特區政府在處理 很多事情上不但不能獲得市民認同,反而引發很多怨氣。當然,我們 亦要明白,當時發生了很多事情,例如 1998 年的亞洲金融風暴、禽 流感、SARS 等,這些事情我們從來沒有遇過,所以當時的特區政府 亦沒有經驗處理,以致出現各種狀況,引起社會不滿,例如在 2003 年 發生 SARS 疫情,香港便損失了差不多 300 條人命。凡此種種,證明 了甚麼?就是在 "一國兩制 "之 下 "港人治港 ",對於 "港人治港 "這 部 分,我們是否有適當人才"治港"?

第一位特首董建華先生是商人,所以是商人治港;第二位特首曾 蔭權先生是公務員,所以是公務員治港;到了第三位特首梁振英先生,便是專業人士治港。中央政府可能仍在摸索不同模式,究竟應用 哪種模式或哪種人才治理香港才最適合。

二十年過去,現時是否已找到最終模式?下任特首"林太"是公務 員,又回到公務員治港。在過往一段時間,香港發生了很多事。舉例 而言,大家現時最關心的是樓價或房屋供應問題。董先生當年提 出"八萬五"政策,有人說"八萬五"拖垮了樓市。後來,曾蔭權停止賣 地,停建公屋,令房屋供應萎縮。到梁振英接手,增加房屋供應,但 他卻出錯招數,"雙辣招"等措施對樓市造成很大影響。由此可見,現 時是政策上出了問題,原來特區的管治團隊根本沒有好方法管治香 港,所以往往要中央協助。很多時候,是香港本身要求中央給予協助。

有些人會問,為何以前港英時代沒有這問題?如果大家還記得, 在港英時代,很多政策根本是英國政府已經定了下來,港督只是負責 執行,不是港督來到香港後才制訂一些新政策。所以,現在回頭看, 港英政府時代沒有這麼多問題,只是因為很多事務都是已經由英國政 府定下來,才在香港落實。對於中央政府加大參與香港特區事務,若 我們撫心自問,問題是否出於特區政府的管治能力根本有問題?

正如在過去數年,香港的撕裂令港人不滿,大家都不高興,但這 情況是否百分百與中央政府有關?抑或是由於現屆特區政府對於很 多事情處理不善,以致香港出現這個大問題?

老實說,從中央政府的角度而言,中央領導人要處理林林總總的 國家事務,要處理林林總總的世界事務,他們難道真的有很多空閒時 間,只處理香港這地方的事務嗎?如果特區政府本身管治得好,中央 政府根本不想煩心,亦不想沾手。所以,在中央政府要面對種種國家 大事、世界大事的情況下,連一個地區政府的事務亦經常要中央政府 插手管理,我真的不相信這是中央政府樂見之事。我期望新一屆政府 真的可以有效地管理香港,多聆聽各方意見。我希望香港不再需要令 中央政府擔心,更不再需要中聯辦的協助。

我謹此陳辭。多謝主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