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法會議員鍾國斌就「設立全民退休保障制度」議案發言 (2017年7月6日)

代理主席,每人也需要退休保障,老人家以往一直為香 港服務,到了若干年紀如果連一點保障也沒有,我覺得是於理不合。 但是,如何保障和由誰負擔,這點需要大家好好討論。至於"全民"與 否,我們認為不應該是"全民",但儘管如此,所有長者也應獲得保障。

為何不應該是"全民"呢?因為我們認為資源有限,用有限的資源 來確保未來所有年屆 65 歲的長者也獲保障,事實上是有壓力的。很 多社會福利界朋友說,推行全民退休保障,每月向每名長者派發大約 3,500 元,便可讓他們較有尊嚴地生活。不過,我覺得在香港生活每 月 3,500 元真的不足夠。要有相對較好、有尊嚴的生活,我個人認為 最少要有 5,000 元。但是,如果每人派發 3,500 元也有壓力,5,000 元 壓力豈不是更大?

如果長者本身有足夠能力令自己過較好的退休生活,自己有資 產,能保障自己,為何還要把資源分配給他呢?為何不集中資源幫助 真正有需要的人?如果 3,500 元對長者不足夠,便給 5,000 元;但一 些相對富裕的長者,為何還要給他錢呢?我覺得沒有需要。因此,集 中資源幫助真正有需要的人,讓長者過真正有尊嚴的生活,我認為更 值得考慮。因此,我們並不支持"全民",但不代表我們認為長者不需 要幫助。

政府很富有,儲備如此充足的政府世上不多。羅局長之前有份參 與政府的扶貧委員會,該委員會發表的《退休保障前路共建》諮詢文 件提到,若推行全民退休保障,到 2064 年便需要 25,000 億元局 長,如果我有錯,請你提點這個數字好像很龐大,但所有事也關 乎計算而已。今年是 2017 年,2064 年即 47 年後,若推行全民退休 保障便要 25,000 億元。

我們簡單地計算一下:香港現時有 3 萬億元的外匯儲備和財政儲 備,如果香港金融管理局做好投資回報,3 萬億元的 3%即 900 億元; 5%便是 1,500 億元,以每年淨收利息計算,不動用本金,若有 5%回 報,把 1,500 億元的其中 500 億元撥到全民退休保障的種子基金,每 年投放 500 億元,47 年後剛好是 23,500 億元,與諮詢文件指出需要 25,000 億元只相差 2,000 多億元而已。即是說,如果從今天開始,政 府投資 3 萬億元得到 3% 至 5% 回報,每年把其中的利息撥出 500 億元,儲蓄 47 年,差不多便是《退休保障前路共建》諮詢文件 提及的所需金額,這便能解決問題。屆時是否商界真的要加稅,全民 退休保障的金額又是否只得 3,500 元?原來現在計算一下已能解決問 題,這是方案之一。

第二,有議員及社會福利機構早前表示,今天撥出 1,000 億元或 2,000 億元成立種子基金,又或如郭偉强議員今天提出用 2,200 億元 未來基金作為設立全民退休保障制度的啟動基金,這亦可行。數年前 政府成立了未來基金,投放了 2,000 億元,那 2,000 億元繼續放在那 裏,我不知未來基金有何作用。為何不把未來基金的錢撥出來成立這 個啟動基金?今年的財政盈餘增加至 1,100 多億元,亦可撥出部分盈 餘來成立種子基金。很多事情如果政府立即去做,便可解決很多爭 拗,無須忽然加稅,亦無須指一些商界人士很涼薄,反對成立全民退 休保障。我認為事情是可以做的,數字也可以計算出來。所以,無須 爭拗究竟"全民"或"不全民",每月 3,500 元或多少元。局長,我剛才 計算了:47 年乘以 500 億元,便相等於扶貧委員會當時提出的金額。

多謝代理主席,我謹此陳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