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法會議員鍾國斌就「施政報告《致謝議案 》- 第二個辯論環節:優質教育、人力 培訓及與青年同行」發言 (2017年11月8日)

主席,我要談談人口政策,尤其趁張建宗司長在席,他 將主持人力資源規劃委員會。鑒於未來人口老齡化,我想知道委員會 未來會怎樣發揮作用。

大家都知道人口老齡化,但沒有人提到未來工作崗位會忽然大幅 增加。我為何這樣說?大家都知道,1950、1960 屬戰後"嬰兒潮",是 最多嬰兒出生的時期。那年代出生的人現已五六十歲。十年後,這些 人會逐步退休。在"嬰兒潮"年代,一個家庭普遍有 4 至 8 個孩子,但 現時家庭的子女數目是"一個起、兩個止"。十年後,現時佔人口最大 比例的人會陸續退休,人口老齡化當然需要有護老的安排,但同一時 間亦會有不少職位騰空出來,要由現時二三十歲的人填補。剛才提到 現 時 出生率 偏 低 , 屬 於 這 年齡組別 的人口會很少。我假設 1950、 1960 年代出生的人口大約有 100 萬,而現時二三十歲的人口可能只 有 100 萬的三分之一或四分之一。這麼多職位騰空了,該怎麼辦?司 長真的要認真考慮人口政策,因為屆時職位會多於工作人口,因此輸 入外勞勢在必行。我不會用"輸入外勞"這說法,我會說是"輸入專才、 人才"。

讓我回應一下幾位勞工界議員剛才指,增加薪酬就一定可以招聘 到員工的說法。如果市場有剩餘的勞動力,上述的市場規率並非不正 確,但現時香港只有 3.5%失業率,即全民就業,在這情況下,便無 法達到這個市場規律。原因為何?我增加薪酬搶去甲的員工,而甲又 增加薪酬搶去乙的員工,這樣"塘水滾塘魚",勞動力沒有增加,只增 加了成本。所以,增加薪酬不是不對,保障本地勞動人口也是應該的, 但在低失業率下,實在無法請到足夠勞工,而增加薪酬是否真的可以 解決所有問題亦成疑問。

建築業界的情況就是這樣,過往幾年薪酬不斷增加,即使今年的 基建工程相對減少,薪酬整體仍增加了 7.8%,而其他行業一般只增 加 2%至 3%。建築業一工的價錢,由 5 年前的數百元、1,000 元增加 至現時的二三千元,薪酬增加了好幾倍,但勞動力是否增加了?我看 不到。的確是有些年輕人加入了建築行業,但對於香港整體的基建或 建築行業的發展,未能提供很大幫助。增加薪酬會有一定作用,但並 不能真正夠解決勞動力短缺的問題。

至於護老行業,局長說按勞工界建議,先加薪 2,000 元到 3,000 元 一個月,然後觀望 1 年,如果無法解決問題,就輸入外勞。即使這樣 做,情況仍然沒有改善。勞工界議員剛才亦指出,護老業工作環境不 理想,一則工作辛苦,二則屬厭惡性行業,沒有人肯入行,增加薪酬 也未必奏效。

工作環境當然可以改善, 只要肯花 錢 , 工作環境必然可 得 以 改 善,但問題是,為何護理行業......我上星期與一群私營護理院舍的東 主會面,他們對我說可提高收費來改善薪酬及工作環境,但原來這是 不行的,因為大部分入住其院舍的長者都是政府資助的,而政府資助 額設有上限。即使是入住私營院舍的資助亦設有上限。私營院舍不能 大幅增加收費,怎能改善員工的薪酬及工作環境?因此,政府必須解 決資助方面的問題,而不是按勞工界所說增加薪酬就可以解決問題, 根本不是這回事。

再談談青年政策。我剛才說香港未來 10 年可能會出現大量職位 空缺,如何吸引人才? 楊局長 在上一節的辯論 時 說香港有一個人才 庫,尤其是博士生的人才庫。這當然好,但問題是,我最近接觸過一 位家長,他兒子的兩位補習老師均為化學系博士生。糟糕了,博士生 也要替小學生補習來幫補收入。香港 的 確 有人才,但問題是缺乏工 種,化學博士竟然找不到適合的工作。

此外,特區政府在施政報告中提出專注兩個新產業,第一個是上 一節辯論已經談及的科研產業。科研當然需要博士生,但現時的博士 生畢業後卻沒有出路,怎樣幫他們創造出路呢?

主席,我昨天獲羅范椒芬邀請,到科學園出席兩個不同的初創企 業活動。這些企業的員工全都是年輕人。有一間企業研發了最新的驗 血技術,早在腫瘤出現初期已可驗出。創辦企業的兩位博士,我稱他 們為科學家,他們 start up 的資金由大學提供,即是政府資助。資金 當然不足,因為政府不會提供足夠金錢。現在該兩位科學家大部分時間在"撲水",尋找資金繼續進行研究。可見即使有人才、有好技術, 成功在望,快可在醫院進行試驗,但中途仍可能要停止,因為缺乏資 金。最近,他們找到"天使基金"(Angel Fund)向他們提供數百萬元, 讓他們可以繼續進行研究,但他們說仍未足夠,因為接下來要取得認 證,要花 100 萬元或 200 萬元,可能又要再中途停止。

很多年輕人都很能幹,但沒有資助,支援不足。如果特區政府未 來確能將本地研發總開支相對本港 GDP 的比率由 0.73%提升至 1.5%,可否為一些已經取得相當成績的創初企業提供更多支援,幫助 他們繼續其工作,而不是像以前的計劃一樣,只"換湯不換藥"。

我參觀的另一家企業是綠色安全科技有限公司,行政長官早前亦 曾到訪該公司。該公司研究一種汽車感應器,在兩車碰撞前或相隔某 個距離前提醒司機。這個意念不錯,可以減少交通意外,特別是可以 避免早前的雙層巴士意外。進行這項科研工作的都是年輕人,現在他 們研究出一個產品,卻沒有用戶,如果特區政府想幫助這些年輕人, 可否請各家巴士公司光顧他們?但是按照現有制度,公司要競投公營 機構的項目,必須有過往業績紀錄,這些年輕人的初創企業何來有業 績?這又牽涉到採購制度的改革,要"拆牆鬆綁"。

施政報告中提出的第二個新產業這是創意產業。創意產業有一個 目標,便是讓年輕人創造和追尋夢想。為甚麼美國在這方面如此成 功?現在中國亦很成功,很多年輕人都去追夢。當然,中國出了一個 馬雲,創立了阿里巴巴,還有一個馬化騰,創立了騰訊,在 10 多年 間,身家可以過萬億元,所以內地許多年輕人均醉心於科研及創意產 業,美國尤有過之,很多人都經常提 American Dream。

創意產業如何可幫助年輕人追尋夢想?主席,我代表紡織製衣 界,如果現在跟年輕人談紡織製衣,他們定會感到不耐煩,但如果你 說時裝產業(Fashion Industry),年輕人就會很雀躍。我相信大家身邊 許多年輕人都有志成為時裝設計師。在上一個辯論環節,陳百里副局 長提及現在特區政府推出了多項資助年輕設計師的政策,或是採用了 在深水埗推行的計劃模式,提供一些租金便宜的地方讓年輕人開設 pop-up store 等,我認為這些措施對他們大有幫助。如果我們可以在 短期內成功塑造一兩位明星,便會有很多年輕人跟着去追夢,夢想可 以成為年輕設計師。我絕對支持當局推動創意產業和科研產業,但特區政府必須認真研究, 如何令投下的資源可以真真正正讓年輕人受 惠。

陳百里副局長亦提及有一些產業是可以 crossover,即跨界別合 作。他沒有確實提到是哪些行業,但許多行業都可以,例如電影業與 時裝業可以即跨界別合作,讓年輕人有機會去追求夢想,達成他們的 理想目標。

我重申,政府確實要好好考慮人口政策,因為未來 10 年香港會 有很多職位騰空出來,如何填補這些空缺令香港經濟繼續發展,是一 項艱巨工作。多謝主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