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法會議員邵家輝就「施政報告《致謝議案 》- 第三個辯論環節:改善民生」發言 (2017年11月9日)

主席,這項辯論的主題是"改善民生"。我相信如果無法 解決香港樓價高昂的問題,將難以改善民生。

現時很多年輕人別說生育,他們連結婚也不敢,原因就是樓價高 昂,很多專業人士包括律師、醫生和會計師也不敢買樓。政府表示想 吸引外地人才來港,我相信樓價是一大障礙。要解決這個問題,方法 不外乎輸入廉價勞工、降低建築成本或增加土地供應,例如在大嶼山 填海和發展周邊的郊野公園。

上屆特區政府已開始大力覓地,而今屆特區政府更加注入了很多 新思維,但近月林太提到的 80 萬公共租住房屋("公屋")"封頂論"卻惹起一連串、一面倒的圍攻。我在思考時往往會認為所有事情均有好壞 兩面,所以我曾思考為何林太會就這個問題提出這種說法。林太就這 個問題提出 80 萬公屋 的 說 法 , 是否表示 政府打算 屆 時 不再興建公 屋?其實不然,它仍會繼續興建公屋。那麼,公屋將來的用途是甚麼 呢 ? 其 實 林 太 的意思是應 否把適量公屋撥作綠 表 置 居 先導計劃 ("綠 置居")之用。何謂"綠置居"?我可能要花少許時間加以說明。

香港過往的房屋政策涵蓋公屋和居者有其屋("居屋")計劃。公屋 供人租住,而居屋則供人購買。然而,如何可以令更多人能購買居屋 和入住公屋呢?今屆政府其實推出了"綠置居"。居屋的定價是市價的 70%,而"綠置居"的定價則為市價的 60%,逐級推展。至於擴展居者 有其屋計劃第二市場至白表買家臨時計劃 ("白居二計劃"),今屆政府 亦建議將之恆常化,作用是甚麼呢?一般而言,住在公屋的人士如想 買樓,可透過綠表購買居屋,而一些不是住在公屋的人士手持白表, 亦可輪候居屋,即兩類人士均可輪候居屋。但當然,我們希望協助較 有需要的人,綠表人士的機會自然會較多。

然而,現時公屋和居屋的落成量不多。本身擁有居屋的人士其實 能輕易把居所售予綠表人士,但卻不能將之售予白表人士,因為他們 要先補地價。因此,白居二計劃的目的是想透過免補地價購買二手居 屋的措施,讓更多白表人士能購買居屋。當白表人士購買居屋後,輪 候 新公屋的人士應會相應減少 。對綠表人士 而 言 , 這 應 該 是 有 好 處 的。至於"綠置居",我剛才已提到其目的是讓市民以較低價錢購買房 屋,逐級推展。香港的房屋政策其實環環相扣,但我想很多香港市民 也沒有留意這一點,只會集中討論公屋問題。

目前,香港約有 30%的人住在公屋,約相當於 214 萬人。我不會 評論 80 萬個單位這個數字是否合適,因為要視乎需求量。但應否無 限量供應呢?我相信香港市民亦不會有這種想法。難道應興建 300 萬 個公屋單位,讓所有人包括李嘉誠也獲配一個單位?我認為這亦非納 稅人真正想達致的目標,尤其是今屆政府已表明某些公屋富戶一定要 遷離現居公屋單位,自行解決住屋問題。有些人問,為何要迫市民買 樓 ? 其 實 政 策 並 無 訂 明 遷 離 公屋單位的人士 必 須 購 買 "綠置居 "或 居 屋單位,我想這一點是需要釐清的。購買與否是他們自己的決定,但 這能給予住在 公 屋 的人士多一項選擇 , 而 樓 價 又 是市價的 70%或 60%,我相信並非一件壞事。

有些人認為應讓公屋富戶繼續留在原來單位,因為他們已住了很 久,這一點留待香港市民自行評論。現時,四人家庭的公屋富戶如每 月入息超過 135,000 元或擁有 270 萬元資產才須遷出。香港的資源應 該用來協助這類人士,還是那些更有需要、住在"劏房"的人士呢?我 相信大家要想想這一點。

我今天聽到另一位議員提到如果在市區興建"綠置居"單位,其實 不會騰出一些公屋單位。但我剛才提到的系統還有一個好處,就是當 住在公屋的人士購買市區的"綠置居"單位後,就一定要交回其公屋單 位。我相信當中大部分均位於市區,因為很多人也希望入住市區的公 屋。

另一位議員亦提到今天剛公布共騰出了 800 個公屋單位,而根據 有關數據調查,當中約 50%位於新界、約 40%位於九龍及約 7%位於 港島。如果"綠置居"單位不作出售而作公屋之用,其實便可 100%讓 市民在市區居住。反過來說,現在由於在騰出的單位中有 50%位於新 界區,數字上因而較少。就這個例子而言,這種說法是正確的。但大 家應細心想清楚,政府將來興建的房屋究竟是位於香港市區,還是大 部分均位於新界呢?如果大部分均位於新界,便應反過來計算。舉例 而言,將來如在新界興建 1 萬個"綠置居"單位,而正如剛才所說,50% 位於市區、40%位於九龍及 7%位於港島,推算會騰出近四五千個位 於市區的公屋單位,讓正在輪候的人士入住。因此,我不明白為何社 會只一面倒地批評,而我對此不太認同。

當然,對於現正輪候公屋的人士,以往預計的輪候時間是 3 年, 現在則延長至 4.7 年,數字上不太理想。不過,我亦了解到近年輪候 公屋的情況其實與以往不同。以往輪候公屋的人士通常是一家大小、 夫妻二人、單親人士或長者,但近年有很多剛滿 18 歲的學生或剛投 身社會的人士也開始輪候,數字因而大幅上升。我不會評論他們的做 法是否正確,因為每個人也有自己的想法,但由此可見,房屋需求對 各個階層包括年輕人也是很重要的問題。

因此,局長,解決問題的方法其實亦關乎如何治根治本,如覓地、 在大嶼山填海或在郊野公園周邊覓地。我希望將來當政府要填海或在 郊野公園周邊覓地時,議員或社會人士不要走出來反對。如他們今天 指責政府不供應房屋,但日後卻走出來反對,便是自相矛盾。

第二,除了住戶外,我亦想談談商戶的問題。大家也知道領展房 地產投資信託基金("領展")現在如何橫行霸道,因為在政府把其物業 售予它後便再無控制權,只能作出平衡。當我聽到今屆特區政府表示 會大幅翻新公眾街市和加裝冷氣,我感到很高興。然而,我想向局長 指出,這並非易事。很多香港市民也不知道為何有些公眾街市裝有冷 氣,而有些則沒有。其實原因是在某處安裝冷氣並非政府可全權決定 的事,要得到最少 80%商戶同意才可安裝,因為他們日後要攤付冷氣 費。因此,攤付冷氣費的問題往往令大家僵持不下,一直拖延。大家 也知道,有些老婆婆可能已在街市開業數十年,本身又怕冷,當然不 會願意繳付冷氣費。然而,香港市民又並非這樣想。如果他們看見街 市的環境既骯髒又沒有冷氣,根本不會願意進去買東西。

剛才我黨的主席張宇人議員在提到這個 issue(議題)時,表示可能 與稍後我提出的意見略有不同。主席,他真的猜對了,我認為政府其 實在這件事上是有責任的。公眾街市冷氣費的問題多年來無法解決, 令領展獨大。目前,香港有很多街市鋪位也是丟空的。我前往鰂魚涌 街市 3 樓,發現有 60%至 70%的鋪位也沒有人承租,為甚麼呢?就是 因為沒有冷氣。為何我們不能為街市進行翻新和裝修工程,以吸引市 民呢?當然,這牽涉到社會資源,既增加了冷氣費的開支,又要維持 低廉的租金。我黨的主席剛才也提到其實日後如鋪位營運理想,生意 又多,大家可以在租約問題上商議可否調升租金,相信也是可行的。 如果日後每天也有很多生意,利潤大幅增加,又怎會沒有商量的餘地 呢?這總比大家甚麼也不做,任由鋪位丟空為佳。現在有鋪位丟空, 而有些人則說鋪位租金太昂貴,完全無法負擔。這就是問題所在,希 望局長留意這一點。

最後,我亦想提醒局長無須擔心領展,因為"民不與富鬥"。雖然 領展很有財力,但"富不與官爭",它亦無法勝過政府。只要政府有心, 就一定做得到。多謝主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