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法會議員易志明就「根據《定額罰款(刑事訴訟)條例》動議的擬議決議案」發言(2018年1月17日)

代理主席,我現以兩項根據《定額罰款(交通違例事項) 條例》及《定額罰款(刑事訴訟)條例》提出的擬議決議案小組委員會 主席的身份作出報告。小組委員會共舉行了 5 次會議,當中包括兩次 公聽會,聽取了公眾和業界團體代表的意見。

上述兩項擬議決議案,旨在尋求立法會批准由 2018 年 6 月 1 日 起,把《定額罰款(交通違例事項)條例》(第 237 章)及《定額罰款(刑 事訴訟 )條例》 (第 240 章 )中與交通擠塞相關罪行的定額罰款調高 50%。小組委員會察悉,政府當局根據交通諮詢委員會在 2014 年就 解決道路交通擠塞所提出的建議,提出以上的擬議決議案,按綜合消 費物價指數自 1994 年以來的升幅調高定額罰款,以期恢復阻嚇作用。

委員對政府當局建議把有關的定額罰款劃一調高 50%的做法有 強烈保留,他們質疑多年來商用車輛司機收入的增長率是否達至 50%,並認為有關調高定額罰款的建議會對運輸行業的生計產生負面 影響。

此外,小組委員會普遍認同,違例泊車猖獗是泊車位短缺所致。 委員深切關注到,很多公眾停車場大廈正在或將會拆卸,加劇了有關 地區泊車位短缺的情況,令區內的違例泊車問題惡化。故此,委員普 遍反對在未解決泊車位短缺問題之前,增加與泊車相關罪行的定額罰 款。

委員認為,打擊違例泊車的更有效方法是加強執法,例如向涉及 違例泊車的駕駛者重複發出定額罰款通知書,以及拖走違例停泊的車 輛,委員亦促請政府當局檢討商用及私家車的泊車需求。

小組委員會最後只支持政府當局根據《定額罰款(刑事訴訟)條例》 (第 240 章)所建議,調高當中 5 項交通罪行的定額罰款,即"在限制區 內裝卸貨物"除外,增幅由原建議的 50%降至 25%,由現時 320 元及 450 元的定額罰款,分別調高至 400 元及 560 元。

政府當局聽取了小組委員會的意見後,修訂了有關的擬議決議 案。小組委員會支持經修訂的決議案,並不會提出修訂。

代理主席,以下是我的個人意見。

政府去年 2 月提交上述兩項修訂條例,至今大概已經 1 年。根據 政府的資料,泊車位數目在過去 1 年只有輕微增加,在 318 個擬設的 夜間路旁泊車位之中,至今只有 82 個已經落實,相對於泊車位的需 求仍然是杯水車薪。不過,警方對違泊的執法力度卻肯定有所加強, 因為不少運輸業界朋友向我投訴警方"濫抄",令司機感到極大困擾。 有小巴業界投訴, 即 使 小巴停泊於小巴站內,在深宵時分 仍 會 被 抄 牌;在 8 號風球高懸時,泊車位更是一位難求,有部分泊於路旁的的 士,儘管並不阻礙道路,亦難逃一劫被抄牌。雖然司機有責任循規守 法,但現時泊車位不足,警方又不斷"濫抄",確實嚴重影響職業司機 的生計。

政府原本提出的兩項修訂條例,旨在調高有關罪行的定額罰款金 額,分別是《定額罰款(交通違例事項)條例》(第 237 章)有關 21 項與泊車有關的罪行,以及《定額罰款(刑事訴訟)條例》(第 240 章)涉及 6 項 有關道路交通的罪行。運輸及房屋局希望透過提高罰款金額,對干犯 與交通擠塞相關罪行的個案起阻嚇力。但是,最後經小組委員會詳細 的討論之後,我們認為現階段只能支持政府調高《定額罰款(刑事訴 訟)條例》(第 240 章)附表內 5 項與交通有關罪行的定額罰款 25%。

司機違迫,歸根結底是泊車位數目供不應求所致。過去 10 年, 本港的領牌車輛總數由約 55 萬部增加至大約 75 萬部,增幅大約三成 五,按年增長率是 3.5%。但是,泊車位的數目只增加了 9.5%,由 2006 年 的 67 萬個增加至 2016 年的 74 萬個,按年增長不足 1%,可見泊車位 供求失衡非常嚴重。我在此想特別對局長指出,本港車位的供應及車 輛的數字的比例不應是 1︰1,因為我離家前往商業區便會需要另一 個車位。所以,不要經常說現時泊車位足夠應付泊車的數字。

因此,對於第 237 章有關 21 項與泊車有關的罪行,在現時泊車 位數目不足的情況之下,自由黨不會支持調高有關罰款金額。至於 6 項有關道路交通的罪行,包括非法進入黃色方格路口、車輛作"U"字 形轉向導致阻礙,以及未經授權而在巴士站、公共小巴站、的士站或 公共小巴停車處停車等,自由黨則支持調高定額罰款金額。但是,上 落貨的停車位不足,亦對商販及市民構成相當大的影響。因此,在政 府沒有增加適當的上落貨泊車位之前,自由黨不會支持調高有關罰款 金額的建議。

代理主席,我想重申,自由黨不支持政府的原建議,反對提高與 泊車有關罪行的定額罰款金額,並無慫恿或鼓勵司機違泊的意思。我 們只是認為,政府一直以來並無實施適當的泊車政策。商用車輛如貨 車、貨櫃車、非專營巴士、保姆車等比較龐大的車輛,不能夠隨意進 入任何普通公眾停車場停泊 , 而 政 府 卻 一 直 只 將 一些未有發展的土 地,以短期租約的方式僻作臨時停車場,作為應變措施。但是,過去 數年,在房屋需求殷切的情況下,很多短期租約土地均被收回用作發 展,迫使原本停泊在臨時停車場的車輛只得違泊。再者,政府在規劃 上亦出錯,就像尖沙咀就同時間拆卸了兩個主要的公眾停車場,一個 是私人物業,因為重建而要拆卸,另一個是政府營運的停車場。在政 策欠奉及規劃失當之下,卻以一種寓禁於徵的方法懲罰司機,希望藉 此解決違泊所造成的交通擠塞問題,確實有欠公允。

運輸及房屋局一再強調,干犯違泊的罪行越趨嚴重,導致交通擠 塞。2017 年 1 月至 11 月所發出有關違泊的定額罰款通知書,較 2016 年的同期增加 14%,因此有必要調高違泊的定額罰款,藉以阻嚇違泊的 行為。但是,要增強打擊違泊的阻嚇力,調高違泊定額罰款金額並不 是唯一的靈丹妙藥,警方可以透過加強執法,例如對違泊的車輛發出 多張告票甚至拖車。但是,對於有經濟能力的車主來說,調高罰款金 額或以多張定額罰款通知書票控違泊亦未必有效。我個人認為,如果 能夠為車主增添一些麻煩,例如拖走違泊的車輛,會較調高違泊的定 額罰額更為有效。但是,根據警方的資料,2016 年至 2017 年首 3 個 月只拖走了 112 部車輛,1 個月不足 10 部。因此,我建議警方在一 些違泊造成嚴重交通擠塞的黑點,善用拖車這種行動,相信對打擊違 泊能起到阻嚇的作用。

政府原本建議把有關定額罰款金額水平調 高 50%,原因是自 1994 年至今,有關的定額罰款金額並沒有經過調整,而按過去 20 年 綜合消費物價指數而需要調高 50%,以恢復定額罰款的阻嚇力。但 是,過去 20 年,職業司機的收入當然沒有增加 50%,隨時是不增反 減。現時的定額罰款額金額相等於職業司機約半天的薪金,如果按政 府的建議大幅調高罰款金額,被抄牌 1 次,隨時"倒貼"工資。因此, 在沒有足夠泊車位的先決條件之下,增加涉及違泊的定額罰款金額只 會苦了司機,特別是收入微薄的職業司機。他們在道路上駕駛的時間 遠較私家車司機為長,被抄牌的機會、比率較高,嚴重影響他們的生 計。

現時停車場的收費已經因為泊車位供不應求而水漲船高,如果有 關因泊車位不足而調高違泊罰款額,停車場的收費必然會進一步增 加,令職業司機及運輸行業的成本大增,競爭力被削弱。隨着人口老 化、出生率下降,本港正面對勞動力不足的問題,而運輸業因為工作 時間長及薪酬欠缺競爭力,一直是重災區,不論客運及貨運均面對司 機不足的問題。如果大幅增加違泊的定額罰款金額,只會進一步令運 輸業更難聘請員工,交通及運輸服務將受到嚴重的影響。

如果政府要調高涉及違泊的定額罰款金額,最低限度必須先令泊 車問題有所紓緩,否則,只會增加在道路上繞圈車輛的數目,反而加 劇道路的負荷及影響路邊的空氣質素,最終沒有對症下藥,不能解決 交通擠塞的問題,反而增加有形及無形的社會成本。

過去 1 年,隨着兩項修訂條例的小組委員會委員不斷向政府反映 泊車的問題,政府表示會進行泊車需求研究,而運輸及房屋局副局長 上月出席立法會交通事務委員會有關泊車需求研究的公聽會時表示,政府沒有設定泊車位數目上限,亦會研究興建多層政府停車場, 以紓緩泊車位的問題。此外,政府承諾會採取一系列短期及中長期措 施,包括因應各區的情況,增加泊車位的供應,利用科技提供實時空 置泊車資訊等,希望政府提議的措施不會是"只聞樓梯響",能夠盡快 落實。

代理主席,我謹此陳辭,支持政府的議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