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法會議員易志明就「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基本法》第七十三條第(五)項 及第七十三條第(十)項動議的議案」發言 (2018年1月25日)

代理主席,我發言反對朱凱廸議員動議本會傳召運輸及 房屋局局長("運房局局長")於 3 月 21 日到立法會席前,就港珠澳大橋 工程的財務情況、交通流量估算等作證及提供證據。

港珠澳大橋工程相當複雜,動用了龐大的公帑,涉及公眾利益。 因此,政府定期向立法會交通事務委員會匯報港珠澳大橋的工程進展 及提交進度報告,負責的官員除了解答議員的提問之外,還會不時應 議員的要求,提交補充資料文件。此外,議員亦可以透過立法會會議 的質詢 -- 不論是口頭或書面 -- 向政府要求提供港珠澳大橋工 程 的相關資料,而最近兩次立法會會議上亦有議員提出有關大橋工程的 口頭質詢。

事實上,多屆立法會同事均對涉及港珠澳大橋的事宜十分關注。 我在這個會期擔任交通事務委員會主席只有數個月,便已先後收到多 位議員就港珠澳大橋事宜來函,包括大橋的車輛通行收費、大橋兩個 巨型鋼圓筒異常沉降等。我已經把有關信件轉交運輸及房屋局,要求 局方就議員的關注提供進一步的資料。如有個別議員希望進一步了解 港珠澳大橋的相關事宜,相信負責的官員樂意與議員會面,作詳盡的 解釋。

此外,港珠澳大橋香港口岸的運作安排已經納入了交通事務委員 會的待議事項中,並初定在 3 月的會議進行討論。屆時議員又有機會 就港珠澳大橋的事宜,再向負責的官員提問。

一項既龐大又複雜的工程,在很多不明確的因素影響之下,超支 有時候是在所難免。港珠澳大橋工程如再進一步超支,政府因而需要 向立法會申請增撥款項的話,議員可以一如既往,在財務委員會稍後 討論有關增撥款項申 請時,向問責官員提問及索取進一步的補充資 料。我相信財務委員會主席陳健波議員會提供足夠的時間,讓議員討 論。

運輸業界對於港珠澳大橋主橋的車輛通行費收費水平一直表示 關注,因這直接影響到運輸成本及業界的競爭力。雖然大橋主橋的車 輛收費水平最終由內地決定,但我相信特區政府之前與內地商討有關 收費水平時,已經如實反映運輸業界的意見。

對於上月內地公布的收費方案,包括貨櫃車收取 115 元人民幣、 過境巴士收取 200 元人民幣等,運輸業希望有進一步下調的空間,這 是可以理解的。業界上月在廣東省發展和改革委員會於珠海市召開的 聽證會中表達了訴求,但最終的方案還有待內地落實。正如我之前所 說,身為交通事務委員會的主席,我已經因應議員的要求,就大橋主 橋的車輛通行費收費水平致函運房局局長。如果議員稍後收到局方的 資料後仍然認為有需要召開會議討論,我亦樂意向局長表達及作出適 當的安排。

既然議員已經有不同的渠道及平台取得有關港珠澳大橋的最新 資料,自由黨認為再要求特別傳召運房局局長到立法會席前,解答港 珠澳大橋工程的相關事宜,實際上只是重複交代之前已經公開的資 料,我們覺得沒有必要。我亦相信,能夠公開的資料,負責的官員已 經透過不同的渠道公開;因某種原因而不能公開的內容,局長即使再 被傳召到立法會,仍然需要保密,不可能貿然公開。

至於朱凱廸議員不斷追問大橋車流量的最新估算,正如局長之前 所說,大橋已經接近完成,快將通車,我認為目前再作評估並無需要, 如果要做,也應該待大橋正式通車一段時間後再作評估。大家均明 白,車流量的高低受到多項因素影響,包括環球經濟狀況、國內的政 策變化、鄰近地區的發展,例如生產基地的搬遷,以及"一帶一路"和 大灣區的發展等。我同意日後需要適時再作評估,但絕對不是今天。

代理主席,港珠澳大橋連接粵港澳三地,通車後將會大幅縮短來 往三地的行車時間,日後來往珠海至葵青貨櫃碼頭與香港國際機場的 行車時間將大大縮減。重型貨櫃車經港珠澳大橋往內地,可能由現時 一天一趟變為一天兩趟。再者,由於貨源腹地擴大,物流業因而獲得 更多發展商機。港珠澳大橋現時初訂於今年第三季通車,運輸物流業 界希望局長能夠用更多時間專注於理順大橋的通車安排,而不是到立 法會席前重複已經公開的資料。

代理主席,我謹此陳辭,反對議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