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法會議員邵家輝就「《2017 年保護瀕危動植物物種(修訂)條例草案》二讀議案」發言(2018年1月31日)

主席,今天這項《2017 年保護瀕危動植物物種(修訂) 條例草案》("《條例草案》")的目的,是希望落實一項分 3 階段實施 的計劃,最終達致於 2021 年 12 月 31 日起全面禁止本港的象牙貿易, 以及藉此機會加重罰則,阻嚇走私及非法買賣象牙活動。

表面上,很多人也認為保護大象是大勢所趨,值得支持,而正如 我早前在法案委員會會議上多次強調,我也支持保護大象,反對國際 象牙貿易,甚至認為應該對從事非法走私象牙活動的人加重罰則。正 正就是這些非法走私象牙的不法分子,令香港現時整個合法的象牙行 業面對很大的危機,他們破壞了整個行業的形象,使業界被貼上負面 標籤,最終更導致其他循規蹈矩、合法經營的象牙貿易商和從業員受到今次立法的打擊。

所以,我想強調,我和自由黨今天反對《條例草案》,並非因為 我們反對保護大象,而是因為政府在今次的立法過程中,由始至終也 漠視了一群無辜的業界人士所受的打擊和訴求,做法既不公平亦不合理,更背離了《基本法》保障私人財產的原則。

現時香港大約只有 300 多名象牙持牌人,他們擁有的象牙原料和 製成品早於香港在 1990 年禁止國際象牙貿易前已經抵港,他們的貨 物經合法途徑進口,並獲得漁農自然護理署批准和登記,領有管有許可證,可以在合法情況下買賣,根本與近年獵殺大象和走私象牙的活 動無關。

據我了解,香港在 1990 年實施國際象牙禁貿後,業界一直希望 盡快賣清存貨,然後轉行經營其他業務。很多朋友可能也有疑問,就 是他們的存貨為何這麼多年仍未賣清呢?事實上,這 700 多噸的象牙 存貨,現時大約只餘下 70 多噸。很多人又會問,當中會否滲入了非法象牙呢?就此,業界告訴我們,當政府在 1990 年告訴他們不可以 再進出口象牙時,他們本以為香港境內只會剩下這些存貨,但實際上 卻不是這樣,因為政府容許領有外國證書的《公約》前象牙,即在 1975 年或 1976 年前獲得的象牙,繼續進口香港及轉口,而且在無須 領有管有許可證的情況下,也可以在香港買賣。所以,市面上的象牙 數量不單沒有減少,可能更有所增加,故此影響了 1990 年前進口的 象牙存貨,使它們在這 20 多年間也無法售清。

政府的執法部門一直對領有外國證明書的《公約》前象牙規管寬 鬆,當中究竟有多少張證明書經過檢驗呢?請大家自行查核一下吧。 政府又曾否與外國發證機構核實象牙證明書的真偽呢?當中有很多 漏洞,讓不法之徒可利用偽證,把不明來歷的象牙運入香港,再以較 低價格出售,搶走香港合法象牙商人的生意。

所以,不論是非法象牙流入香港的問題,抑或是合法象牙商不能 完全清貨的問題,歸根結底,政府也有不可推卸的責任。政府一直容 許《公約》前象牙進口香港,執法和把關完全不力,再加上很多非法 象牙滲進香港,大家也看到海關不時檢獲非法象牙,這其實應該是政 府的責任,但現時它卻把責任推卸到本地合法象牙商的身上,以打擊 象牙為由,"一刀切"地立法,令他們失去生計,並不公道。

主席,在審議《條例草案》期間,我及多位同事曾向政府提出很 多不同方案,包括詢問政府可否回購合法及已登記的象牙存貨,或劃 出特定地方,讓他們繼續售賣這些於 1990 年前抵港並已獲發牌的象 牙餘貨,葉劉淑儀議員甚至建議在博物館中設立象牙館,但署方卻一 一拒絕考慮,在沒有任何補償的情況下,只提出會協助從業員從新培 訓和就業。

可是,我想指出,業內大約有 100 名象牙工匠,當中絕大部分已 經超過 60 歲,究竟可以培訓他們轉型做甚麼呢?難道要教他們上網 做生意嗎?這根本既不可行,亦不實際。最重要的是,政府的做法會令他們的產品及餘下的存貨變得一文不值,令他們的資產化為烏有。

主席,香港是一個推行法治的資本主義社會,私有財產受《基本 法》第六條及第一百零五條保障。政府聲稱象牙禁貿規定只是禁止買賣,不會徵收象牙,所以象牙擁有人仍可為非商業目的而管有象牙, 因此無須作出賠償,但我認為這說法不太合理。

我舉一個例子,假設很多香港市民花錢買黃金和股票,用作投資 保值,一旦政府突然立法,規定黃金和股票只能為非商業目的而管 有,禁止買賣,這樣,這些黃金便只能留在家中欣賞,而股票則好像日本軍票般,無法兌換金錢,這是否合理呢?政府說不會影響產品價 值,但我相信很多市民也知道,其實這些話只是自欺欺人。

政府解釋,其他地方同樣不會作出補償,如果向象牙業界提供賠 償或特惠金,便會發出錯誤信息,刺激更多不法分子非法盜獵大象, 偷運象牙來港。我想指出,傳遞正確的信息是政府的責任,政府自己 要想辦法傳達正確的信息,但怎能夠犧牲業界,禁止他們買賣,將責 任推卸給他們呢?我認為這是不合理的。每個地方也有不同的法律和 做法,不能把外國的一套完全應用在香港。香港的《基本法》保障我 們享有私人財產權,政府有責任遵守和履行。事實上,我亦想指出, 在審議《條例草案》期間,政府一直引用國際社會的做法來回應它不 願意賠償的問題,又指外地的規例嚴格,我們要完全參照外國的規例。

在審議過程中,其實很多議員均要求政府舉出例子,說明為何香 港一定要跟從外國的做法,或闡釋外國的情況。直至最後兩次會議, 政府才正式告訴我們,其實現時香港的做法比歐盟更為嚴謹。關於歐 洲的規管情況,其實歐盟成員國之間仍可繼續進行買賣,亦可從歐盟 出口象牙,為何香港要"一刀切"全面禁止呢?為何把全部責任歸於香 港的象牙商呢?其實這並不公道。

主席,我們一直指出,社會應該保障弱勢社群,維護少數者的權 益。雖然現時只有 300 多名合法象牙牌照持有人,但是否因為人少, 便無須予以理會呢?香港商界其實也是弱勢的一群,我相信今天會支持這些象牙商的朋友並不多,這便是香港現時的情況。不過,並不能因為那邊人多,政府便要朝着那邊走,我認為這是不合理的,最重要 的是方向是否正確。

我要重申,我反對國際間繼續售賣象牙,但政府之前已發出牌 照,容許象牙商出售在 1990 年前進口香港的象牙,為何不讓他們繼 續出售呢?政府今天這樣"搬龍門",他們只餘下 3 年多時間可以出售象牙,導致他們全部被壓價。有關消息公布後 ,市場售價已下跌三分之一,如果今天通過《條例草案》,大家認為象牙還可以值多少 錢呢?我相信象牙商將會血本無歸,叫苦連天。今早天氣這麼寒冷, 我看到很多老人家在 8 時許已站在示威區舉牌,因為他們求救無門。

我建議政府想一想辦法。餘下的象牙全部均有登記,我們現在並 非要求政府放寬象牙進口,對此我也不贊同,因為如果繼續任由國際 間自由買賣象牙,其實真的有機會導致很多大象遭到獵殺,但問題是,對於現時香港剩餘的象牙,大家要想辦法讓象牙商賣清存貨,才能真正幫助他們。

所以,主席,正如我剛才所說,我今天會反對《條例草案》,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