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法會議員邵家輝就「《2017 年應課稅品(修訂)條例草案》第1-6條」發言 (2018年2月7日)

代理主席,只要談到喝酒,很多人也會引用世界衞生組 織("世衞")和國際機構的研究,指酒類飲品的酒精與癌症、心血管疾 病、糖尿病有關,而酒精亦被世衞屬下的國際癌症研究機構列為第一 類致癌物,與煙草、石棉瓦、電離輻射屬同一類別,所以主張大力管 制及加稅。

其實我想說的是,在香港,成年人選擇喝酒和抽煙是有自由的, 因為香港並沒有禁止成年人這樣做。不過,如果政府利用很多不同的 方法,尤其是加稅來呼籲成年人不要這樣做,我便非常不同意,這樣等於有錢的人可以喝酒抽煙,沒有錢的人則不能,這是人們經常說貧富懸殊,香港爭拗不斷的原因。

不過,如果談到的是未成年人喝酒的問題,我相信絕大部分人不 會反對禁止他們喝酒,因為未成年朋友的心智未成熟,身體亦未發育完成,判斷能力和自控能力均較差,如果讓他們喝酒,我相信對他們 的影響很大,所以社會整體對這方面的爭議不大。

縱使我是批發及零售界的代表,我代表的商界其實就是出售酒精 飲品的人,但我想說在做生意方面,正如很多人也說,君子愛財但要取之有道。事實上,我曾就《2017 年應課稅品(修訂)條例草案》("《條 例草案》")諮詢很多我的業界,當業界知道原來《條例草案》要求他 們不要出售酒精飲品予 18 歲或以下人士,我聽不到有任何一名業界人士告訴我反對《條例草案》,只是部分業界人士對《條例草案》的修正案有一些意見,或許我稍後會略為提出。

不過,我想在這裏代表業界告訴香港市民,其實在很多年前,即 政府仍未制定這類法例禁止出售香煙及 酒精飲品予 18 歲以下人士前,香港零售管理協會已發出同業守則,要求所有會員不要出售香煙 及酒精飲品予 18 歲以下的朋友,其實業界一向要求同業這樣做,而我亦知道他們在執行上也頗理想。不過,不管甚麼原因,政府今次修 改法例,希望通過法例作出規管,整體來說,我個人不會特別反對《條 例草案》。然而,從商業運作角度來看,我永遠都說,政府多制定一 項法例,對業界的捆綁便越多,尤其是政府如何在法例上釐清中間的灰色地帶、如何執法等問題,如果政府不能清楚述明,便會有很多人 有機會墮入法網。

剛才我曾提及細節方面,例如《條例草案》禁止出售酒精飲品予 18 歲以下朋友,對前線員工構成的壓力,以及互聯網上遙距分發的 矛盾點和困難點,又或督察執法的權力有多大,甚至督察有需要搜查住宅時,發出搜查令的情況等問題,我會留待下一個環節才就這些細節發言。多謝代理主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