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法會議員邵家輝就「《2017 年應課稅品(修訂)條例草案》第7條修正案」發言(1) (2018年2月7日)

主席,我在之前一輪發言時曾提及,本港有許多站在道 德高地的人士認為,飲酒及吸煙均會危害健康。這點我們當然是知道 的。不過,香港是自由社會,在這兩類產品被禁售前,香港市民仍可 選擇享用。倘若政府大力作出規管,甚至是增加煙酒稅的話,我絕對 不會同意。

《2017 年應課稅品(修訂)條例草案》("《條例草案》")旨在禁止 向 18 歲以下的未成年人售賣令人醺醉的酒類。我曾就此諮詢多位賣 酒人士的意見,也沒有人表示反對,因為若把酒類售賣予 18 歲以下 人士,他們或會因飲酒過量而有損健康,並且在後亦未必有足夠的自 制能力。因此,儘管我是批發零售界的代表,但在某程度上,我本人 和業界是支持《條例草案》的。

然而,我希望當局能注意到,當中有些條款會為負責賣酒的前線 員工造 成壓力,因為 他們將來要執行 法例的相關規定,不能 賣酒給 18 歲以下人士。在審議《條例草案》的過程中,我也曾向局方表達 這項意見,而當局表示,《條例草案》跟禁煙法例大同小異,但我想 指出,兩者其實是有分別的。雖然賣煙和賣酒的過程相若,但在售賣 香煙時,前線員工只須要求對方出示身份證,如證實未滿 18 歲,便 不賣給他,對方可能會就此離開。但是,在售賣酒類時,情況可能會 較為複雜。如買酒的人只得 9 至 10 歲而身材矮小的話,便無須害怕, 但若是接近 18 歲而身材高大的青年人在喝了酒後過來買酒,則前線 員工的風險便會增加,因為當他要求對方出示身份證時,對方或會因 喝醉而鬧事。儘管如此,我仍同意 18 歲以下人士不應買酒。

然而,我認為政府現時除了張貼宣傳海報外,更應利用不同媒體 多作宣傳,尤其政府庫房有這麼多盈餘,實在應該多賣廣告,對嗎? 總之,政府應投放更多資源賣廣告,包括在報章、網上、電視或電台 賣廣告,讓市民知道《條例草案》的內容,以減低發生爭執的機會 。

順帶一提,假設前線員工忘記或沒有認真執行禁售酒類予 18 歲 以下人士的規定,便會被檢控,但買酒的人,又是否也有責任呢?香 港零售管理協會曾提 出這個問題,而 我也曾在法案委員會會 議上提 出,根據外國的例子,買酒的人也要被罰的,對嗎?十五六歲的人, 明知自己未滿 18 歲,為何還要買酒?政府為何不懲罰他們?難道因 為他們仍未成年,便不用受罰嗎?這項《條例草案》未有納入這點, 但其實政府有必要認真考慮,賣酒的人看到對方這麼高大,或也不知 其身份證的真偽,難免會出錯,對嗎?倘若法例規定,自知未滿 18 歲的人買酒須受懲罰的話,便能產生阻嚇作用。因此,政府也應考慮這 點。

此外,我也想提醒大家,除酒精飲品外,即如雜貨店售賣烹調用 的米酒,也在條例監管之列,但許多市民也不知道,對嗎?政府將來 就《條例草案》進行宣傳時,除了在便利店和酒吧張貼宣傳海報外, 或許亦須在售賣米酒的雜貨店張貼宣傳海報,以免發生以下情況:一 名正在煮菜的母親想用米酒來炒米粉,於是叫年約十來歲的兒子替她 上街買米酒,但結果兒子因未滿 18 歲而被檢控。由於米酒亦納入條 例的監管範圍,因此我促請政府就這點向公眾大力宣傳,讓市民清楚 知悉條例的監管範圍。

至於遙距分發(即網購)方面,議員在審議條例的過程中曾提出許 多意見,我感謝政府當局也有作出回應。我們一直關注應如何處理市 民在網上購買酒類的做法,而政府現時已接受我們的建議,讓網購人 士在網上購物清單上剔選項目便行了。至於送貨方面,當局最初是要 求送 貨的人負責驗證購物的人是否已滿 18 歲,我們當時 表示不同 意。為甚麼呢?如果賣酒公司直接派員工送貨,他們的員工當然有這 個責任,但假如是由速遞公司的員工送貨,而他們須查看對方的身份 證的話,肯定會被對方臭罵一頓。幸好政府已作出修正,刪除了"代 理人"一詞,只有直接附屬於賣酒的店鋪或公司的人才受監管,轉運 或運輸公司並不包括在內。我們對此表示歡迎。

但是,我也想提出一點,就是即使只有店鋪的送貨員工會受條例 監管,當局應密切留意,條例一旦落實,送貨的員工會否經常與對方 發生爭執,因為在店鋪購物的市民在看到 label 後便會明白,但等待 送貨上門的收貨人卻未必明白,或會因此質疑送貨人而發生爭執。因 此,倘若日後有機會修改條例,政府便應注意這方面的修訂。

現趁郭家麒議員也在席,我也想談談郭家麒議員的建議。郭議員 一向十分着重小朋友的健康,因而建議須同時使用身份證資料和成人 信用卡才能在網上購買酒精飲品,但我不太認同。第一,如須提供身 份證資料,即使是影印本也好,已涉及個人私隱的問題,香港零售管 理協會其實也有這種擔心,並曾就這個問題諮詢業界,而我也相信市 民一旦聽聞須提供身份證,日後便會減少買酒。

第二,別以為提供信用卡資料將有助確保對方已成年,因為不少 信用卡的附屬卡的持有人無須年滿 18 歲,故無法確保對方已成年。 因此,這項建議未必可行。

關於督察的搜證權力方面,我希望他們盡量不要經常無理地進入 商鋪或營業處所,以免影響商人營業,我並非指便利店,便利店是中 門大開的,對嗎?就一些已在門外標示相關法例的貴價酒酒莊而言 , 如非必要,便不應騷擾他們。

最後,我想談談住宅搜查令。其實,今早也有議員致電向我進行 遊說,他的話有其道理,但主席剛才有關住宅搜查令的發言亦有其道 理。如果一所住宅向來是賣酒的,如督察隨時也可進入該住宅,便可 就非法賣酒作出檢控(即可以作出拘捕),對嗎?然而,在訂立條例後, 督察便可申請 warrant 入內搜證,但其實是否真的有需要?會否侵犯 個人私隱呢?因此,我對此有所保留。我且看看局長稍後是否能作出 合理解釋,足以說服我,否則,我極可能會跟從主席的意向投票,好 嗎?多謝主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