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法會議員鍾國斌就「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基本法》第七十三條第(五)項及第(十)項動議的議案」發言 (2018年2月8日)

主席,我們明白公眾人士或政治人物受市民監察,了解 他們過往做過甚麼,是十分正常的。政府期望透過問責制,引入外界 精英人士,包括商界人士、專業人士,為香港未來發展或政府管治帶 來新思維,而非單靠傳統的公務員團隊。

問責制發展了 10 多年,我相信越來越多外界人士不願加入政府, 因為他們需要將自己漂得很白。但是,一個人生活工作數十年,要漂 到很白是頗為困難,而且很多時候,我們也忘記自己曾做過甚麼。主 席,我問你 10 年前某天你去過哪裏,跟誰在一起拍過一張照片,我 相信你自己也不記得,但可能有人找出照片,然後問你,你自己可能 不懂得回答。在問責制之下,外界人士如果未適應"熱廚房"的熱度, 未習慣危機處理,便很容易出事。

過往有很多例子,例如第一屆特區政府的"仙股事件",馬時亨局 長是第一個鞠躬道歉的高官,但他離任時是民望最高的一位局長。這 證明他最初不適應環境,但隨時間流逝,他可以慢 慢展現自己的能 力。另外,陳茂波局長涉及"劏房事件",但他很用心做好局長的工作。

今天他貴為財政司司長,我相信他可以向我們交出好成績。即使公務 員亦會出事,例如前發展局局長麥齊光出任局長一星期,便被人揭發 二三十年前曾與另一人互相出租物業,再向政府申請租金津貼,但最 終終審法院判決他無罪,還了他清白。以上案例證明,對於數十年前 發生的事情,當事人不太清楚或已經忘記,但現在卻被人追究,好像 要被判死罪,我認為這不太公平。

事情發生後,能夠即時採取措施,盡快妥善處理事情是最理想。 當然,我們知道鄭若驊司長今次處理得十分不理想。如果她在被傳媒 發現屯門居所有僭建後,她在交代時能同時清楚解釋她在南區的一個 物業也有僭建,便不會令事件變到現在這麼嚴重。一直以來,很多人 迫她出來解釋,但她沒有第一時間解釋,予人拖拖拉拉的感覺,直至 上兩個星期,她才出席司法及法律事務委員會會議,花兩個多小時任 由議員提問,並多番道歉。

我相信即使今天通過議案,傳召鄭若驊司長到立法會,議員也是 問她兩星期前的問題,而她也會提供兩星期前的答案,因為沒有新進 展。再者,她已表示會盡快處理她所有違規建築物的問題,而現時處 理的進度良好。如果步步進迫,不給司長機會,我們便不知她能力很 高,等於當年如果不給馬時亨局長機會,便不知道原來他能力很高。

我相信外界的專業人士,不加入政府這個"熱廚房",反而會安安 樂樂。鄭若驊擔任資深大律師,收入肯定較她當司長的薪金多幾倍, 私隱也會得到妥善保障,晚上睡得安安樂樂,她為何決定加入政府? 我相信她主要是希望為社會服務,為大眾服務,利用她的專業知識為 香港或特區政府做事。為何一位有能力的人才要這樣被追擊?事實 上,很多案例已證明一些加入政府擔任高官的外界人士,最初未適應 環境,未懂得處理危機,最終能交出好成績,能為特區政府服務。

因此,我們應該給司長時間和空間,讓她表現她的能力,為香港 司法制度好好把關。多謝主席。自由黨反對這項議案。